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我和我的冤种老大

  • 都市之自学成才
  • 年夜里的怪兽
  • 2407字
  • 2022-02-11 19:18:08

转眼来到晚自习,初一站在讲台上,一字一句的念,

“检讨!我叫年初一,今年十七岁!”

说完了开头的自我介绍,初一便放飞了自我……

“大家都知道,哥们现在是身材一流,长相姣好!爱好有很多!讨厌的也不少,身高不算太高,但是胜在人品好…………”

看见初一的表现,旁边李成杰实在看不下去了,轻踢了一脚初一的屁股,开口喝道:“给我说重点!”

“哦哦哦,好!”初一随口答应,伸手揉了揉屁股,又抹了一把脸……一副悲痛的表情就出现在了脸上。

旋即又清了清嗓子,声音变的低沉且性感,以一副饱经沧桑的语气开口念道:“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不该逃课!不该去网吧!不该逃课去网吧!更不应该在老大的汇报课上逃课去网吧!更更……”

这一顿废话下来,差不多凑了快五百的字数,给同学们都要听睡着了。

良久,台上的初一终于接近了尾声……

“检讨人,年初一,检讨完了,整好500字!”

“检讨”完的初一,根本不停留,一溜烟的向座位走去。

李成杰很鸡贼,在初一路过他身边的时候,一把抢过了初一手里的“检讨书”

只看了一眼,李成杰瞬间就被气炸了。

这张废纸上,从一到五百标好了字数,一个不多,一个不少。

更可气的是,检讨书的上方,《我和我的冤种老大!!!》

赫然出现在纸上,并且用红笔反复勾勒过,整篇字,就这几个字写的能看出是字样。

愤怒的李成杰很想踢初一一脚泄泄愤。

可这一回头才发现,初一早已偷溜出了教室。

眼见已经追不上,李成杰在下面同学都看不到的角度,偷偷笑了一下,才对班上的众人道:“这臭小子!回来我踢死他!”

一天的的时间就这么过去,直快要放学的时候,李成杰也没有真的拿初一怎么样。

转眼到了放学的时间,下课铃一响,初一就窜出了教室,速度犹如疯狗……

到了操场上,身后才有一名男生跟了上来,拍了一下初一的肩膀,亲切道:“诶!年大坑!一会回家撸两把啊?”

初一见了来人,一把搂住男生的脖子向着校外走去,边走边道:“老裴!不是跟你吹,哥们的贾克斯可老猛了,一会带你飞…………”

初一的家,住在吉连市中心的一个小区里,房子不算太大,刨去公摊,只有九十九平方米。

说是不大,但是也不算小,房子里该有的都用,各种家具一应俱全。

其实,初一家的条件,是有能力住更好的房子的,初一曾经也问过老爹这个问题,但按照初一老爸的说法是……

“咱家算上你爷你奶,一共才五口人!更何况二老还不愿意住在市里!房子够住就行呗!”

到了家,吃过饭后,约上老裴开始玩起了英雄联盟。

一盘一盘又一盘……

但是,胜利的画面一次都没有在初一的屏幕上出现过。

气的老裴在耳机里阴阳怪气的嘲讽初一:“说好的贾克斯贼猛呢?把把被杀穿!我可真是带不动你,上路就是就是栓条狗……”

初一根本就没听见老裴说什么,耳机早就摘了,放在一旁,留下老裴在耳机里自言自语……

“怎么还不来?”初一在心里想道,

果然,刚想完,门外就想起了一阵敲门声,没等初一说什么,一个女人就推门走了进来

来人正是初一的母亲,约么三十五六的年纪,皮肤倒是很好,可以看出,岁月在她身上并没有留下什么伤害。

自己的母亲是位美女,这个初一清清楚楚的知道。

但是,初一更知道的是,自己母亲美丽的外表下,隐藏着一颗如同母暴龙的心。

“小兔崽子,都几点了,你还不睡觉!明天早上起不来,看你老娘我怎么收拾你!”

“母后!那个!明天可是星期六!”

初一可怜巴巴的看着自己的母亲,希望能多玩一会。

但年母哪吃他这套,当即脸色就阴沉了下来,冷声道:“这么说,你是不准备给老娘这个面子了?”

见到母亲要发飙,初一一句话都没敢说,关了电脑,躺在床上,被子一盖,睡觉!

初一在醒来的时候,天都还没亮,学生通病吗,上学起不来,休息特精神,但像初一起的这么早的还是不多见。

初一起床以后,穿好衣服,在床底摸了半天,拿出一个袋子背在身后,悄悄的走出了家门。

到了街上,初一先是活动了一下手脚,随后一阵风一样的向着小区的东方跑去。

一路穿大街过小巷,跑了得有足足十公里,中途没有任何停留。

到了目的地以后,一条小河出现在初一眼前,初一走到河边,呼吸了两口新鲜空气。

旋即,打开了身后用来装棒球棍的袋子,从里面拿出了两把剑。

没错,就是剑,只不过是用木头做成的剑。

拿出这两把剑后,初一就在河边开始比比划划的练了起来,时而快,时而慢,毫无章法可寻。

直到练得满头大汗才停了下来,收拾好东西,又向着家的方向跑去。

这样的锻炼,初一已经坚持了十几年,从上了小学开始,一直到现在。

这么锻炼不为了别的,因为初一相信一句话,“机会,永远只留给有准备的人!”

一路风驰电掣的回到了家,这一推门,初一就看见了一个自己最不想看见的人。

这男人身材高大,非常魁梧,但是看长相的画话就一般了,值得一提的只有眼睛。

这双眼睛不大,但是炯炯有神,让人一看就有一种,“这家伙不好惹”的错觉。

当然,初一却知道,自己的老爹因为这双眼睛,经常“眼冒贼光”再加上名字里有个辉字,被经常来家里的叔叔伯伯叫做“大灰狼!”

这人当然就是初一的父亲,年家家主年朝辉先生了。

而要问为什么连自己亲爹都不愿意看见,那初一只能说:“因为,哥们身后背的木头,是偷我爹的!”

都说儿子偷老子不算偷,但那也得分情况。

两块上好的海南黄瓜梨,对年父这种手串爱好者来说,那不是木头,是命!

更何况初一进门时候,棒球袋还没有整理好。

只一眼年父就看见了初一身后的木头,当即惨叫一声:“我的黄花梨!”

那模样,估计初一出了什么事,年父的表现也不过如此了。

“臭小子,老子今天非打死你!”

说着,一双大手已经向着初一抓来……

父慈子孝,典型的父慈子孝。

年父的身手可不是盖的,据说年轻时曾拜在高人门下练过,当然,这是年父自己的说法。

不过,就冲他大开大合的身手,一时间也打的初一手忙脚乱。

但初一经过短暂得慌乱之后,灵活的绕过了自己的老爹,在客厅里左闪又躲。

不一会,客厅就被父子二人弄的乱七八糟。

正赶上这时候,年母端着菜从厨房里出来,一见这场面,脸色瞬间犹晴转多云再转阴,对着父子二人喊道:“看看你们爷俩!把家造成什么样了!赶紧给我收拾好!收拾不好没有饭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