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2002年

  • 重生之开枝散叶
  • 陈默的沉默
  • 3398字
  • 2022-03-02 15:11:07

“情情小宝贝,赶快起床喽。”

“就知道天天通宵看小说,我不回来,你是不是午饭都不打算吃。”

辛水萍看着床上睡的颠三倒四的爱子陈情,气的肝颤。

“这死孩子,跟他勤快的爹妈一点都不像。”

嘴上虽然骂着,但是看到陈情那张结合了自己和亡夫那张英俊文秀的脸,心里顿时软了起来。

“也就脸长得好,比我和他死鬼老爹都好。”

在吐槽了一番儿子后,辛水萍去卫生间拿了条毛巾。

本是一夜宿醉的陈情迷迷糊糊间感受到一种熟悉的触感,好像是一条湿毛巾在擦自己脸。

记得自己每次赖床时,母亲就会用一条湿毛巾把自己唤醒。

‘嗯?不对。我明明是在公墓,怎么会有人给我擦脸。’

意识到状况异常,赶忙睁开眼,映入他眸中正是那个最熟悉也最遥远的人。

看着眼前正一脸温情给自己擦脸的老娘,先是张大嘴巴,然后自言自语问道:

“我在做梦吗?”

“对,你个死孩子可别天天白日做梦了。整天看小说也不出门。”爱心老娘神补刀道。

看着补刀自己的老娘,口中继续疑问道:“不对啊,我之前每次梦到你,都是和蔼慈祥的。今天嘴巴怎么这么歹毒,像极了我现实里的老娘。”

歹毒老娘张手就是一巴掌,拍向儿子脑袋:“闹够了没有,敢说老娘我歹毒,你个倒霉孩子真是没良心啊,我当年生下你时咋没有把你顺手扔到垃圾堆呢。”

感受这头上的疼痛,越发察觉到不对劲,按理说要是做梦,这样的疼痛应该足矣唤醒了吧。

何况扔垃圾堆是老娘惯用两大威胁语之一,心怀试探的继续问道:“要是扔垃圾堆没死呢?”

“哼,老娘就在奶水里下毒把你毒死。”

‘全中’

两大威胁语全对,让陈情此时心情有点忐忑,这真是自己老娘吗?

难道是自己孝心感动天?

所以让老娘以奇特的存在与自己相会?

“妈,你知道你死了吗?”

“好啊,你个小王八羔子,居然咒老娘死。”

辛水萍被儿子连番奇怪言语终于惹出火气,随手抄起鸡毛掸子,对着陈情就是两下。

不过她打了多年,也是极有分寸,顶多留点轻微红印子。

可是打了两下,却看到今天的宝贝儿子像个白痴一样,不闪不躲,傻傻的看着自己乐。

‘完了,这孩子不是在家里憋傻了吧。诶,陈建国你个死鬼,走的那么早,留这么一个奇葩给我。看来还是多赚点钱,给他讨个老婆侍候他好了。’

挽救儿子无望,辛水萍决定选择赚钱。

“给你买的午饭放桌子上了,我待会还要去店里。你在家好好的。”

不想刚走出房门,却听到背后传来一声大喊。

“妈!”

辛水萍扭头看去,看到自家儿子已经下了床,虽然身上穿着小背心大裤头模样看着有点衰,但是脸上却绽放着许久未见的阳光笑容。

“我会好起来的。”

“还有,你路上小心点,注意安全。”

“晚上路上别吃饭,我给你做饭吃。”

“你做饭?不把我肚子吃怀就算了。”嘴上虽然嘟嘟囔囔的不屑,可是扭过头的辛水萍脸上却露出久违的欣慰笑容。

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之间觉得儿子好像长大了。

陈情看着渐渐走远的母亲,开始确定,自己应该是穿越了。

‘难道是因为那个道士?’

昨天意识模糊的时候,依稀看到那个道士走到自己近前,念念有词的在念咒。

好像说自己是什么有德之人,要给自己一场机缘。

按照刚才那番来自老娘的对话,应该是穿越到了高二下学期,因为冲撞了教导主任,休学宅在家里,整日看小说度日那段日子。

也就是2002年。

一想到七年后,母亲突然不辞而逝,像一盆冷水浇下一般,让他从头到脚一片冰凉。

七年?可以改变这个命运吗?

雪崩时,没有一片雪花是无辜的。

母亲的生命,也是被一件又一件让她心力交瘁的祸事,给逐渐压垮的。

收拾起重生后激动的情绪后。

上一世的经营企业经历教会他,千里之堤毁于蚁穴。

决定先从可以让母亲开心的点滴做起。

换了一套方便行动的旧衣服,便开始了自己好儿子计划第一步:打扫卫生。

陈情的家,是一套典型的城中村自建房,一百多平的宅基地,整整盖了四层楼,除了二层自用,其它各层大半都租赁了出去。

楼顶有个大花坛,原本是准备拿来养花种树,最后却被老娘搞成了小葱韭菜蒜苗开会,倒是省了家里一些买菜钱。

忙活了半天,换了一身干净衣服,看着这四层小楼上上下下焕然一新,心情顿时舒畅不少,拿出顺手摘的西红柿,站在二楼窗户,一边啃着西红柿,一边朝外看着熟悉又陌生的南塘村。

记得小时候南塘村还有几个大鱼塘,村名想必就是由此而来。

不过随着城市发展,四面已经都是新建的居民楼,原本算是郊区的南塘村,如今却是毗邻市中心,成了寸土寸金的豪奢之地。

“哎,这不是陈情吗?小子,赶紧下来,陪你余叔一起通下下水道。”

陈情循着呼喊声望去,眼皮不由跳了两下。

楼下招呼他的人叫余沧海,是自己的童年阴影。

从小就喜欢逼他背诵什么唐诗宋词和各种赋,说起来喜欢看小说也是跟他学的。

他有个女儿,叫余程程。

长得清秀动人像是加强版的周惠敏,在初中和高中都是校花,成绩也是数一数二。

前世听母亲说,每年余沧海祭日,她回洛城都会去拜访母亲。

因为自己的婚事迟迟未至,母亲生前常常惋惜道:

“如果当年你能和余程程在一起就好了。”

只是母亲不在之后,就再也没了她的消息。

陈情一边回忆着往事,一边重新换上那身脏衣服。

城中村的下水道向来是容易堵塞,每隔一段都要清理一下。

以前陈建国在世时,是他和余沧海协助着干,等到陈建国走了,陈情又处在不靠谱的状态指望不上,只能余沧海一人清理。

不过现在换成了‘靠谱’版,自是与以前不同,下去之后捡着最脏最重的活就是一顿猛干。

不到半个小时,清淤排污工作就算完成了,又推着借来的小车将污秽的拥堵物送往定点垃圾场,二人方才松下一口气。

余沧海看着眼前的陈情,清癯的面容上带着一些讶异。

他之前打招呼时,只是想着让这小子打个下手,没想到今天的陈情居然像是换了一个人,干活之时相当卖力。

而且在过程里懂得照顾自己,主动去做那些脏活累活,依稀间他好像回到了和陈建国一起干活的时光。

等回到了门口,将下水道井盖盖上,余沧海从兜里掏出一盒红五渠,递给陈情道:“你小子终究是长大了,怎么样,来一根?”

没想到陈情嘿嘿一笑,直接将他手里连烟带盒一起拿掉:“余叔,你肺不好,我看你最近老咳嗽,要不这烟你还是戒了吧。”

上一世,余沧海就是在四年后,死于肺癌。

余沧海笑骂道:“臭小子你知道啥,你阿姨走得早,就我一个人过着苦日子,不抽点烟还能干啥。”

不过最后也没把烟要回去,看样子心里多少还是接受了陈情的建议。

陈情郑重道:“余叔你可不能这么说,你身体好,才能更久的看着余程程。你要万一有个三长两短,余程程岁数又小,没你盯着,嫁错人了可怎么办。”

“现在你倒是知道关心起程程了,这两年你小子过得混,我也没问你。你到底怎么得罪我家程程了,怎么她现在都不愿意搭理你了。”

余沧海看着眼前说话越发靠谱的陈情,倒是有些老心宽慰,自己肺不好早就是心知肚明,但是即便真有什么问题,有着陈建国的例子,他也不愿花费医药费,给自家女儿留下负担。

远亲不如近邻,要是陈情真的浪子回头,他倒是信得过陈建国和辛水萍两人教出来的孩子,已经有心思帮他和女儿居中调和一下,万一有个三长两短,女儿也能多个照应。

就在二人闲聊之时,一辆蓝色女款自行车缓缓行来,车上的女孩虽然穿着随处可见的高中校服,但仍能看出体态轻盈,娟秀的面庞配上脑后随风摇起的马尾,更是让她释放着青春的美好气息。

余程程扎好车子,走到二人前,也不顾余沧海一身脏污,搀扶着他一脸关切道:“爸,你怎么自己在通下水道,不是说好等我回来一起干吗,你身体又不好。”

余沧海老气横秋道:“你爸身体还好着呢,这不还有小陈帮我呢。程程你还别说,今天小陈干的是真的不错,不怕苦不怕累,看来这小子终于回过正常性子了。”

老余头的话外之音显然是想缓和两人之间尴尬的关系。

不想余程程走到陈情面前,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轻声道:“谢谢。”便又搀扶着余沧海回屋里去了。

她这番举动搞得陈情也是一阵尴尬,嗅着鼻前还留着方才少女留下的芬芳,本想和‘老朋友’攀谈两句也只能作罢,郁闷的回到了家里,准备上街买菜好给老娘做晚饭。

余家厨房,余沧海看着正在洗菜做饭的女儿,走过去道:“程程,其实陈情这孩子是我从小看到大的,是个好孩子,你为啥要和他关系闹得那么僵呢。”

不想他这句话,却让正在切葱的余程程鼻头变得微红,好似受了什么委屈,对着自己父亲埋怨道:“爸,我和陈情的关系你别管了。他有喜欢的女孩了,我们就是从小长大的邻居。不需要什么特别的关系。”

余沧海看见女儿委屈的神情,连忙哄道:“好的好的,爸爸不问了,咱家以后再也不提这个臭小子了。”

活了几十岁的人,一看女儿神情,余沧海哪会不知道余程程还是对陈情这小子有些情愫,心内更是下定心思,要敲打敲打陈情。

余程程娇俏的鼻子微微皱了一下,轻轻嗯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