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鸿门宴开席

  • 重生之开枝散叶
  • 陈默的沉默
  • 2236字
  • 2022-02-28 21:00:07

“总编,你说萧擎会不会是对我们给出的签约条款不满?”

许青峰听着林玉阳的提问,沉吟起来。

目前他们变更后的合作条款,已经把《武动寰宇》的买断提升到160元/百字。版税分成也到了4成。光第一部补偿给他的买断费用,就多达24万元。

“萧擎只有17岁,现在应该还是个学生,也可能是课业繁重,所以没时间回复。”

听到许青峰的回答,林玉阳也点了点头。

“不过,安全起见。我们再提升一下报价,把买断费用加到240元/百字,版税提到5成。”

许青峰给出这种条件,不仅仅是萧擎一直没回复,让他们担心有变故。

更是源自他从恶魔天堂的线人情报得知,赵日恒对《武震寰宇》下了必签令,以自己对赵日恒的了解,他至少也会给出200元/百字,和5成版税的价格。

听到总编给出如此优厚的条件,林玉阳立刻回到工位,一边输入更新后的签约条款,一边心急如焚的暗道:萧擎,你究竟在忙什么啊!

身在农贸市场的陈情在忙着补心计划。

鸽子:性中平和,滋补佳品,配合鸽蛋食用更佳。

鲑鱼:富含DHA等活性物质,对心脏甚好,鱼子酱更是餐桌珍品。

西洋参、莲子、三七、红花:或进补,或清火,或活血。

猪心:吃哪补哪......

蹬着老娘的自行车,为补心计划添置食材的陈情满载而归。

而他的补心对象,正在课堂上发呆。

作为洛城排行第一的高中,一中向来学霸云集,而简宁在这群学霸中,亦是最耀眼的存在,像这样的发呆状况,还是第一次在课堂出现。

父亲在她14岁离去后,家庭就像巨浪中的小船,东飘西荡的,时刻都有倾覆的危险。

可是她却用先天心脏病磨砺出的强大意志,更加专注于学习。

早慧的她知道,学习是她改变命运的唯一机会,目标直指国内首屈一指的青京大学医学部。

这不仅是因为父亲被病痛折磨时的痛苦,让她产生救死扶伤的志愿。

亦是因为只有进入那里,才能为她所患下的疾病添加一份保障。

母亲为了给她筹措手术费,才选择从稳定的护士,转为收入更高的个人看护。

听说雇主同为寡妇,还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简宁本是为母亲开心的。

见了辛水萍后,对这位宅心仁厚的雇主更是喜欢。

她还给寄人篱下的母女二人提供了独立住所。

‘可是,为什么她的儿子,偏偏是那个渣男。’

一想到早间这个渣男,还装作不认识自己,先天畸形的心脏再次噗通、噗通的跳了起来,这是委屈的怒火。

‘明明是你找我表白的。’

‘明明是你跑步尾随我的。’

‘你这人怎么就那么不要脸,还装作不认识我。’

一边做着深呼吸平复心脏,一边被转移过的怒火点亮了银框眼镜后的明媚双目。

“简宁?简宁?”

一中高二实验班班主任,宋云芷叫醒了班级里最得意的学生。

“宋老师?”

简宁这才回过神来,一想到因为那个渣男,自己居然在课堂失神,对陈情的恨意又多了几分。

学校里的优秀学生,向来会得到特殊对待,宋云芷对着班级里最有可能考上青北两所大学的简宁,温言道:

“我知道你今天搬家辛苦,要不要早点回去,多休息一下。”

‘回去?’

一想到回家,就会看到那张渣男的脸。

“不用了老师,我已经调整好了。”

宋云芷望着简宁平静的小脸,满意的点了点头。

与一中各守洛城一边的九中,同在实验班的余程程已经走出了校门。

九中虽然是升学率最接近一中的学校,但是二者教学还是有着明显的质量差距。

余程程虽然中考意外失手,可她本来也可以上一中。

最终选择上了九中,对父亲说的原因是有奖学金可拿和免除学费,余沧海在教育向来尊重早熟的女儿,也就同意了。

但事实真相,却是因为九中有那个人。

一想到父亲的电话,说今晚去陈情家吃晚饭。

马上就可以见到那张脸,天蓝色自行车也快了几分。

‘阿嚏,阿嚏。’

正在做天麻猪心汤的陈情,在洒胡椒粉时,连续打了两个喷嚏,挪开护住猪心汤的双手,心内暗道:

‘这是谁想我了吗?’

今天老陈家的厨房,可谓是迎来了近年少见的硬仗。

老陈家加上如花,三口人。

老余家父女两,还有初来乍到的宁丽蘅母女。

合计七人。

所以陈情也是尽展多年所学,除了液化气灶、把煤火灶也引燃,四灶火力全开。

肥瘦相间的四喜丸子,嫩滑可口的黄焖鸡扣碗,外酥里嫩的红烧鲤鱼,咸香可口的咸水鸭。

这是四热。

肉汁皮冻、桂花山药、酸辣厥根粉、糖拌西红柿。

这是四冷。

天麻猪心汤,红花蒸全鸽,生煎鲑鱼,西洋参百合鸡汤。

这是补心四件套。

余程程走进陈家门,菜已全部上桌。

在余沧海的介绍下,对宁丽蘅问了声好。

然后坐在陈情的左侧,看着他右侧空着的位置,轻轻的扯着情郎袖口,问道:

“还有谁来?”

因为一中离陈情家更近,只是稍晚片刻放学的简宁也在这时走了进来。

向众人问好后,走到母亲旁边,也是陈情的右侧坐下。

圆桌上,辛水萍坐在东家正位,两边是如花和宁丽蘅。

余沧海带着余程程挨着如花,抬眼就能看见宁丽蘅。

陈情坐在末位,方便移动,算半个服务员。

余程程貌似正常的平静问道:“简宁,你怎么在这儿?”

与表面的平静不同,余大小姐内心已经乱成麻花。

怎么早上还是岁月静好,晚上就被死敌偷了家。

二人初中在全校唯二的实验班,经常因为年级第一捉对厮杀,早期余程程连冠三届。

初二简宁因为家中变故,专注于学习,将余程程挑落王座,自此余大小姐再无翻身机会。

“我妈妈在阿姨这里打工,我和她住在这里。”

因为陈情这个渣男,已经把二人算作一丘之貉的狗男女,想到她当众逼自己承认要委身在渣男家中,骄傲的内心觉得她是想刻意让自己出丑。

在回答时看向她的眼神,隐有火光迸发。

啪嗒!

这哪是偷家,这根本就是鸠占鹊巢,一时慌乱下,余程程的筷子也碰落在地上。

坐在二美中间,隐约感到眼神交锋里的火药味,早就想离席喘口气的服务员陈情,连忙躬身捡起筷子,道:“我去换双筷子。”

直到走进厨房,方才长出一口气。

这哪是庆祝乔迁的家宴。

怎么这顿饭吃起来像是刘邦和项羽的鸿门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