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真正的生意
  • 都市之自学成才
  • 年夜里的怪兽
  • 2371字
  • 2022-05-28 19:07:51

一路来到了学校门口,看着学校大门,嘟囔了一句,

“又开始了无聊的一天!”

随后走进了学校大门.............

而就在此时宾馆内,周晴还没起床,枕边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周晴睁开了眼睛,拿起枕边的手机。接起电话懒洋洋的说

“喂?谁啊?”

电话那边传来了皮衣男的声音,

“小姐,我是皮忆楠,您上次吩咐我查的事,我没查到,最近没有赵姓的人,和郎通发生过矛盾,皮忆楠办事不利,有小姐责罚!”

一副没睡醒样子的周晴懒洋洋的说了句,

“好了,我知道了!你不用自责,以后朗通的事我们不用再管了!”

说完就挂断了电话,随后坐起身来,修长的腿上盖着被子,靠在床头,又拨打了个电话,电话接通以后,周晴说

“郎通吗?”

“是我!”

电话那边传来了郎通居高临下的语气,周晴皱了皱眉接着说

“郎通,我告诉你,不要以平等的口气跟我对话!”

“凭什么,我们已经离婚了!”

周晴想了一下,没有生气,继续跟郎通说

“郎通,我告诉你,你自己想想最近什么时候得罪了姓赵的大人物,想不出来的话,你的好日子就要到头了!”

“还有总部要的人,你抓紧办,不然不用我说,你就会倒霉的!”

“你少命令老子,老子对总部忠心耿耿,不用你来教我做事”

郎通愤怒的说着,听了朗通的话,周晴咬了一下牙,恶狠狠的说

“你好自为之!”

周晴说完,又挂了电话,没有给郎通继续说话的机会,挂了电话以后,周晴翻了个白眼,嘴一张说了两个字

“傻x!”

说完,身体往下一滑,盖好被子继续睡觉!

而这时,金樽办公室里的里的郎通,看着手里被周晴挂断的手机,愤怒的大骂,

“臭婊子!老子早晚有一天要爬到你上面,把你狠狠的踩在脚下!”

骂完拿起自己的手机,打起了电话,电话接通以后张嘴就骂,

“喂,你他么的事情办得怎么样了,不要让老子挨个给你们打电话,有人赶紧上报给我!”

接连打了几个电话,都是这样的一套说辞,随后郎通阴着一张脸,坐在办公室里等了起来,

三十几分钟的时间过去,金樽办公室里,陆陆续续的来了几人,苏佩瑶赫然在内,

几人进了办公室以后,都等着郎通开口,而郎通此时翘着而两郎腿,手指在面前的一张老板台上一下,一下的敲着,闭着眼睛一副闭目养神的模样,

抻了几人一会,郎通才淡淡开口

“都报上来吧!报不上来的!哼哼!”

郎通冷笑了两声,这是一个人站了起来,对郎通道

“大哥,我这两个月一共发展两个交不出钱的,这是详细资料!”

说着把手里的拿的两张纸恭敬地放在郎通面前的老板台上,剩下的几人纷纷效仿第一个说话的人,只不过有三个个的,有一个的。

慢慢的到了苏佩瑶这,苏佩瑶缓步走上前去开口说

“大哥,我一个都没有!”

郎通一下张开了眼睛,拍了一下桌子,大声喊

“你为什么一个都没有?”

“大哥!你知道的,我的人前段时间都被老四抢走了,而老四.................”

苏佩瑶回着郎通的话,一边装着不敢看郎通的模样般的低下了头,那模样要多乖巧有多乖巧,

而郎通看见了苏佩瑶的的样子,气也消了不少,淡淡的说了句,

“你们都下去吧!”

今人听话的往出走,就在这时郎通又说了句,

“瑶瑶留下!”

苏佩瑶,又一脸蒙圈的往回走,走到了郎通面前,郎通对瑶瑶说

“瑶瑶啊!一会跟大哥走,大哥带你去干真正的买卖!”

苏佩瑶听了,心里默默地开心了起来,他终于能看到郎通的真实面目了,而嘴上说着

“大哥,我何德何能...................”

没等说完就被郎通打断了

“让你去你就去!大哥看好你!另外也是最近皮衣男那个蠢猪不知道跑哪去了,我身边缺个助手,就你跟着吧!”

苏佩瑶应了声,就出了办公室,到了办公室外给初一发了条微信

“郎通要带我去干真正的生意了!”

初一此时,正在趴桌子上睡觉,手机调成静音了,没有看到,

苏佩瑶等了一会,看没有回应,于是跟着收拾好的郎通一起出了金樽的大门,

出了门,走到了郎通的座驾面前,一辆外表看起来不起眼的辉腾面前,郎通把车钥匙递给了苏佩瑶,问了一句,

“会开车吗?”

“会!”

在得到苏佩瑶肯定的回答后郎通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后走上了车的后座,

苏佩瑶坐在了驾驶座上,发动了车,在郎通的吩咐下,开车出发了,

很长一段时间,车开到了一间居民楼下,车停了,两人走下了车,在郎通的带领下,走到了一户人家前,

咚咚咚咚咚,郎通大力的敲了起了面前的房门,过了一会门开了,露出一个女人的脸

“请问,你找谁?”

郎通理都没理面前的女人,拉开了门,就往屋子里面进,门口的女人有力的拉着门,阻止郎通的动作,

但是终究还是郎通的力气大,把门拉开了,话都没说走了进去,身后的苏佩瑶,也紧跟着走了进去,

留下开门的女人在后面大声的喊着

“你们是谁啊?为什么闯进我的家?”

郎通两人走进了房间内,看着屋子里的椅子上,坐着一个看起来年纪不大的男孩,郎通慢慢走了过去,开口道

“你就是赵洋?”

那还听见有人叫他,转过了头,苏佩瑶只看见面前的男孩十六七岁的模样,但是脸色撒白,眼睛上的黑眼圈黑得吓人,并且瘦的皮包骨头,还在留着虚汗,着实给了苏佩瑶不小的冲击,

郎通看着面前的男孩面不改色的说

“赵洋!我是来拿钱的,赶紧把钱给我!不然!......”

郎通没往下说,此时就听刚才开门的女人说

“我们家,没有钱!”

郎通还是没理女人,对着面前的少年说,

“不给钱的话也可以,我这里有一份合同,你签了,不仅能还上钱,还能吸到货,怎么样考虑考虑!”

这时面前的男孩,身体颤抖着,激动地看了郎通一眼,开口说

“好!我签!”

身后的女人见状,连忙冲上来想要制止自己的儿子,刚冲上来,就被郎通薅着头发,给扔到了一边,

然后郎通从苏佩瑶拿的包里,抽出了一张纸,递给了面前的男孩,男孩看也没看,接过郎通手里的笔,在上面签了字,

一旁摔倒在地的女人哭嚎着,阻止自己的儿子,但是为时已晚,

郎通说了句走,男孩起身跟着郎通就走了,快走出房门的时候,身后的女人又来拽着自己儿子的胳膊,来阻止自己的儿子,

可是男孩瘦弱的身子,不知从哪来的力气,一把推开了母亲,嘴里还说着,、

“不要妨碍我!我他吗.................不用你管!”

一边说着脏话,一边跟着郎通下了楼,坐上车,苏佩瑶开车向着金樽出发了,

只留下中年的母亲不停的哭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