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大隐隐于市 高手在民间!

  • 都市之自学成才
  • 年夜里的怪兽
  • 2917字
  • 2022-05-29 08:29:45

星期天的早上,初一早早的洗了淑,然后叫赵正刚和项天笑起床,

赵正刚揉着脑袋,迷迷糊糊的就下了地,走进了卫生间,

项天笑则是赖在床上,任凭初一怎么叫就是不动,

初一看项天笑的这个样子,一笑,说了句,

“好!这是你比我出绝招的!”

说着,初一拿起了手机,打开了录音功能,调出了一段音频文件播放着,

只见初一调出文件以后,手机传来了这样的声音,

“小崽子起床了!起床了!再不起来太阳晒屁股了!起床,小兔崽子你要再不起窗,你老娘我踢死你个小崽子..............”

接下来的声音都带脏话了,不能播,不能播……

初一放出的就是自己老娘,叫自己起床时候的录音,跟这段录音比起来,污言秽语什么的兼职弱爆了!骂声不绝于耳!

项天笑在一阵骂声中起了床,一脸不服气的说,

“你怎么还带叫外援的呢?”

初一笑了笑,对项天笑说,

“我母后,也叫外援?这是我最强的一招了,简称支援兵!”

项天笑揉了揉凌乱的头发,对初一说,

“你老娘真厉害,五分钟都不重样,这要是放到学校的广播里,叫起床的话....................”

项天笑说到这,没有再说下去,坐在床上打了个冷战,随后麻利的下了床,走进了卫生间,

洗过脸以后,三人穿戴整齐,拿上包好的小五,走出了校园,

项天笑打了个车,带着两人往燕京郊外的方向出发,

到了地方,初一下了车,在项天笑的带领下又走了十几分钟,到了目的地,

初一抬头望去,只见这地方也没有什么铁匠铺,就问项天笑,

“你说的大师在哪呢?”

项天笑指了指三人面前的四合院,高深的说,

“你们听说过一句话吗?大隐隐于市,高手在民间!”

初一白了他一眼,

“什么乱七八糟的!”

说笑着,项天笑走到了四合院的门前,伸手用门环巧了三下门,

很快门开了,开门的是一个年轻人,

只见这年轻人高高的身材,皮肤黝黑,唯一不足的地方就是瘦,太瘦了,感觉一阵风就能把他吹倒一样,

而那年轻人见门外是三个比自己小不了两岁的学生,不由得眉头一皱,开口说,

“你们找谁?这里可不是景点,要拍照到别的地方去!”

这人以为三人是来旅游照相的,所以头都没怎么抬,

反观项天笑,很有礼貌的对面前的年轻人说,

“我们是来找王老爷子的!麻烦你转告他老人家一下,我姓项!”

那黑脸年轻人听了项天笑的话,抬头看了项天笑一眼,没说什么,走进了院子内,

三人又等了一会,那年轻人又出来了,语气客气了不少,

“你好!我爷爷请你们进去!”

说着,带着三人走进了院子,自顾地在前面带路,

三人一路往里走,只见这院子很大,在一旁还种着一些蔬菜,黄瓜,西红柿,豆角什么的,

一路往里走,又走进了一个小院子,这小院子里种的东西五花八门,很多三人都不认识,

又走进了一间院子,只见这里房檐下的葡萄架上,坐着一个老人,

ps:在这里解释一下啊,不是什么一间又一间院子,不是语病,而是四合院的称呼,这种叫三进的院子,没看过的同学可以听一听郭老师的评书,里面有讲过!

黑脸年轻人轻轻的走过去,对老人说,

“爷爷,人我给您带进来了!”

老人也是干瘦的体格,躺在摇椅上眼都没睁,开口说,

“你小子来了?”

项天笑恭敬地回答,

“王爷爷,晚辈来看您了!”

躺在椅子上的老者又淡淡的说,

“我呸,你来燕京两年了,一共来看过几次你王爷爷我啊?”

项天笑听了老头的话,尴尬的笑了笑,开口道,

“爷爷!您看,我这不是忙吗?”

“找借口!!”

老者忽然睁开了眼睛,对着项天笑怒吼,这一怒吼,发出的气势完全不像个老头,到向是一头刚睡醒的狮子,

只见项天笑脸色一变,飞快的认错,

“王爷爷!我错了!”

听了这话,老头的脸色这才有了笑容,

“呵呵呵!你这小子,认错的态度倒是还可以!怎么样?你爷爷那老不死的还好吗?”

项天笑听了这话,脸上也有了笑意,低头恭敬的对老者说,

“我爷爷时长念叨您呢!”

老者也笑了笑,对项天笑说,

“老不死的念叨我什么啊?”

项天笑的脸上终于出现了玩世不恭,

“他老人家说,老王那个老不要脸的还活着呢!我怎么能死呢!天都不会收我!!”

说着,又把左手指向了天,

坐在椅子上的老者,忽然伸出手,在项天笑的脑袋上打了一巴掌,笑骂道,

“你这小子,还真是不吃亏!别你为你爷爷我看不出来!”

项天笑也委屈的说,

“您还不知道他吗?真是他说的,连手势都一样!”

老者嘿嘿的笑了,对项天笑说,

“倒也是,这话到真像是你爷爷说的,要是你的话,肯定会比你爷爷说的话更长!”

而听到这的初一心想,

“老爷子也是真有趣,要是骚白的话一定会说,我想活着,天都拦不住我云云!”

想到这,不由得小声的笑了出来,

这一笑,老者皱了皱眉,对项天笑说,

“你后面这两个人是?”

项天笑慌忙解释道

“爷爷,这是我两个学弟!特地跟我来看您的!”

老者一脸的不情愿,对项天笑,

“好了,我这不欢迎生人,有什么事赶紧说,下次要来你自己来就行!”

项天笑见老头有些生气,急忙说,

“别啊!爷爷,这次来,就是我这个学弟有事找您!”

说着指了指初一,老头转过头看了一眼初一,淡淡的说,

“他找我能有什么事!一个连功夫都不会的小子!”

项天笑听了老头的话,笑了笑说,

“爷爷,这下您可看走眼了,我这个学弟可是也有两下子呢?”

老头又转过头,仔细的看了一眼初一,看了一会,又说,

“你小子还骗我,信不信我抽你,这分明就是个普通人吗!”

项天笑给了初一一个眼神,初一点头,走上前去,开口说,

“普通人年初一!见过王老爷子!”

老头见初一恭敬的样子,疑惑的伸出手,在初一身上拍了拍,又疑惑的说,

“身体是不错,可是还是没看出来什么啊?哪个门派的特征也没有啊?”

初一听到这,没管什么礼节,而是握住了老头的手说,

“老爷子!晚辈失礼了!”

这一接触初一的手,老头发现了什么,眼光一亮,

“练剑的?”

初一点头,老头接着又问,

“师傅是谁?”

初一摇头,老头又是一阵疑惑

“没有师傅!还是师傅不让说啊?”

初一开口回答,

“老爷子,晚辈就没拜过师傅,从小因为爱好自学的!”

这话一出,老头瞬间咳嗽了两声,

“什么..咳咳...自学的?”

旋即又摇了摇头,

“不可能,看你手上的功夫,完全不在小项子之下了,没人指导,你是怎么走到今天这一步的!”

初一腼腆的一笑,回答老头,

“晚辈自学成才!”

此话一出,老头从椅子上站起来,绕着初一走了两圈,自言自语

“还真是看不出任何的影子!难道真是自学的?”

转了两圈以后,老头忽然对初一说,

“光说不练假把式,给我比划两下!”

初一笑了笑,把背后的小五拿下来,解开包装,

在手里随便的玩了几圈,老头看见了小五,眼睛又亮了,开口说,

“停!把你手中的家伙给我看看!”

初一恭敬的双手奉上,老者接过,看了起来,

慢慢的摸过了剑身,赞叹道,

“好剑!”

随后把剑仍给初一,向着左边指了指,说了句,

“去!给我把那边的栅栏砍了!”

初一顺着手指的防线看过去,不远的地方有这一块铁栅栏,

初一走过去,左手反手拿着小五,嘴里轻声念叨,

“输出剑法,输出!”

一剑就砍在了那栅栏上,“唰”一道剑光略过,栅栏齐齐的断了,

老头看见这一幕,嘴里喃喃道

“真没骗我,我实芯的铁栅栏,一剑就断了!”

初一也发现了栅栏式实芯的事,不由得摇了摇头,走回到老头的身边说,

“老爷子,你这栅栏卖废铁都得好多钱呢,晚辈可赔不起!”

老头深深的看了一眼初一,淡淡的开口,

“好吧!算你小子通过试炼了,找我什么事你可以说了!”

初一听了老头的话,也很高兴,开口就说,

“老爷子,晚辈想打造一把长剑,大约在一米二左右...................”

初一说了自己的要求,听了初一的话以后,老头淡淡的问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