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孩子能有什么错

  • 重生之开枝散叶
  • 陈默的沉默
  • 2323字
  • 2022-02-25 07:58:11

胡志成看着陈情嚣张的气焰,一时吓得不敢说话。

‘不都说陈情金盆洗手,引退江湖,怎么手上功夫还这么硬。’

接过身旁杀马特妹子递来的矿泉水,漱了下口,勉强可以清晰说话,一双鼠眼咕噜噜的转动,琢磨怎么找回面子。

瞄到柜台那两部诺记998盒子,顿时计上心头。

“余程程,你怎么就看上了这种男人,带你来买手机,却买了两部998,连一千块都没到,跟着这种穷鬼有什么好处。”

接着继续大声嚷嚷道:“店员呢,店员呢?”

跑过去调货的店员小姐姐正好赶回,见到一脸滑稽样的胡志成,问道:“先生,您好。有事吗?”

胡志成啪的一声,把一叠软妹币拍在桌上:“给我来两部诺记2502.”

然后漏着豁牙鼻孔朝天的对着余程程道:“看见没,这才是真正值得跟的男人。一部998,也就600块,我这2502可是2250块,连我零头都没到。”

却不知他这举动,在陈情和余程程眼里看着像个傻子,都什么年代了,还用这手段装逼打脸呢。

店员小姐姐看了半天,也琢磨清楚现场到底是什么情况,看见自己男神被挑衅,顿时有了报复心理,一把接过钱,开了发票收据,然后挑了两部天天展示的诺记2502,跑操作间重新包好,塞给胡志成。

等到胡志成当场开箱塞给自己带来的杀马特女孩,对着陈情耀武扬威时。

店员小姐姐才把调来的诺记3388掏出来,然后拿出POS机道:“您要的两部诺记3388是7600元,998是1200元,合计8800元。”

本来想推辞不要的余程程,在这种局面却也没办法开口拒绝,只能看着陈情当场刷卡,然后牵着她的小手,扬长而去。

杀马特三人组(º言º)o(╯□╰)o ̄□ ̄||

直到陈情走了,胡志成才回过神来。

一把从自己的杀马特妹子手里抢过手机,对着店员小姐姐道:“这手机能退吗?”

店员小姐姐甜甜的笑道:“先生您好,撕开包装后,这手机没办法退了。”

胡志成家里虽然有钱,可是这次买手机,他老爸也只给了2000块,余下的是从他每月3000块的零花钱里扣出来的。

这次买了两部2502,一口气花了4500。一想到只剩下500块,这个月却还剩二十多天,顿时心内气结。

正好王笑天凑过来问道:“成哥,咱还去小吃街吃饭吗?”

更是气不打一处来,对着他屁股就是一脚:“吃,就特么的知道吃。刚才陈情嚣张时,你在哪?”

王笑天拍了拍屁股上的灰,想了想道:“成哥,您何必和他置气呢。我倒是有个主意,可以让陈情这小子吃瘪。”

“你会有啥主意?”胡志成看着王笑天形似大聪明的脸,奇道。

“陈情有个关系特别好的兄弟,叫张隐墨,目前在当网管,听说他们要做点卡生意。成哥,你叔不是开网吧的吗?”

胡志成看着王笑天那张肥脸,感觉自己就像刘皇叔碰到了卧龙先生...

“陈情,这手机我不能要。”

一出店门,就挣脱了被牵着的手,余程程一脸羞红的看着陈情。

看着余程程的表情,陈情倒是也知道让这个保守的姑娘,在没有建立实际关系前接受这么贵重的礼物,还是有点太想当然了,心道王勇这恋爱秘笈看来也不靠谱。

从霸总思维,切换成直男等价交换思维道:

“程程,这样吧,手机就当我借你的,高三我想考个好点的大学,这就是给你提前交的补习费。当然,要是我最后考不上好大学,手机我还是要回来的。”

余程程一听整个高三要找她补习,心里咯噔一下,勉强道:“那,好吧。”

看着余程程终于答应,铁直男陈情颇有些得意:‘看来我的等价交换还是要比王勇教的霸总撒钱要靠谱。’

蹬上自行车,先把余程程送回家,然后就前往新民商场给自家老娘送手机去了。

在陈情前往新民商场时,李菲儿已经到了。

周六一天,李菲儿整个人都处于丧丧的状态,一直到周日才恢复过来,陈情上次对她说的话,让她意识到可能是辛水萍察觉了自己的心意,所以还是决定从陈情老娘这里入手。

等到了商场,看到辛水萍正在忙生意,几分钟后客人离去,才走了过去,帮着辛水萍收拾起了试过的鞋子。

“菲儿,你这孩子怎么来了?”刚唆使儿子拒绝人家,辛水萍看到李菲儿有些愧疚。

“阿姨,你是不是知道我喜欢陈情?”都是情商达人,李菲儿倒是坦诚起来。

“哎!”辛水萍拉着李菲儿坐下,才开口道:“我家陈情真不值得你这么委屈自己,你这么优秀,喜欢你的小伙子肯定不少,怎么就看上那傻小子呢。”

“阿姨,其实我认定陈情,是因为喜欢叔叔!”

听到李菲儿提起亡夫,辛水萍有些讶异:“怎么跟他死鬼老爹还扯上关系了?”

李菲儿看着辛水萍,明亮的眼睛也蒙上一层薄雾:“阿姨,我妈是个特别传统的女人。但是我爸,虽然对我很好,但却是个不折不扣的浪荡子。”

“他在外面做生意赚了钱,就养了别的女人,还生了孩子。”

“我妈一个人在这边带着我,天天唉声叹气,就怕有那么一天,我爸就和她离婚,扔下我们不管。”

“就那么愁啊愁啊,活活把自己愁死了。”

“我以前觉得,这世上的男人都靠不住。”

“直到我碰见了陈情。”提到陈情,李菲儿眼睛也亮了起来。

“他虽然不是什么好学生,可也从没无缘无故欺负过谁。”

“有那么多小姑娘喜欢他,可从没见过他占人家便宜。”

“起初我是以为他就是情感迟钝,或者根本对女人不感兴趣。”

“直到我看到叔叔那首《鹊桥仙》,我才知道。有您两位这样纯粹的情感在,陈情才会对感情那么审慎。他不是迟钝,他只是觉得为感情负责太难,所以不敢轻易触碰。”

“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

“当我意识到这点,我就没办法不爱上她了。”李菲儿笑着,但脸上也挂着泪花。

“阿姨,你告诉我,我不该爱上陈情吗?”

辛水萍听到李菲儿的话,突然没来由的一阵欣喜,对她的喜爱又多了几分,李菲儿可能是除了自己外,唯一读懂自己傻儿子迟钝本质的原因。

见到过家庭崩塌,见到过一个男人倒下对家庭的伤害,这让自己的儿子比一般人对责任的理解更深刻,也更畏惧。

这么多年,不管别人怎么说自己溺爱陈情,可是辛水萍却知道,她那不叫溺爱,她只是在补偿。

孩子有什么错?本来好好的,突然就自暴自弃了。这不都是大人没帮他撑好一个家吗?

一把搂过已经哭成小泪人的李菲儿,咽声道:“好孩子,你跟情情都是好孩子。都是我们这些大人的错。”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