第3章 老娘的三个愿望

  • 重生之开枝散叶
  • 陈默的沉默
  • 3374字
  • 2022-03-01 10:04:55

前世在燕京时因为肠胃不好,就一直坚持亲手做饭,初时是为了健康,到后来发现这未尝不是放松神经的解压方式,多年实战下来,倒是练得一手好厨艺。

‘可惜的是,我从没有给母亲做过一顿饭。都说百善孝为先,论孝问心不问迹。

可是母亲走的时候,自己留下的事迹好像都是让她糟心的,光有心又如何?’

走向菜市场的路上,见习大孝子正在反思自己曾经的过失。

02年,国内物价还未飞速上涨,村内物价更是便宜,仅仅用了不到5块钱,便买到一颗卷心菜,一块五花肉,一个红薯和几枚青红椒。

就在他结完账,准备离开时,耳旁却传来一阵尖锐刺耳的声音响起。

“呦,我说这是谁在买菜呢,这不是我们的高材生吗?”

说话的妇人颧骨较高,双眼狭长,干瘪的嘴唇微微下垂显得有些刻薄,此刻一脸玩味的看着他,话虽中性,但隐有嘲讽之意。

看着眼前的妇人,哪会不知竟是碰上故意找茬的,不过对方来意未明,不如先静观其变。

妇人见他不说话,又对身旁一个皮肤粗黑身材似水桶的妇人道:“你说水萍平时那么疼自家儿子,今天怎么舍得让他来买菜了。”

“就是,你妈整天说你块学习的料子,宝贝的不行。怎么的?学上不下去了,要开始学着烧饭过日子了?”黑胖妇人语气更是露骨。

这两人似是对他们母子有什么积怨,平日无处发泄,今日见他孤身一人处于菜场,想着这里人多眼杂,即便冷嘲热讽他几句,他也不敢拿自己如何。

可是一番话语过后,却看见眼前的少年只是神色淡然的问道:

“你们谁啊?我认识你们?”

这种赤裸裸的漠视,可比直接与她们破口对骂更让人火大。

胖妇人黑脸顿时尬得酱紫,吵吵道:“你小时候我还经常去你们家呢,还抱过你呢。”解释了半通后怕他不信,又补充道:“我家王笑天初中还和你当了三年同学呢。”

王笑天?

印象是有这么一个人,从小学和初中都和自己在一个学校,好像因为喜欢余程程,整天骚扰她,还被自己教训过。

尖刻妇人倒是脑子好使点,自作聪明的认为陈情故意在气自己。

继续嘲讽道:“装什么装啊,我两个儿子也在九中,沈开还是你同班同学,去年开家长会我们还见过,你会不认识我?

别以为是装作不认识,就能把事绕过去,我可是听说你都不上学了,你妈当初为了面子花了那么多钱让你上的九中,可真是打肿脸充胖子。

不是那块材料,还非要揽那瓷器活。水萍啊,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听着二人言语一再提及花钱上九中,也开始明白了这两个妇人为啥来招惹自己。

这时候的南塘村上高中还是个稀罕物是,自家老娘对自己不抛弃不放弃花钱上了市重点九中,导致村内展开一场‘教育军备竞赛’。

儿子上了高中的家里自然要花一大笔钱,儿子没上成高中也没少在家中闹腾。

王笑天和沈开沈放两兄弟的老娘,想来就是‘竞赛’参与者。

这两人面对自己这‘半大孩子’还这么冷嘲热讽,不知道对自家老娘又是怎样的尖酸刻薄,心内不由的对老妈愧疚更多了几分。

像这样的‘风雨’老妈这些年不知道替他挡了多少。

只是眼下,陈情眯着眼看着两个一再辱及母亲的长舌妇人,心内对他们自是恨极。

他多年商战搏杀,久而久之气势也非常人可比,两人一呈口舌之快本是志得意满,却在他凌厉的眼神下气势霎时弱了起来。

“你,你想干什么?”胖妇人只觉浑身罩了一层寒雾,说话也战战兢兢起来。

陈情语气森然的指着二人道:“你儿子叫王笑天?”

“你儿子叫沈开和沈放?”

看见陈情提起自家儿子,两个妇人莫名一阵心悸。

“以后你们再对我家里的事风言风语,每让我听到一个字,你们儿子就会挨一顿打,我倒要看看是你们的舌长,还是你两儿子的皮厚。”

对付这种见识短的粗鄙妇人,奇谋妙计是真不如赤裸裸的威胁好使。

听到儿子被威胁,胖妇人想要说话,可是一看到陈情拿凌厉的眼神,顿时到嘴的话连口水一起咽下,急切间竟是咳了起来。

刻薄妇人这才想起,在陈情蛰伏家里前,可是有着‘赫赫凶名’,借着胖妇人长咳不停的机会,扶着她逃也似的离去。

看着二人落荒而逃,陈情心内毫无得意,反而更是暗下决心,以后一定要保护好自家老娘。

嗯,守护母亲就从给她做饭开始。

菜不复杂,都是家庭常见菜式。手撕包菜,回锅肉,配上小米红薯稀饭,倒是营养又健康的搭配。

菜一落盘,就听见母亲的声音从院子里响起。

“儿子,妈回来了,你到底做啥好吃的,我在门外都闻到了。”

陈情先是殷勤的将拖鞋递到老妈脚下,又拿出事先备好毛巾给老娘擦脸,然后让脸上呈现出五星级大酒店迎宾一样的温馨笑容开口说道:“辛女士请上座。”

辛水萍看到他这做派,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先是问了一句:“你今天打扫卫生了?”

然后看了眼餐桌奇怪道:“为啥菜这么多,主食这么少呢?”

陈情心道,还想吃主食,上辈子你怎么死的自己不知道啊?

突发性心脏病,你血糖血压血脂肯定不低。

不过嘴上仍是一脸笑容的解释道:“今天闲着没事,就顺手把家里打扫了一遍。妈,以后咱家少吃点主食,电视上专家都说了,多吃主食容易让人患上三高,以后咱们多吃菜肉谷物好了。”

辛水萍哦了一声,这才试探着拿筷子,先是夹起一块回锅肉,入口软硬适中,咸香可口,好吃。

又夹起一筷子手撕包菜,熟练的火候把握让包菜充分吸收铁锅的锅气,催发了包菜特有的香甜,还保持着原有的脆爽,美味。

最后端起已经放的温热的红薯小米稀饭,小米的香气和红薯的甜美竟是如此契合,巴适得很。

筷子翻动之间,不知不觉桌上碗盘具已见底。

辛水萍享受的靠在沙发上,长舒一口气,回味了一会方才那顿饭的美妙之处。

然后陡然间坐直,看着陈情,瞪大眼睛郑重的说道:“说吧,臭小子。这次你想问我要多少钱,还是惹了什么祸?500?

不对,你小子偷偷摸摸在家练出这么一手好厨艺,肯定不止要这点。”

“不会是1000吧?”

陈情一脸幽怨的看着正在瞎猜的老娘,心道原来我当年在老妈心里就是这副德行。

看着越来越给自己加戏的老娘,说道:“妈,你现在有什么愿望想要实现吗?”

“愿望吗?”这个发问成功的让自家老娘神游太空,开始放飞自我。

“老妈的愿望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

“这第一吗,当然希望你小子在复学后能好好学习少惹祸,就算考不上大学,也要考个大专吧,好吧我估计你大专也难考上,但是至少要拿到高中毕业证。”

化身书记员的陈情,拿出小本本的郑重的记下。

上一世虽然高三努力学习,但也只上了普通学校,这一世记忆里的知识早就还给老师,要考个好学校,感觉是地狱级难度。

“这第二吗,是希望你小子可以找个靠谱的女朋友,好好谈个恋爱早点结婚生子,趁着我年轻,还能帮你带带孩子。”

书记员继续记录着。

婚事是在自己预料之中,想想自己被王勇评价为铁直男一样的情商,感觉还是有点难度,先从找个女朋友开始吧。

“这第三吗,就是希望你这小子有出息,你爸老说你从小就聪明,长大是个栋梁之材,要为国争光。”

书记员继续记录着。

要是当世界首富也算的话,那还挺简单的。

“不对啊,老妈,你这愿望怎么都是跟我有关,你怎么没自己的愿望?”

“我能有什么愿望,我最大的愿望就是你小子能过得好。”

书记员偷偷的擦拭掉眼角的泪珠,不依不饶道:“不行,必须要跟你自己有关的愿望。”

“那我想想啊。要说跟我有关的愿望,最近倒是真有一个。我们商场在评选劳模,据说要是当了劳模,不但店铺可以挂上优秀商户的旗子,以后还有机会评先进。”

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然后继续在自己的小本子谋划着如何实现老娘的愿望。

辛水萍虽然觉得儿子有点奇怪,不过她一贯心大,便打开电视,看着何翔和李炯主持的快乐大本营。

只是看了一会,觉得有些冷,又拿了两条毯子,给自己和宝贝儿子盖上。

初春时节,天气湿冷,南塘村房屋密度高,阳光自然不算好,又都是自建房,保暖通气效果差强人意。

要说母亲这身体,除了日积月累的糟心事,恐怕和这居住环境关系也不小。

一想到这房子会危机老娘性命,顿时急道:“妈!”

早就等着儿子图穷匕见的辛水萍好整以暇道:“说吧,到底要找我什么事。”

“咱把房子卖了,换成商品房住吧,对您身体好。”

辛水萍没好气道:“臭小子,你就是嫌弃村里的身份,觉得人家住商品楼的市民好。一点见识都没,村里能分钱有房租,以后是他们市民羡慕咱们。”

见母亲会错意,急道:“妈,实话告诉你,我其实是从2022年穿越过来的,你会在七年后就因病去世。

我们必须在这之前,把你身体养好。

房子可以不卖,但我觉得可以把房子抵押给银行,拿来贷款,先换套环境好点的房子,这样你身体也会好一些。”

不想听到他的话后,辛水萍面如沉水,径直站了起来。

“妈,咱聊着正事你去厨房干啥?”

“找东西。”

“找什么东西?”

“擀面杖。”

“找擀面杖干啥?”

“干啥,我今儿非打死你这个咒自己老妈死的败家子不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