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高速公路激战

  • 都市之自学成才
  • 年夜里的怪兽
  • 2949字
  • 2022-03-14 14:50:35

初一回到了家,又玩了一会初一的父母就回来了,进了客厅的年母问了一句

“你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

初一一边打着游戏一边说,

“今天我请假了,有点事!”

年母刚要发怒,就被一旁的年父,拽了一下,年父说道

“儿子大了,有什么事让他自己解决!”

随后年母拎着菜就去了厨房,

吃过饭后,初一回了自己的房间,躺在了床上,躺下之后,开始胡思乱想,想着想着,突然想起郎通,总感觉有什么不对,

想了半天,想了起来,嘴里嘀咕了起来,

“我靠!他手里有人质!”

随后起身就开始穿衣服,把剑从床底下翻出来,匕首在腿上绑好,就走出了房门,看到初一出门年母还问呢

“这么晚还出去啊!”

初一急匆匆的就跑出了家门,

而这边的陈可娇,到家以后看着苏佩瑶吃起了饺子,也一下就想起了苏佩瑶说的赵洋的事,想到这里也急匆匆的出了门,

这时,初一在马路上飞奔着,一路朝金樽的方向赶去,到了金樽一看,此时店里一个人都没有,已经人去楼空,店都已经关门了

这时从身后突然传来了摩托车的声音,初一回头一看,正是陈可娇骑着那辆事故摩托来了,

原来啊,这陈可娇,先是回了警察局,从刘队的桌子里,把刘队的枪偷了出来,才赶来金樽,所以和初一差不多时间,

陈可娇此时看着背着一把剑的初一,明显一愣,张口问道,

“你怎么上这来了?还有你背上的那是什么玩意?”

初一连忙向陈可娇走了过去,跨上陈可娇的摩托,把陈可娇往后一挤,陈可娇就到了后座,初一做完这一切才说,

“没时间了!路上说!”

发动摩托,窜了出去,身后的陈可娇才喊道

“你还骑上瘾了!”

路上,两人交流着,为什么来金樽,都说了一遍,陈可娇才问初一

“那我们现在是要去哪啊?”

“东皇一号!”

初一大声的喊着,没办法摩托车快速行驶中要是不大声说话,根本听不见,

两人骑着摩托到了东皇一号小区,进入小区的时候,保安还拦着俩人不让进,这回有了陈可娇,就不用那么麻烦了,直接连摩托都骑了进去,

一直到3号别墅门口,两人停下,

此时别墅里,朗通正在给周晴疯狂的打电话,周晴连一次都没接,气的郎通在客厅里,直接就把别墅里的电话摔的稀烂,

可是没办法,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只能走到赵洋的身边从他兜里翻出了手机,给周晴发着短信,

“周晴,我是郎通,现在我在家里,我求...............................................”

而赵洋呢,完全没有理会郎通的动作,在一边一脸享受的吸着什么,脸上带着满足的微笑,

而这时在酒店里的周晴,拿着手机看了一眼短信,看完以后打了个电话,

“喂?皮衣男吗?收拾收拾,准备出发!”

这时,别墅的门口,两人已经做好准备,想要进去看看了,而陈可娇则是对着初一说

“你瞎惨和什么?”

初一在一边连忙说了一句,

“我怕你闪现撞墙!”

但是现在正是紧张时刻,陈可娇也没搭理初一,只见初一像箭一样的飞奔出去,越过栅栏,转眼就到了别墅旁边,身体贴着墙向上爬行着,

而看了初一动作的陈可娇,暗暗一点头,也越过了栅栏,向着别墅门口走去,到了别墅门口,向着门就是一脚,们发出“通”的一声响,

而在大厅里的郎通听见这一声响,赶紧抄起了一旁的老式双筒猎枪,一把提起已经吸的身体无力的赵洋,把枪抵在赵洋的脑袋上,警惕的看着门口,

门几下就被陈可娇踹开了,陈可娇举着手枪,冲进了门,进门就看见郎通躲在赵洋的身后,满脸警惕的看着她,陈可娇大喊

“警察!放下枪!双手抱头!”

可是此时郎通哪能听话,他有赵洋当掩体,把手里的双管猎枪朝这陈可娇一指,就要开枪,

就在这时,早已经从楼上窗户进来的初一,在楼道上已经等候多时,就在郎通把枪从赵洋脑袋上挪开的时候,

初一从楼上跳了下来,手中短剑直接砍在了郎通的手臂上,郎通一声惨叫,竟然也没有丢掉枪,而是枪口偏移对着地面开了一枪,

郎通此时很机灵的看着背后的初一,没有往回缩,而是故技重施,把赵洋往前一推,赵洋向着陈可娇就冲了过去,而郎通也是藏在照样身后向前冲着,

这时初一上前就要再给郎通来一匕首,郎通换了个手持猎枪,向后一举,对着初一就是一枪,

初一见郎通举起枪,顺势就往旁边一闪,“砰”的一声子弹打中了墙上的电视,电视发出刺啦刺啦的声音

这时,赵洋已经冲到了陈可娇的身边,陈可娇一把推开,而郎通直接就越过陈可娇向门外跑了出去,

陈可娇反应也不慢,举枪就对郎通的背影,扣动了扳机

一个呼吸过后,没有发出任何声音,这时路过陈可娇身边的初一说了一句

“就不该相信你!”

随后也跑出了别墅大门,陈可娇也转身要追,就听见已经跑远的初一喊了一声,

“别追过来了,留下看住赵洋!”

陈可娇回头看了眼赵洋,生气的走过去踹了一脚不省人事的赵洋,

随后在一边看住了,为什么要看着赵洋呢,因为现在赵洋这状态,已经吸过量了,很有可能有生命危险。

这时两人已经跑了很远,郎通一边跑还一边装子弹,由于现在跑动中也装不上,急的郎通满头大汗,

这时初一一看这情况也不着急了,初一倒是想看看郎通到底要跑去哪?所以一直在郎通身后不远不近的跟着,

跑了大概半个小时,郎通跑到了告诉公路上,终于停下不跑了,而是站在马路上装好子弹回过身来对着初一举起了枪,

“砰”的开了一枪,初一在后面向后一弯腰,滑着躲过了子弹,又站起身向着郎通继续跑了过来,

郎通见对面的人,也不像警察,身后还背着一个棒球棍的袋子,便开口说道

“兄弟!你被追了,放我走吧!我可以给你很多钱的!”

初一也停下了动作,没有继续跑,而是说了一句

“不是钱的事!”

郎通有些迷惑,但是还是说道,

“我们有什么仇吗?”

“锤子哥!你忘了,你要收拾的一名学生?”

初一开口回答,而听了初一的话后郎通开口就说

“你是年初一?”

“没错是我!”

初一回答,郎通又想了想,开口说

“兄弟,你放我一条生路,我把钱都给你!咱们俩本来也没有多大仇,你看是不是.................”

没等说完初一就打断郎通的话

“本来是没多大的事,但是自从你说要拿我父母做文章的时候,这个仇就结大了!”

突然初一听到后面有车声传来,这时面前的郎通突然举起枪,对着初一就开了一枪,此时身后有车,初一只能向一边躲去,

初一站定,就听见身旁玻璃碎裂的声音,车停下,车上下来两个人,

初一定睛一看,这两人竟然是皮衣男,和周晴,

两人下车以后,看向对面的郎通,周晴开口说了一句

“行啊!郎通,小看你了,竟然能找到我?”

郎通看着周晴,对着周晴说了一句

“不是找到了你,而是找到了车,这车上一直有定位器!”

而这时皮衣男看见了一旁的初一,掏出十手,戒备的看向了初一,初一移动,皮衣男也跟着动,

很快在初一巨大的压力下,皮衣男忍不住,率先出手,两人战到一起,

而郎通这时已经吧双管猎枪,重新装好子弹,架着枪,向着周晴走了过去,把枪指在周晴头上,说了句

“是你逼我的,带我一起走!等回到总部我们在算账!”

周晴看着拿枪对着自己的郎通,竟然调侃道

“郎通?咱们好歹也做过夫妻,你就这样对我吗?”

“少废...................啊!!!”

郎通刚打断周晴的话,只见周晴不知道,从哪抽出一柄短剑,一下就砍在了,郎通的手上,只见一只手腾空而起,随后掉在地上

周晴开口,

“狗就要有狗的样子,想反咬主人的狗,就该去死!”

说着手中短剑向着郎通就捅了过去,这时在一边一直和皮衣男打都的初一见状,对着皮衣男故技重施

“输出剑法序章六十九!”

从皮衣男的头顶飞过,皮衣男和上次一样,一只十手挡住进攻,在头都不回向背后一刺,

但是这回初一没有像上次一样,而是双剑分开,匕首对着十手一刺,发出“叮”的一声

随后初一手持长剑,向着周晴的方向飘了过去,在周晴短剑快要捅在郎通身上的时候,手中长剑挡住了周晴的攻击

只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