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一只蠢老鼠

  • 重生之开枝散叶
  • 陈默的沉默
  • 2128字
  • 2022-02-23 07:43:07

回复后就关掉QIM的陈情,当然不知道叶志谦有多么窝火。

在他心里已经把对方当成自己半个员工,不过时机未到,多说无益。

却不知道他习惯了当老板,这种居高临下的态度会让骄傲的人有多痛苦。

一直到下午六点,老娘快要回家,陈情才停下了码字的双手,回家给母亲做饭。

到了家中,问了老妈销量,确定鞋店仍能保持着周末良好的态势,便放下心来。

按照这两天的销量数据来看,老妈的鞋店月入从3000-4000这个水准,恐怕会提升到15000-20000的水平。

这样的收入,在2002年绝对算高薪了。

何况自己还有提升服务保障和建立会员体系这两个后手,相信相继推出后还能再次提振销售额。

陈情的第三个招数,便是在店内建立会员体系。

通过会员卡的发放,给予积分兑换奖励,如果消费达到一定量级,还可以给出折扣优惠。

但凡长盛不衰的企业,用户运营都是一门大学问。

会员体系的好处显而易见,可以让用户多频次消费,并且从过路客转为回头客。

这种‘忠实用户’多了,一个企业的销售额会变成滚雪球效应,越来越大。

维护一个老用户,也要比开垦一个新用户要划算许多。

可惜想建立会员体系,最好家里能有台电脑,把客户信息录入存档。

虽然老娘手里挤挤,兴许也能拿出电脑钱,不过陈情马上就能拿到《武镇寰宇》的首付稿费,能花自己的,何必用自家老娘的。

何况考虑到接下来会去新澳,购置一台便于携带的笔记本会更好一些。

一台好点的笔记本,在这时要一万多块,这钱恐怕会把老妈的金库搬空。

仔细盘算了一番,要出门,手机也是必需品,给老妈买一个,再给余程程买一个,这都是大额支出。

还有张隐墨的救命钱,他那边启动,至少也要三万块。

将这几笔钱全部加起来,就算首付的稿费五万块全部到账,其实还不太够用,毕竟手里总要备点余钱,防备意外发生。

罗列了一下这些事宜前后顺序和重要性,最终把笔记本这项划掉。

反正录入客户体系,现在用excel就够了,既然能蹭着青梅竹马家的,何必花那冤枉钱。

不过心内的另一个声音却告诉他,真实原因是他很享受和余程程目前通过网文建立的交流模式。

接下来的几天,陈情就在早上和青梅竹马一起跑步、白天蹭青梅竹马家的电脑码字、中午蹭青梅竹马家午饭中度过。

可能是青梅竹马家的伙食太好,陈情觉得自己脸皮都厚了一些。

到了周四中午,武震寰宇的二十万字,就已经码够了,来自新鲜小说频道的盖章合同也到了自己手中,当然,还有首付款五万块。

在检阅了一遍手中的存稿,又让余沧海一起帮着校正别字和行文,忙活了一下午,确保没有明显错误,这才放心的把《武震寰宇》交了出去。

既然使唤了人家,当然也要表示表示。

兜里有钱的陈情,当即表示请老余家两口人一起吃饭,自己做东。

可惜余大师也是节省了一辈子,断然拒绝出外就餐。

陈情也只能跑到菜市场,捡着贵的买了几样,又给自家老娘打了个电话,就用余大师的厨房,秀起了厨艺。

下午校正,花费时间太久,算了算时间,再有一个多小时二人就要回来,只能一切从简。

煮了青虾,蒸了鲈鱼,炒了个蒜蓉菠菜,炸了盘椒盐小酥肉。

称得上占分量的大菜,只有一道红烧肉。

要说百姓厨房里常见菜样,红烧肉算是最见水平的之一。

做得好的,色泽红亮,口感Q弹,还能入口即化。

陈情掌握的是毛式做法。

先用灶火烤炙猪皮,去毛去腥。

再把肉块切成两厘米的方块,放入滚烫的开水,进一步去油去血沫。

冰糖划开起泡,放入五花肉块,翻炒上色。

最后加入开水,再投入桂皮,八角,干辣椒。

生抽调味,老抽上色,放点盐保证底味。

小火慢炖90分钟,起锅前再根据个人口味加适量盐糖。

最后大火收汁,一碗咸香辣的干饭神菜红烧肉就出来了。

等到把菜端上卓,又撒上些小香葱碎。

老娘和余程程也进了家门。

余沧海看着满桌饭菜,兴奋之余从酒柜中掏出一瓶陈年汾酒。

见到辛水萍,又是一阵夸奖,说他生了个好儿子,陈情长大了。

余程程也是拿自己那双长长睫毛下的水汪汪大眼,看着陈情。

“怎么?不信是我做的吗?”

余程程听到陈情发问,二老在前,没来由的一阵羞意,天鹅颈都红了起来。

垂着头,差点把脸埋进饭碗里。

聊着聊着,余沧海又说起了《武震寰宇》。

说陈情这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一代更比一代浪。

陈建国生的儿子,他当的师傅,集二人之力,十年磨砺,才能扬威宝岛,振奋国威。

辛水萍这才知道,儿子居然写了小说,还在宝岛省出版,赚到了钱。

顿时又是一阵老泪纵横。

人在兴头上,难免醉得快。

二老不胜酒力,各自回房睡觉。

只剩下陈情和余程程坐在桌前。

汾酒太烈,饭菜太美,陈情脸上也有些红晕,看着面前的清秀佳人,饶是两世为人,声音也带了些颤抖:

“这周末,你有空吗?”

“嗯?”

“我想去买手机,陪我一起去吧。”

余程程蹙着弯弯的眉毛想了一会,才道:“周日可以,周六不行。”

“那我周日来你家找你。”

“好。”

约会已定,二人也没了心思吃饭。

陈情就站起身来,将空盘拿起,要收拾餐桌。

饭是陈情做的,余程程哪里还会让他收拾,连忙从他手中抢下盘子。

咣当!

盘子碎了,二人的手也握在一起。

“程程怎么了?”

一听见余沧海的声音,陈情也顾不上继续握那双滑嫩的小手,逃也似的跌跌撞撞走出余家大门。

本是有些害羞的余程程,看见他逃走的狼狈样。

噗嗤一声笑了起来。

‘又没做什么见不得人事,你跑什么。’

‘真是个呆子。’

直到陈情不见,方才回头答道:“爸,没事,有只呆头呆脑的老鼠吓到我了。”

“哦,老鼠啊。”

“这老鼠也是真够蠢的,等人睡下偷偷摸摸吃不会,非要人在的时候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