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不做亏心事

  • 重生之开枝散叶
  • 陈默的沉默
  • 2316字
  • 2022-02-25 23:08:23

“勇哥,今天生意不错吗!”

“还行吧,正常发挥。”

“嘿,您可别谦虚了,那双长筒靴赚了得100多块吧,人家小姑娘估计还没到二十,您也真敢要价。”

“这年头做生意,肯定是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你就是开价太保守,生意才一直不行。”

“我可不能跟您比,您一嗓子就把那小姑娘吓住了,咱也没这天赋啊。”

收获了邻铺的艳羡,迈着轻快的步子,张新勇离开了新民市场。

一想到今天辛水萍店铺里的精彩一幕,挂满横肉的脸上全是笑容。

大家都正正经经靠嘴皮子做生意多好,非要搞那么多稀奇古怪的玩意儿,也是活该。

想必经这么一闹,起码几天内她的店铺再难有之前那般景气。

至少今天,自家店铺生意明显回暖,说明这次投资还是有效的。

不过一想到要花500块,还是肉疼不已。

可他也没胆量拒缴,那强子娟子万一把事抖落出来,到最后追究起来,自己可没什么好果子吃。

作为国企背景的新民商场,向来重视商德,对这种事情,绝对不会姑息。

心情矛盾的走到了约定地点,这才发现,居然是座四层烂尾楼。

前几年地产危机,不少房地产企业破产,项目做了一半也就停工了,作为时代遗迹,国内倒是有不少像这样的烂尾楼。

昏黄的路灯照射在坑坑洼洼的水泥墙上,忽明忽暗。

几根粗长的钢筋像触须一样生长出来,在漆黑的夜色里好似千年老树的藤蔓。

整座楼都是空洞的围墙,冷风袭过,便被刮得呜呜作响,落在耳中,像极了婴儿在哭泣。

站在楼前,张新勇突然心里有了些惧意。

可是想到这次毕竟做的是见不得人的事,选在这种地方交易倒也是情理之中。

咬了咬牙,还是走了进去。

刚一进门,背后突然升起一股凉意,一只手自后搭上了自己肩膀。

“啊!”

本就已是心惊胆战的张新勇,顿时喊出声来。

可是扭头一看,居然是个精神小伙,破口大骂道:

“你特么干啥,吓死我了。”

“你特么喊啥,我特么才被吓死了。”小伙子没好气的反骂道。

“好心提醒你,还被你吓了一跳。”

“进吧进吧,出了事活该。呸!”

看着骂骂咧咧的精神小伙离去,惊魂未定的张新勇这才品味起话里的意思。

这地方,会出事?

‘特么的哪来那么多神神鬼鬼,老子身正不怕影子斜。’

打开小灵通手电筒,不做亏心事的张新勇,还是走了进去,反正和强子他们约在一楼,真要有什么,这地方到处是门,还怕跑不出去?

“强子?”

“娟子?”

按照约定,摸向了西侧的房间。

烂尾楼地面到处都是杂物,有时候一些流浪汉住在这里,随地排雷,他只敢摸着墙壁,小心翼翼的照着地面走着。

哗!啦!

坑坑洼洼的墙面上,怎么会有纸?

举起小灵通的手电筒,扭头看去。

墙上生出半张人脸!

女人的脸!

“鬼啊!”

吓破胆的张新勇扭头就跑,小灵通都扔了出去,可这满地杂物的烂尾楼,才走两步,就被绊倒。

砰!

手肘重重的砸在地上,刺骨的疼痛反倒让大脑冷静起来。

‘不对,那不是鬼,是照片。’

努力的做了几次深呼吸,循着小灵通闪烁的光亮,又走了回去,捡起小灵通对着照片一看:

竟是一张寻人启事。

只是不知道为何,这寻人启事被人划烂一半。

余下的半张脸,也涂抹的一片血红,刚才仓促之间,才让自己以为是见了鬼。

寻人启事里写的是一个女孩,在这里失踪不见了。

口中念着:

‘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

连续念了几遍,才又颤抖的喊道:“强子,娟子。”

或许是夜深了,温度也跟着下降。

他突然觉得浑身发冷,一股凉意自背部袭来,就连声音也颤颤悠悠。

“强~强,子。娟~娟,子。”

“你,你们在哪。”

又走了两步,鼻腔突然闻到一股臭味,那味道像是烂了的鸡蛋,又像是死掉的老鼠。

一开始味道只是隐隐约约,可是自从嗅到后,竟是越来越浓烈。

连忙用小灵通朝着味道的来源照去。

竟是一包塞满东西鼓鼓胀胀的编织袋。

“张~新~勇!”

“张~新~勇!”

散发着臭味的编织袋,居然微弱的喊着自己的名字,汗水霎时就从额上冒了出来。

还没等他有所反应,编织袋,竟是动了起来。

撕拉!

撕拉!

竟像个人一样,站了起来。

“张~新~勇!”

“张~新~勇!”

听着耳边传来的声音,感受着体表越来越低的气温,大脑的信息瞬间组织起来。

‘这地方,会出事!’

‘失踪的少女!’

‘散发着臭味的编织袋!’

“啊~啊~啊!”

嘴巴发出杀猪似的喊叫,用尽全身力气,朝着出口的方向跑去。

可等快到门口,脚底一滑。

嚓!

人瞬时飞了起来,背部沉重的朝着地面砸去,想用手撑地。

咔嚓。

手肘一弯,钻心的疼痛传来,可是求生的本能,让他即便是趴在地上,仍是手脚并用,朝着门口爬去。

“勇哥,你怎么了?”

姗姗来迟的强子终于到了。

“强子!”

“快,快跑。”

“这,这地方闹鬼。”

本是一脸鼻涕眼泪的张新勇,看着大救星到来,顿时化作惊喜。

在强子的搀扶下,终于走出了这栋让他终身难忘的烂尾楼。

强子虽然不知道陈情到底怎么做到的,不过看张新勇这狼狈样子,倒是对这位未来的老板,心生敬畏。

‘这位老板,年纪虽小,不过教训起人来,可真不是一般手段。’

之前因为师傅对他下跪求情,还曾生出一些埋怨,此刻也荡然无存,反而感谢师傅,要不然现在这么惨的,可能就是自己了。

强子打量着眼前的张新勇。

见他左胳膊摔过,皮开肉绽。

右胳膊耷拉着,应是断了。

浑身上下全是尘土,脸上鼻涕眼泪已经凝结,偏偏还一副劫后余生的欢喜样。

张新勇咧着大白牙,用还能动弹的左臂,从兜里掏出一叠软妹币,塞给了强子。

“多亏了你啊,强子,你不知道,刚才有多危险!”

强子数了数钱,道:“勇哥,你给多了,这都八百多了。”

不想他一脸坚决答道:“不多,啥也别说了,咱就是过命的交情了。以后你就是我亲兄弟。”

答谢完恩人,又离开险地,神经顿时松了下来。

“哎呦!”

右臂钻心似的疼痛这才传递到神经,张新勇不好意思道:“兄弟,还要劳烦你,送哥去下医院。”

强子亦是心中有愧,一脸同情的扶着一瘸一拐的张新勇。

二人的身体被这夜晚的昏黄路灯拉出形似鬼怪一般的影子。

空无一人的偏僻马路上,影子好似活了过来,随着二人脚步,不断变化着形状。

断变化着形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