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孝子和渣男

  • 重生之开枝散叶
  • 陈默的沉默
  • 3861字
  • 2022-02-23 10:39:17

母亲的店铺在这个时节,正常状况下,节假日大概能卖10-20双鞋,非休息日3-5双。

也就是说,仅仅更换陈设,就让今天的销售量超出正常数字的3倍,盈利额是正常数字的5-6倍。

也不怪母亲大人心情如此激动。

不过在陈情眼里,与钱比起来,母亲脸上的笑容才是他真正想要的。

新民商场鞋类商户只有百余家,辛水萍店铺的火热销售状况自是引起了许多人的注意,不过他们不明内情的居多,何况一天的销量也不能说明什么,谁家过年还不吃顿饺子。

真有一些想来取取经的,也碍着关系不熟,不好意思上前盘问。

当然,方海琼和郝意肯定不在此列。

商场虽然还未关门,不过顾客业已不多,二人嘱托邻居看店之后,便径直来到辛水萍的店内。

郝意嫣然的笑着:“萍姐,咱可是说好了,你家陈情也要帮我好好梳理一下。这发财的好事,可不能忘了我。”

一边说着,一边还感叹着自己有先见之明,提前过来约定了这些事宜,不然现在开口,就难免有些势利。

想着待会还要使唤陈情,连忙一脸殷勤的看向他,频频对他放电。

陈情躲过了郝意电波袭击,却没躲开老娘爱的拉扯。

也不管儿子是否同意,辛水萍一把扯过儿子,大气道:“放心,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待会情情给你,别当外人,随便你用。”

方海琼则是懊恼自己终究是有些迟疑,居然还存着观望心思,现在只能一脸陪笑道:“我早就看出你家情情是个有本事的人,水萍啊,我家二舅姥爷曾曾孙女,长得那叫一个水灵,不是我吹牛,上门提亲的都从今古园排队到了火车站,配你家情情正合适,你看啥时候让两人见个面。”

都是做买卖的千年妖精,方海琼到底图的是啥又怎会猜不到,何况现在已经有了上门追夫的李菲儿,辛水萍倒是对儿子脱单有了点信心,那会被这这不明来路的水灵还是水鬼姑娘打动,继续释放着她的大气。

“这姑娘就不必见了,小姑娘们给我家情情写的情书都快塞满一间屋子,我还发愁怎么处理呢。不过呢,情情,待会你方阿姨那,你也过去看看。”

工具人陈情只能俯首遵命,谁让现在自己要当个大孝子呢。

这样就挺好,虽说老妈的大气委实有点败家的嫌疑。

陈设革新的大略方针只要传出去,恐怕不出一个月,就会引发新民商场的整体变革。

不过自己的改革第二阶段已经箭在弦上,倒也不计较这些。

何况这么做能让老娘开心,天大地大不如老妈开心最大。

有兴高采烈的,自然也就有愁云密布的。

作为直接竞争对手,张新勇受创最大,今天他的店面只卖了七双,比平时差了不少,站在刘水仙店里一副气急败坏的样子。

“这肯定是偶然,我就不信他儿子随便动动摆设,这皮鞋还能变水晶鞋不成?”

张新勇店面离得较远,对辛水萍店里看不分明,姚月娥就在斜对面,一直都有心观察,销量虽是让人眼馋,不过嘴巴倒仍能倔强:

“就是噱头,这老百姓啊,都爱凑热闹,叫什么来着,对,猎奇。他们也就尝个新鲜,我倒要看看,水萍跟她儿子能得意到几时。”

刘水仙理了理额前碎发,尽显少妇风情道:“月娥姐说得对,估计过一阵子,新鲜劲过去了,您生意也就恢复正常了。勇哥,先消消气,甭担心了。”

可能是话起了作用,也可能是商场快要关门,二人又发泄了几句,离开了刘水仙的店铺。

等着二人一走,刘水仙立刻叮嘱邻居帮忙看店,扭着小腰就上了二楼卖标牌的店前。

这时标牌店人已经不少,不过刘水仙与对方熟识,直接开了后门,倒是后发制人,先一步买到了称心如意的铭牌。

付账的时候,卖标牌的老板为了和这个迷人少妇凑近乎,刻意找话道:“水仙妹子,今天是什么情况,怎么你们地下一层好几家都来我们这买铭牌。”

刘水仙给他抛了个媚眼:“您就等着吧,恐怕接下来您这儿的生意还会更好呢。”

与嘴上安慰友人的话不同,她倒是心内认定,是辛水萍儿子的招数起了奇效,所以才第一时间就上来购置铭牌,准备蹭个热度。

一想到陈情,心里倒是有点莫名的恐慌。

阅男有术的刘水仙,发现自己压根就吃不透这年纪不大的小帅哥,下午自己也曾去李爱红哪里晃了两圈,结果对方居然对自己熟视无睹。

要么是对方下面有问题,要么是自己容貌有问题。

可陈情看起来身体结识,鼻挺臀健,不像下面有问题的样子。

那答案就很明显,作为新民商场一枝花的自己,根本就入不了他的法眼。

一想到这,没来由的有些无力感。

不知道为什么,她总觉得这目中无人的小帅哥还有什么后手,还能掀起什么后浪,不过目光落到二楼一个好似办公室的角落,顿时心内又平静下来。

‘怕什么,咱上面有人。’

刘水仙目光落得那个角落,是新民商场的管理办公区。

作为国企性质的商场,新民商场的管理模式难免有些官僚气息。

李好负责的是商场巡查的工作,隔三差五,就会被领导们拉去,询问商场的最新动态。

巡查报告这种事,算是标准的苦差事。

哪些事该说,哪些事不该说,一个报告不好,就容易被扣上浪费领导时间,净说些废话的帽子。

不过每每面对总经理赵为民,这苦差事就变成了一件乐事。

赵总虽然年纪比他还小一些,但是与他说话,如沐春风。

偶尔发表一些论述,也能让自己有那种豁然开朗。

有那种听君一席话如听一席话的爽利感,比某些拿着鸡毛当令箭的龌龊领导强多了。

“地下一层的重要事情基本都汇报完了。还有一个小事,今天商户辛水萍哪里生意明显变好,听说是因为她上高二的儿子,出了一个主意,改变了店面的陈设。”

坐在李好对面的赵为民刚满三十,是华国国资委派来洛城实践的储备干部,正好碰到新民商场成立,就被派到这里充任总经理一职,听了李好的话,立刻来了兴趣。

“高中学生?能出什么好主意?都怎么改的?李哥您赶紧介绍一下。”

李好连忙把辛水萍店面陈设布置介绍了一番。

听着介绍,赵为民脑海里也开始了分析。

合理的把商品分类,通过不同价格、商品属性的设置,巧妙的提高整体销量,这在经济领域是一个常见的商业举措,可是一个才上了高二的学生,就能想到这些,着实让人有点意外。

比起这件事本身,策划此事的陈情倒是更让他感兴趣。

最起码,这小子的办法,已经让辛水萍的店面成为了一条鲶鱼。

作为新民商场的总经理,站的角度自然更高,比起商户们追求的蝇头小利,他在意的商场整体营销水平服务质量的提高。

起码从这个角度出发,辛水萍的店所做的与他利益是重合的。

“辛水萍儿子叫什么?”

李好翻开自己的小本本,答道:“陈情。”

在自己的办公笔记上认真的记下‘陈情,高二’四字后,赵为民面带着温和笑意的对李好道:“李哥辛苦了,您先去忙吧。”

等李好走到门口,身后突然又传来赵为民的声音。

“李哥您以后不妨多关注下辛水萍的店。”

李好答了声是,然后转身出门,只是心内忍不住疑问道:

关注?难道辛水萍的店会出什么事吗?

新民商场每天的停业时间是晚上七点。

华灯初绽,兴致盎然的母子二人踏上回家的归途。

可能是源自今天生意太好,明天又是周一,早上商场人少,在叮嘱了郝意让他明早帮忙看下店后。

辛水萍就带着宝贝儿子拐到小吃街,买了牛肚麻鸡猪尾巴,又拎了瓶绿西凤,说是要好好为儿子庆功。

大孝子陈情自然不会忤逆老妈美意,只是在他强烈要求下,购置了一些瓜果时蔬。

酒肉之外,总要来点时蔬水果冷拼调剂,才能尽量保证营养均衡,弥补健康损失。

到了家门,将老娘摁在电视机前,陈情把买来的食材洗净切碎,一份端到餐桌,另一份,送到了余沧海家,算是答谢了中午的款待。

又和余程程约定明早一起晨跑,方才回转家中。

上一世,陈情年少时不太懂为什么母亲喜欢喝酒,在她生前很少陪着喝上两杯。

到了母亲离去,自己也尝到缺少羁绊的滋味,方才体会到一些母亲的苦楚。

孤儿寡母,背负债务,幼子顽劣不堪,年少固执倔强。

若非母亲乐观豁达,哪里能撑到五十岁看着自己独当一面才离开世间。

所以每到拜祭母亲时,总会带上一瓶好酒,虽知天人永隔,只能聊表人事。

看着活生生的母亲坐在面前,陈情举起酒杯,对着母亲敬道:

“妈,看到您开心真好。”

不想这一句话,立刻破开母亲心防。

三杯五盏下肚。

笑笑哭哭。

一会从柜子里拿出陈建国照片,对着亡夫说儿子长大,多年守望终有所成。

一会又吐槽起儿子连个女朋友都没,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为老陈家开枝散叶,让自己有机会含饴弄孙,乐享天年。

等到力气没了,才被陈情扶回房间,卧床沉睡。

今夜的辛水萍,是带着笑意睡下的。

回到客厅的陈情,给自己又倒了一杯,对着亡父照片道:

“你没照顾好老娘,我上一世也没照顾好。不过这次,我一定会把她照看好的。”

收拾了餐桌,洗干净手,又把父亲照片放回壁橱。

躺在床上鼾声响起的陈情,渡过了重生后的第一个周末。

翌日醒来,先到厨房给老娘打上两个清火去毒的滑嫩荷包蛋,撒上白糖,放到宿醉初醒的母亲床前,服侍老娘吃下。

自己随口吃了些街上买来的胡辣汤油条,快到与余程程约定的时间,才换上运动服,走出门口。

恰巧余程程也刚刚出门。

余程程的运动服是蓝色的,脚上的鞋子是白色。

与前几天跑步碰到的女孩,正好相反。

记得一些颜色解读专家说,蓝色是象征天空,代表自由。白色是象征光芒,代表圣洁。

陪着青梅竹马一起晨跑的铁直男陈情,只会把蓝色归类为公检法,白色就是医生护士了。

按照这样的归类,余程程估计会是个脚下有正义的法律工作者,至于那个莫名其妙的姑娘,则是表面严肃死板内心向往自由的医生了。

洛城地邪,刚想到那个姑娘,她那道白色的身影就出现在两人眼前。

仍是如同龟速的慢跑。

心虚的陈情想要避开,开始加快了点脚步。

没想到他身旁的余程程却是放缓脚步,对那白衣姑娘道:“早上好。”

白衣姑娘简宁听到熟悉的声音,礼貌的转头对她轻声回答道:“早上好。”

然后她就看到了陪在余程程身旁一脸尴尬陈情,白皙冷清的脸上微起波澜,又被她强制摁下。

余程程似乎和她不熟,问好之后,就又和陈情恢复跑步。

等到二人远去,简宁方才停下脚步。

她的心脏又开始剧烈跳动了,这次却不是因为羞涩,分明是嫉妒和怒火。

做了几次深呼吸后,确保自己平静下来,方才对着已经不见踪影的二人恨声道:

“渣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