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男人的后宫欲

  • 重生之开枝散叶
  • 陈默的沉默
  • 4187字
  • 2022-02-23 07:41:10

作为后世执掌过一家企业的陈情。

自然知道市场的形成虽然来自于顾客的选择,但企业建立的规则和引导同样重要。

如果把一切责任丢给用户,将搞出烂产品、烂作品的锅丢给消费者,甚至说什么正是因为这些消费者的糟糕品味,才会有那些低质产出,那就是过于无耻了。

哪家企业没有质量监督体系?

面对同样的消费者,为什么有些公司做出的产品好,有些作家写出的书好,有些导演拍出电影好?

他们不也取得了很好的成绩吗?

自己菜还怪消费者,这是一种精神分裂症。

陈情摇了摇头,把参与网文行业的想法埋于心底,毕竟网文整体盘子不大,在2022年也只有百亿体量,这样的行业空间对于经商是相对狭窄的,自己会有这想法,只是一个忠实网文爱好者的情怀。

何况叶志谦所在的宝岛出版业,要在半年后才会走下坡路,即便真有想法,到时操作也不迟。

先是给林玉阳回复了自己的相关信息,然后又给叶志谦发送了如下文字。

“叶编辑您好,从您的文字中,我能感受到您对《武震寰宇》的认可和喜爱。不知道您对内地网文市场的未来,是怎么看的?”

然后关掉QIM,专心继续码起了字。

上午的时间转瞬即逝,运指如飞的又码了两万多字,陈情这才停了下来,看见余程程还在专心看书道:“我用完了,待会还要去商场给老妈送饭,就先走了。”

余程程合上课本道:“你别走了,今天家里准备了你和阿姨的饭,待会你吃完顺便给阿姨也带过去。”

两家关系亲近,陈情倒也不必客气:“好,那咱们一起下去吃饭。”

余程程淡淡道:“你先下去吧,我还有点书要看。”

确定陈情已经下楼,余程程熟练的打开文件夹,批阅起了新鲜出炉的小说。

过了一会,俏脸生寒。

病厄体质,久病成医?

这个新出的女角色,怎么那么像那个腹黑的家伙。

一想到陈情可能是故意写给她看的,顿时银牙欲碎:

好你个陈情,花心还花的这么明目张胆,你还想让我主动接受,让你享齐人之福吗?

楼上的温度在下降,楼下的气温却在上升。

刚刚下楼的陈情,看着余沧海已经摆好碗筷,炒好的菜拿碗扣着,就等他们忙完下楼。

正想问他刚才那眼是什么意思,余大师却又撇了他一眼道:“菜我已经炒好了,汤还是凉的,你热一下。”

‘汤?’

轻车熟路的走进余家厨房,看到一口小锅,盛了半锅汤......

羊汤.......

过了片刻,一头热汗的陈情捧着盛在盆里的羊汤走了过来,厚着脸皮笑道:“余叔辛苦了,一大早就出去买了羊汤。”

余沧海摸出半瓶酒,给陈情和自己各倒了一小杯,冷冷道:“喝。”

陈情连忙端过,一口饮尽。

一杯下肚,余沧海脸上有了红润,阴阳怪气道:“程程说你花心,我还以为是误会。一大早就带着小姑娘吃饭,怎么着,你昨夜当新郎了,急着喝羊汤进补吗?”

陈情连忙摆出一副诚恳道:“这是误会啊,余叔,昨天同学聚会喝多了,也不知道怎么的居然是一个女同学送我回家,估计天色太晚我老娘怕不安全,就留下了人家,人家送我回来,我总要请个早饭道个谢不是吗?”

看到余沧海脸色稍有缓和,接着道:“你想啊,我妈天天在家,我真想做点啥,哪会带回家啊。”

余大师见缝插针,刺向陈情:“这么说,你在外面发生过什么了?”

眼瞅着这事越解释越黑,陈情便闭嘴不说,做懊恼郁闷有口难言状。

看着陈情的状态,余沧海倒是相信了他的说辞,长叹一口气道:“陈情啊,你余叔年轻时也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美男子。当年跟你余婶在一起时,有时候碰到漂亮姑娘送上门,也有那么几次没把持住,你婶子不知道为这生了多少气,一直到有了程程,我才收心。可你婶子生她前就被我气得身体不好,那时候条件差,没养过来,过了几年就走了。你可不能走我的老路。”

陈情瞠目结舌的听着余大师的光辉往事,叹道:“是,程程长得随您,余叔您的魅力现在也不减当年。”

一通马屁拍的余大师越发舒爽,又喝了一杯敞开着说道:“其实吧,大家都是男人,都难免有点妻妾成群,情人遍地的小念想。要说起来,几十年前咱男的不还有这待遇。”

陈情心道:那是余大师您,我这辈子连一个姑娘都还没亲过呢。不过表面还是点头称是。

坐直身子,余沧海盯着陈情道:“过去是过去,现在是现在。就算你小子真有花花肠子,也要给我收着,忍着,听到了没。”

陈情哪敢说不,连忙点头如捣蒜。

听着楼梯传来下楼的脚步声,余沧海也停下言语,陈情配和他把盖着饭菜的碗掀开摆好,随着一阵香气扑鼻,余程程来到卓前,这顿饭终于开吃了。

看得出来为了这顿饭老余家下了点血本。

红的是糖醋鱼,绿的是西蓝花炒虾仁,黑的是卤牛肉切片,白的是羊汤炖粉丝。

老余家书香世家,讲究的是食不言寝不语,陈情知道这规矩,刚才又被余沧海敲打了一番,就闷头专注干饭。

没想到余程程却破了家规,率先发难道:“爸,陈情现在写小说呢。”

“哦?”余大师双眼放光,当年他和陈情老爹陈建国也是小说爱好者,写了点东西投到报社,虽然大多数石沉大海,但偶有发表便乐得不行,听闻陈情子承父业,顿时老怀安慰道:

“写小说好,虽然吧,估计你小子是赶不上我和你爸,不过创作文字之美妙,倒真不是寻常可以比拟。”

陈情闻言趁机道:“那肯定比不了您两位,不过我投的是宝岛省,估计那里文脉断了,没想到还被签约。等稿费下来,我准备带老妈去做个深度体检,到时候余叔你也一起吧。”早在定下赚钱大计时,就已经决定届时带着老娘跟余沧海,一起去燕京做个全套体检,这次也就借着稿费的事和盘托出。

听着陈情居然有了稿费,老余家父女两齐是一惊,不过刚刚吹完就被打脸,何况人家赚了钱还惦记着自己身体,余沧海只能挽尊道:

“小陈说的是,宝岛那地方四面环海,地方还小,听说那日月潭还不如咱陆浑水库大,地不灵人自然也难称得上杰。你能在那边赚到钱,说明那边读者水平确实不咋地。”

余程程见老爸把话题扯歪,又拉了回来道:“爸,你们男人的小说,是不是都喜欢那些三妻四妾的,什么韦小宝,楚留香,各个是四处留情。”

‘咳咳。’两次刚才还交流过男人后宫情怀的一老一少,齐都呛住饭菜,咳了起来。小的看着老的,老的瞪了小的一眼,示意让他先上。

“确实有些读者喜欢这样的,不过郭靖,李寻欢不还是挺痴情的吗。”陈情赶忙拉来郭大侠和小李飞刀顶缸。

余程程狐疑的看着鬼鬼祟祟的两人,图穷匕见:“那你们写小说时,是不是也带着个人情感去创作?比如在书里把自己喜欢的人加进去什么的。”

“哪能呢,通俗小说都是迎合读者,最忌讳添加太多个人表达,那不是成了作者自嗨了。”陈情心虚的解释道。

看着余程程还是不信,碗筷一推,开口道:“余叔我吃饱了,我妈还饿着呢,我赶紧给他送饭去。”

这理由一说,余程程也不好意思发问,起身拿出饭盒,和陈情一起捡了些饭菜,暂且放他离去。

看到陈情遁去的身影,余大小姐暗道:“反正来日方长,我就不信你那么写,真的没一点点念想。”

侥幸逃脱的陈情,一路紧赶慢赶,到了新民商场,给老妈放下饭菜,又去楼上买了些标牌,找了家打印店,按照之前的谋划,给标牌分别贴上:议价区,平价区,处理区。

然后就又回转老娘的店铺,对着辛水萍道:“妈,你帮我把这些鞋分分类,最畅销摆在平价区这面墙,销量一般和断码的摆在处理区,模棱两可和进价昂贵的放在议价区。”

辛水萍虽然对儿子所谓的经营改革大计没抱什么期待,不过为了鼓励儿子,还是依言和陈情一起,重新布置了展示货架。

昨天在商场观察,陈情就发现了目前销售方面的弊端。

第一就是过多的讨价还价,让每次销售用时过长。

在店内只有老娘一人的前提下,试穿本就需要提供服务,议价侃价的时长就显得过于奢侈。老娘店内很多顾客流失,就是源自忙不过来。

所以平价区和促销区,用固定的价格,就可以减少绝大多数的议价过程。

而促销区,采用薄利多销的定价模式,还能进一步提升客流,并且顾客一旦觉得你店里价格水分较小,连带的也会提升对其它两个区域的观感。

其实商业模式并不复杂,即便在2002年,上档次的商场和品牌专卖店都已经采用了类似策略。但是在新民商场这种相对落户的销售地点,这种模式确实是降维打击。

何况陈情除了这招,还有两招未用。

辛水萍这边的动静,立刻招来附近几家店铺的注意。

“水萍。忙啥呢这是?”第一个前来刺探军情的,是在斜对面同样销售女鞋的姚月娥,经营方式向来以心狠手辣著称,仗着自己酷似农妇的忠厚相,曾经把一双进价20块的皮革鞋,以真皮的价格卖到了260块。

“儿子说我的经营理念落后,所以帮我改革一下。还别说,整的还挺像那回事。”看着心怀不轨的姚月娥,辛水萍那会在敌人面前露怯,把儿子一顿吹捧。

“真好啊,这就是情情吧,之前老听你妈说自家儿子又帅又聪明,现在看还真没说错。”姚月娥皮笑肉不笑的称赞道,站了一会也没看出什么名堂,就告辞离开。

她刚一走,邻居郝意也凑了过来:“萍姐,那泼妇过来干啥?又找你麻烦?”

以前姚月娥因为嫉妒辛水萍生意好,曾经过来闹过,说她抢了自家客户。

看见好友过来关怀,辛水萍略感暖心的对着郝意答道:“这倒没有,她就是见情情帮我改变店铺陈设,所以好奇过来问问。”

郝意这才发现辛水萍三面陈列墙上挂上的标识:“这样能行吗?看起来怎么怪怪的。”

辛水萍终究还是有些见识,想了想,说:“有点像专卖店的做法。”

郝意继续道:“萍姐你先试试,要是真行,让你家陈情也帮我搞一下。”

就在他们寒暄之时,那边姚月娥也回了自家店铺。

“怎么样?辛水萍那边在折腾什么呢?”急着发问的是张新勇,他和陈情老娘在一个地方进货,同质化严重,所以算是直接竞争对手。

“瞎胡闹呗,我看水萍也是生意不行了,所以才任由她儿子乱来,能有起色才怪。”

“就是,娥姐,勇哥你们就别担心了。咱们卖东西靠的是嘴上的功夫,想靠着随便改改陈设,就能让生意有起色,简直是痴人说梦。”安慰二人的刘水仙,靠着几分姿色号称新民商场一枝花,她主卖男鞋,自然对辛水萍这边不怎么在意,不过与二人互相为邻,唇齿相依,反正嘴上说点好话也不值钱,倒是乐得拱火看个热闹。

看着自家的动静,引来这么多关注,辛水萍也有点慌了起来,望着根据自己提供的鞋品销量数据,仍在优化货架摆设的陈情道:“儿子,你这真行吗?”

陈情将手中的鞋子放下,对着老娘一个自信微笑道:“放心吧老妈,这招不行儿子还有其它招数,保证不会让你在商场丢面子。”

看着儿子的神情,辛水萍好歹是恢复了些信心,等到调整完毕,才刚刚中午一点,店里第一波客人终于进来了。

不过这次来的是熟人。

居然是早上刚刚分开的李菲儿,她还带了两个同龄女伴。

一下午未见,李菲儿身上也有了改变,改化淡妆不说,还穿了一身修身款的名牌运动服,虽然还是热辣撩人,但是从时髦范化身成青春范。

腆着自己饱满的胸膛先对陈情用她的小梨涡嫣然一笑,然后对着辛水萍道:“阿姨,我和朋友们想买鞋,您这有什么推荐的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