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章 输出剑法刀砸脸
  • 都市之自学成才
  • 年夜里的怪兽
  • 2554字
  • 2022-06-13 13:54:45

死死地搂住了胸前装文件的包,大喊大叫道,

“是谁派你们来的?”

“嗨!小妞,你管那么多干什么,只要你把东西乖乖交出来,哥哥们就放你一马!我们只求财,不求色!”

那男子以一副调笑的口吻对陈可娇说出这番话,

而初一能看的出来,面前的人话说的虽然花花,但是身上是带着功夫的,

画面一转,此时,陈渡边正在对着电话以一副讨好的语气对着电话道,

“晴子小姐吗!这次你可要好好奖励我!嘿嘿嘿!文件马上就是咱们的啦!”

陈渡边口沫横飞,眉飞色舞的炫耀自己的成果,

而令他万万没想到的是,电话那边的周晴,武器突然变了,

“陈渡边,你是脑子有什么问题吗?你不知道这样做回打草惊蛇吗?那个初一连我都解决不了!你派去的人能有什么用?”

“不不不,晴子小姐,那个小子我看过,就是一普通人!”

“普通人?陈渡边!我周山晴子告诉你!你马上就要倒霉了!记住,别说你认识我!如果你说了的话,你知道后果的!”

周晴发出了威胁,陈渡边也知道,

因为那一晚,陈渡边除了在温柔乡里度过一夜之外,他还知道了周晴的一个秘密,

这个秘密就是有关异能的事,这才让陈渡边对周晴的态度发生了变化,从以前叔叔对小辈的疼爱,变成了奴才对主人的顺从,

而此时,面对着包围自己的八个人,初一没有着急动手,而是静静的看着上官心怡的态度,

上官心怡面对着包围,对初一也很有信心,一个劲的往初一的身边靠,

就在快要到初一身边的时候,那男子好像等的不耐烦了,竟一把从身后拿出了一把手枪,

初一脸色一凝,“手枪都特么出来了?要知道,这可是华夏!”

电光火石间,初一出手了,就在男子从背后抽出枪的那一刻,由于在场的众人,注意力都在持枪男人的身上,所以并没有注意到初一的动作,

初一在上官心怡的背后,抽出十五,没有丝毫犹豫的从下往上挥出了一剑,

这一剑,猝不及防的砍在了持枪男子的手上,锋利的十五,像是切豆腐一样的,从男子的手上划过,

男子惨叫一声,手枪向着天空上飞去,在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初一手中长剑一转,刀背向外,口中默念,

“输出单手剑法!刀砸脸!”

说着,初一一抓上官心怡的肩膀,用力往后一拽,身体越过上官心怡,手中长剑横着挥出,只一下,就砸倒了面前的四个人,

至于为什么初一手中明明是剑,却要叫刀砸脸,这个除了初一自己没人知道…………

而初一的动作,早在他出手的时候,就已经被身后的四人看了个清清楚楚,

但初一出手太快,他们想要提醒的时候为时已晚,只好看着自己的同伴被砸到外地上,就连那个会功夫的也不例外,更何况他早已受伤了,

而剩下那四人,见己方吃亏,更是不敢大意,用戒备的眼神,看着初一手里的剑,

而初一慢慢的回过头,看着身后的四人,就在那死人想冲上来的时候,

初一左手一抬,正好接住了正好从空中掉下来的枪,

这一套动作行云流水,没有半分多余的动作,除了拽上官心怡的那一下……

初一手中有枪,连带着上官心怡说话都有几分硬气,

“给我说,是谁派你们来的!”

那四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其中一人突然伸出手,指了指初一说了句“他知道!”

就在上官心怡和初一都疑惑的时候,初一读懂了他的意思,

这人指的是,躺在初一身后手断了,被初一砸倒在地的那一位,

初一手拿着枪,指着四人,回过头看着那个人,轻轻的够了一下手指,装模样的道,

“卧槽!吓哥们一跳!怎么还走火了呢?”

而这颗子弹,就擦着指着初一男子的脸颊飞过,从耳朵旁边飞了过去,

男子捂着自己的耳朵哀嚎,这时初一又淡淡的说了句,

“没事闲的,让哥们猜那!还指哥们!脑残!”

做完这一切,初一对上官心怡道,

“你去找找,看看他们车里有什么绳子之类的东西!”

上官心怡应声而动,才对方的车里翻了半天来了一句,

“没有绳子!”

就在初一准备说这帮绑匪不专业的时候,上官心怡手拿一物对初一又道,

“但有这个!”

初一看去,只见一卷黑色胶带拿在上官心怡的手上,仿佛在炫耀着,

要是换个人,和初一这么说,初一绝对会搞他心态,“你早说啊!你怎么不早说!你早说啊……”

但是上官心怡就算了,初一只能瞟了她一眼,淡淡道,

“炫耀什么?还不快把他们手脚都绑上?等着我那?”

上官心怡小脸一憋,差点眼泪就要下来了,强忍着,拿着胶带干起了活,

“这小妞!这性格……怎么有点……”

初一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种性格,就觉得有些怪,

但现在不是想那些事的时候,等到上官心怡把人都绑完,就差一个断了手男人的时候,

初一组织了上官心怡的动作,蹲下身,手掐住男人的人中,一用力,

男人顿时“嗯哼”一声,吸了一口长气,醒了过来,

醒来以后的男人,似乎忘了疼痛,还在想自己为什么会晕倒的样子,

初一掐着人中的手没放开,这一招算是让初一玩明白了,

就在男人望着初一发呆的时候,初一指了指男人已经断了的手说了一句,

“喂!你的手!”

男人疑惑的向下一看,顿时发出一声惨叫,便又要晕过去,

初一多损那,掐着人中的手在一发力,男人瞬间又清醒了过来,

想晕晕不过去的感觉是最痛苦的,不想聊天时,总说的“我晕!”

晕,从来都不是一件那么容易的事,至少,在初一这里是这样,

男人也是如此,眼泪都流出来了,就连手掉了,男人也只是惨嚎,并没有留下一滴眼泪,但现在可不是他说了算的

“喂!你要是说出是派你们来的,哥们就松手!并且让你去医院,”

说着,初一伸出另一只手,摸着自己的一把,一副沉思状继续道,

“现在的话,去医院应该应该还能接上!要是过一会的话……”

“陈渡边!”

男子非常痛快的就交代了,听到男人的这话,初一掐着人中的手又一用力,说了句,

“你早说啊!你怎么不早说?你早说啊……”

男人被气的“嗝喽”一声就晕了过去,连掐人中都不管用了,

把随便两个没有晕过去的人手脚用十五挑开胶带,带着上官心怡坐上了车,一路又向这工厂的方向开了回去,

路上,上官心怡还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初一冷眼旁观,

“不让她经历这些事,她不会成长!”这是初一的想法,

很快,车又开到了工厂大院,一下车初一就笑了,

因为,陈渡边这时正在背着包,慌慌张张的往外走,被初一的车堵了个正着,

两人下车以后,陈渡边看着两人,神色疯狂,眼睛都红了,对着初一喊道,

“小子,看来我真是小看你了!”

初一笑了笑,就听陈渡边继续道,

“哼!上官心怡,你知道吗?你陈叔叔我当年也是差点成为了你父亲的,你妈那个贱人竟然看上了你爸那个书呆子,他真是瞎了眼!瞎了眼……”

初一摇了摇头在心中暗道,“这就叫反派死于话多!”

但作为损种,初一有自己的职业操守,只淡淡的说了一句,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