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名侦探陈情

  • 重生之开枝散叶
  • 陈默的沉默
  • 2282字
  • 2022-02-24 19:19:08

情绪稍有平复,辛水萍又犯起了难。

余程程自小看到大,秀外慧中,外圆内刚,除了前两年突然和儿子不往来,几乎全无缺点。

怀里的李菲儿呢,虽然相处不多,可也是个至情至性的好姑娘,难得她小小年纪还能读懂儿子,想来要是能走在一起,定会珍惜这段感情。

虽说自己更喜欢李菲儿一些,可是儿子好像和余程程进展不错。

‘儿子呦,你可真能给你老妈找麻烦。哎,都怪老娘把你生的太优秀。’

好在这时正好有客人来,方才化解了尴尬的局面。

客人是一男一女,年纪都不大,穿着一身油污的劳动服,离得近了还能闻见汽油味,辛水萍看他们不像有钱的样子,就主动给他们推荐了几双便宜结实的鞋子。

没想到这两人居然主动跑到议价区,挑了一双贵的。

试穿时,男的陡的喊了起来:“你怎么给我拿了双坏鞋。”

“鞋子坏了?”辛水萍接过一看,鞋帮确实似有割裂的痕迹,一时也没怀疑其它,觉得是自己在进货时没注意。

连忙道歉道:“不好意思,我给您换一双。”

这次递过去时,一旁的李菲儿倒是留心观察,见到男的行迹鬼祟,凑过去一看,急忙提醒道:“阿姨,这人用刀片滑鞋。”

没想到在一边站着女人听到这话,也跟着喊起来:“你们这家黑店,卖坏鞋给客人还倒打一耙。”

“大家都过来评评理,来看看这家店到底是怎么做生意的。”

周末的新民商场,客流量极大,顿时拥满了看热闹的人群。

生意人最怕的就是这种争执,影响坏不说,而且耽误正常买卖。

辛水萍拉住李菲儿小声道:“菲儿,你真看清他拿了刀片?”

“真的,阿姨。”

听到确定回答,顿时明白这时故意上门找麻烦的,直接拿起手里的小灵通:“喂,是警察同志吗?我这有人闹事。”

男的一看有人报警,劈手就去抢小灵通,争抢之时就把辛水萍推倒在地。

女的提醒道:“强子,差不多了,快走。”

这时临近的郝意李爱红也发现这边的动静,抄着铁鞋托和板凳就往这边跑。

在商场巡查的李好也听到有人报告,快速冲了过来。

强子发现再不跑,人就陷在这了,连忙跟着女人朝外逃去,临走时还把店内陈设搞得乱七八糟。

李好和李爱红见二人要跑,拔腿要追,却被辛水萍叫住。

“别追了,他们带了刀片。”

在李菲儿的搀扶下,慢慢站了起来,对外喊道:“都散了吧,别影响正常做生意。”

然后在三人的帮助下,收拾起了店内散乱的状况。

鞋子倒还好,除了那双滑破的,其它也就是摔了两下,陈设架倒是坏了不少,恐怕要花钱更换。

等到店内恢复平静,辛水萍送走郝意和李爱红,二人本想多陪一会,不过周末自家生意还要忙,何况这边还有李菲儿在,这才放心离开。

等人一走,辛水萍连忙拉住李菲儿道:“菲儿,今天的事,不要告诉陈情。”

她这是怕儿子听了,报仇心切,反而引火烧身。

李菲儿倒是也能明白这份顾及,点头答应下来。

“阿姨,您身体真没事吗?”

辛水萍笑道:“店里是木地板,能有什么事。那小伙子看起来也不想伤人,就是着急抢小灵通,把我挤倒了。嘿,其实那么点时间,警察哪有那么快接电话,我是吓唬他的。”

看着辛水萍遭遇这样状况,还能说对方好话,李菲儿发自真心道:

“阿姨,您心地真的太好了。”

想来陈情在校内经常干点制止校园欺凌的事,这种颇有侠义的作风,恐怕也是随了他妈妈这份善良,越发觉得自己确实选对了人。

“李菲儿,你怎么在这?”

想到谁,谁就到。

陈情拿着手机,到了店内,一眼扫过,就看到歪倒的货架。

辛水萍一见儿子来了,顿时紧张起来,一把拉住他,用身体挡住货架道:“儿子,你今天怎么来了。”

老妈紧张的举动,顿时让陈情意识到这里一定发生了什么,也没发问,把手里的手机递给老娘,笑道:“妈,我来给你送手机。”

接过儿子递来的手机,看他好像也没察觉店内的状况,辛水萍才放下心来。

李菲儿这时回答道:“阿姨是我干妈,我放假来陪她不是天经地义。”情商达人趁机把认干妈事宜在这种微妙时刻提出。

辛水萍一心转移儿子注意力,也顺着道:“对对对,菲儿以后就是我干女儿了。”

然后夸奖起自家儿子孝顺,赚到钱就知道给老娘添物件。

又频频给李菲儿使眼色。

李菲儿会意,道:“干妈,那我今天就走了啊。”

辛水萍道:“这就走了啊。那行,情情,你替妈妈送送菲儿。”

见到儿子极为配合的点头同意,直到二人不见,方才让出身后坏了的货架,扭身坐下,揉着坐倒时磕到的伤处,心道:

“只要儿子不生事,自己这点委屈又算什么。”

陈情带着李菲儿出了新民商场,找了僻静地方,面无表情,目含怒火。

“刚才发生了什么?”

见李菲儿犹豫,又道:

“歪倒的货架我看到了,你不用替我妈瞒着。”

李菲儿见情郎目光如炬,就把方才的事情老实说了出来,又提醒道:

“陈情,干妈她是不想让你惹上麻烦。”

对于母亲的好意,陈情自是了解,静静的思索着李菲儿提供的线索和自己之前掌握的新民商场商户情况。

这两人来商场闹事,肯定是背后有人指使。

母亲的店铺生意好,威胁最大的无非是在同一个地方进货的张新勇,其次是斜对面的姚月娥。

考虑到这种暴力解决方式,身为男性的张新勇的可能性是最大的。

不过自己没有证据。

那两个找事的,似乎不是专业混混,既然老妈判断他们没有伤人之心,大概率是被人临时找来。

油污的劳动服?一身汽油味?

修车铺?4S店?加油站?货运司机?驾校?

张顶天打工的修车铺离得就不远,不会这么巧吧?

主使人从这么近的地方找帮凶,会有这么蠢吗?

回忆了一下自己心中张新勇的形象,三十几岁,为人粗鄙,服务态度恶劣,生意做的稀烂。

他好像真的不太聪明的亚子。

“李菲儿?”

“啊?”一直偷偷看着情郎用心思索的李菲儿,还沉醉在情郎颜值之中,突然被叫到,脑子有点恍惚。

“你记得闹事长啥样吗?”

“记得。”

“跟我去认人。”

“啊?”

看着陈情已经远去的身影,李菲儿连忙一路小跑的追了上去,心内暗道:

‘就这么会功夫,陈情就知道闹事的是谁了吗?’

‘也是,我选中的男人就该这么优秀才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