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干妹妹的正确用法

  • 重生之开枝散叶
  • 陈默的沉默
  • 2184字
  • 2022-02-26 13:06:10

李菲儿一边帮娟子从编织袋里走出,一边忍不住瞧着身旁的陈情,心内生出朵朵涟漪。

‘几次寒意袭来,是修车铺的压缩气体。’

‘精神小伙,是张顶天。’

‘血淋淋的寻人启事,是自己奉献的照片和口红。’

‘藏在编织袋的是娟子。’

‘编织袋发出的喊叫,是手机里录下的声音。’

‘编织袋的臭味,是修车铺的乙炔。’

‘门口那一滑,是修车铺的机油。’

可是就在店里那点时间,就能准确的把握好对方的心理,布下如此巧妙的恐怖陷阱。

这也太......

‘果然是难得有情郎!’高情商少女,为自己选中了高智商少男再次庆幸。

然后就和众人,开始清理起了现场。

除了张新勇摸到的那张寻人启事,墙壁上还贴了十几张,确保他一定会碰到。

至于滑倒的机油,也由张顶天在确定张新勇进入烂尾楼后,在六个路口全都布置上了。

这些‘遗物’当然都需毁尸灭迹。

一直到送走娟子,李菲儿才忍不住开口问道:

“要是这过程里张新勇并没有按照我们的布置上套,怎么办?”

眼前的情郎却是笃定的自信道:

“他会上套的。”

少女再次沉醉了...

自信的男人最迷人...

殊不知在听到他发问时,陈情和自家昊哥同时摸了下腰间别着的扳手,紧了紧手里握着的编织袋。

众所周知,扳手和编织袋可以干的事,还是挺多的......

“老七,咱们走吧。”刚刚替天行道的张顶天,却是一脸悲壮。

“嗯。”为母报仇成功的陈情,亦是一副慷慨就义的模样。

“你们怎么这副表情?”李菲儿看着两人,着实不解。

听到此问,陈情心内苦笑。

自家老娘,虽然一脸憨厚,但能以妇人之身支撑大厦将倾的家庭,又怎会是个愚笨之人。

下午送走李菲儿就再未返回,老娘八成会猜到,儿子是去寻仇去了。

何况见了明日张新勇的惨状,也瞒不过心细如发的老娘。

不过李菲儿这个刚收的干女儿,恐怕还被老娘蒙在鼓里,以为她只是个软弱可欺的老好人。

‘嗯!干女儿......’

陈情看向这老娘义女,一脸热切。

“李菲儿,晚上有事吗。”

“没有。”

“跟我一起回家吧。”

“啊?”

“我妈受到惊吓,你这干女儿不该去看看吗?”

平复了忽然而至的惊喜心情,李菲儿点了点头道:

“好。”

掌握了干妹妹的正确用法,陈情又拉着二人买了一些母亲平时爱吃的点心水果。

到了家门前,与自家二哥对视一番,确定都准备好了。

才开口道:

“妈,我回来了。”

一进客厅,只见属虎的老娘,不怒自威,手持鸡毛掸:

“跪下,下午去哪了!”

智能控鬼的陈情双膝着地。

接着进来的张顶天开口道:“阿姨,我给你带吃的了。”

“闭嘴。你给我一边坐着。”

力可托车的张顶天也只能乖乖的窝在一旁。

“干妈,我买东西来看你了。”

拎着礼物的李菲儿也走了进来。

看见刚认的干女儿,知道果如自己所料,儿子是去寻仇了,虎威化为一叹:“菲儿啊,你怎么就把什么都告诉陈情呢。”

然后接过大兜小兜,牵着她的小手,坐了下来。

李菲儿心疼跪在地上的情郎,连忙巧舌如簧,把晚上发生的事情和盘托出。

看见干妈脸色稍有缓和,顺势道:“陈情还跪着呢!”

儿子巧妙的解决办法,倒是让辛水萍顿觉长进,何况这番冒险复仇,终究是为了自己,长叹一口气道:“晚饭吃了吗?”

“没呢。”

“先吃饭吧。”

陈情拍了拍膝上的尘土,看了眼和母亲闲话家常的李菲儿,心生感叹,有这个干妹妹还是蛮不错的。

见到桌上饭菜不够四人吃,主动提议去买些卤味,等出了家门,知道这关自己是过去了。

修车铺

黄跃进和娟子强子也在吃饭。

“你是说,这位小陈老板,就在咱们店里的那会功夫,就想到这么妙的主意?”

娟子连忙点头:“师傅,真的,我就在那编织袋里看着,当时他从店里拿机油和气罐,谁能想到居然是用来吓唬人。那个张新勇,三十几岁的人了,被活生生的吓出三魂七魄。”

强子亦道:“就是,这小陈老板可是个厉害人物。张新勇被设计了还不知道,一路还对我感恩戴德,钱都多给我了三百,还非要拉着我认兄弟。这手段,真不是一般人能想出来的。”

黄跃进得到确认回答,倒是犹豫了起来。

这位小陈老板,听闻自己困难,不但既往不咎还主动帮忙还债,称得上菩萨心肠,又能巧使妙计,惩治真凶,算得上雷霆手段,关键他才十七岁,却是前途不可限量。

若是真能拿出几百万去开4S店。

能否说服他,把钱拿去做那事?

一想到手上的技艺有用武之地,顿时心里也热了起来。

不过他终究是年过不惑,还有几分沉稳。

‘对,把那几个老兄弟都叫上,精心准备一下,到时候向这位小陈老板展示下我们的真本事。以他的手段、岁数,定然有魄力有眼光知道那事可比开个4S店有前途。’

心内有了定计,对着眼前两位爱徒郑重叮嘱道:

“小陈老板有良心,又有手段。你们以后,对他要像对我一样。”

看着两位爱徒齐都点头应是,方才放下心来。

看着店内的气罐机油,顿时又想起两位爱徒描绘的陈情手段,想到自己这门手艺还有发光之日,道:“强子,去买瓶酒,今儿高兴,咱师徒三人喝两杯。”

强子连忙点头应是,自家师傅向来极少喝酒,说手艺人先得手稳,看来今天小陈老板帮他还了债务,心里高兴。

一出铺门,却停下脚步,强子看着天上那轮圆月,楞起了神。

皎洁的明月下,身着战袍一身银光的陈情蹬着老娘的自行车,送干妹妹回家。

李菲儿坐在后座,左手微微侧搂情郎腰间,仰头看着那张月光下越发闪耀的帅脸。

“陈情!”

“嗯?”

“今天你可欠了我一个人情。”

心知自己利用干妹妹的事情已被看穿,铁直男老脸微红。

“对。”

“这人情要还。”

“怎么还?”

“等我想到再说。”

“好。”

李菲儿脸上的梨涡现出浅浅笑意。

‘智商我不如你。’

‘情商你不如我。’

一想到两月后,两人便能双宿双飞,小脸滚烫。

轻轻的把脸贴在情郎的夹克外套。

月上柳梢头,情定黄昏后。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