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光荣胡同

  • 都市之自学成才
  • 年夜里的怪兽
  • 2465字
  • 2022-08-08 20:41:57

听了初一不着调的问话,耗子此时心想:“老虎。老鼠,怎么就耗子了?”

当然只是想想,没敢说,毕竟初一的手指,就在眼前晃悠。

“对对对,就是那个耗子!干我们这行的都要有个外号吗!”

耗子此时不顾脸上的泪水,装出一副笑脸,对着初一讨好道。

初一又一下戳在耗子的眼睛上,收回手开口道:“一笑像哭时的,太丑,你还是哭着吧!你跟老虎什么关系啊?”

“再说,别你们这行!混混也算行业?你们不都私下叫自己,社会底层的小烂仔吗?”

耗子一副哭脸,不明白为什么初一这个学生,知道这帮所谓的社会人为什么知道他们私底下叫自己的称呼。

不过,耗子很聪明,直接回答了初一的问题……

“没啥关系,就平常在一起玩的称呼罢了!”

初一伸出手又戳一下耗子的眼睛,看着耗子又开口道:“娘的,一哭像笑似的,哭了以后更难看,你还是把脸转过去回答吧!”

耗子此时是真哭了……

“太欺负人了,没有这样的!”

心里想着,开口委屈的道:“大哥,你不愿意看见我的脸,你早让我转过去啊!!!”

初一又戳一下……

“犟嘴!”

说话的时候,初一脸上还带着笑。

其实吧,所有混混都一样,嘴上说着:“忠肝义胆,为兄弟两肋插刀!”

更有的为了显示自己的“忠肝义胆”不惜花重金求来关二爷的雕像。

但是,话也只是说说,二爷的雕像也只是给自己摆来看看,真正能做到的不会有几个。

几个,可能都多,尤其是这些个“小烂崽”

而经过了这么长时间的折磨,耗子这个“小烂崽”也终于心服,口也服……

问什么答什么,忠肝义胆的耗子别提多听话了。

在问话中,初一也知道了郎哥的信息,初一甚至不怀疑,现在就算问朗哥今天的内裤是什么颜色,耗子也会交代,前提是他知道的话……

据耗子交代,郎哥,大名叫郎通,外号叫榔头……

听这外号可能也是个火爆人,但其实并不是。

在六七年前,郎通也是一个混混,并且因为太过小心谨慎,干什么都要顾及这,顾忌那。

所以,吉连市的混混们都不怎么待见他,混的自然也不咋地。

当然这里说这种性格不是不好,其实往往这种性格,才能成事。

但毕竟是看在哪个圈子,混混们讲究,随心所欲,看见妞就上,一言不合就开打。

所以这种性格,在混混圈并不吃香。

可是,有一天,郎通突然就消失了,去哪没人清楚。

之后消失了大概半年之久,大家又在J市的地头上看见郎通。

看见郎通以后,就听说他已经结婚了。

并且经过接触,发现他好像变了一个人,跟人在一起变得大方多了。

虽然还是改不了办事思来想去的毛病。

但是突然出手就大方了,干什么都是他抢着消费,有了钱做支持。

所以郎通身边很快聚集了一群混混。

在身边有了人以后,郎哥就开始,做起了生意。

说来也怪,他做生意开夜店,只要是他的竞争对手,都会某明奇妙就倒台了,并且最后都会以极低的价格把产业卖给郎通!

终于在两三年以后J市娱乐行业来说,郎通只手遮天了。

听了耗子的话后,初一陷入了沉思……

“这个锤子看来是身后有人推着啊,”

“那这个人到底是谁?总不可能运气这么爆棚吧!就是欧皇也做不到啊!”

“结婚?看来问题就是出在这个跟他结婚的女人身上了!”

所以,初一开口又问道:“那郎通的老婆,你见过吗?是什么样的人?”

“这个,从来没见过郎哥的老婆,只是听说是个普通人,”

“大家也都没打听,毕竟干我们这行的,都不带着老婆出来混的。”

听到这,初一伸手就给了耗子一脑瓢,说道:“干你们这行,哪行啊,混混也是个行业?别给自己脸上贴金了好吗?”

耗子老脸一红,但也想不到什么话来反驳……

听了耗子所有的回答,初一心里也有了一个大致的判断。

郎通的崛起,背后一定跟郎通的老婆,有一定的关系。

初一就不信,娶了个媳妇,还能直接就转运?怕不是娶了个转运珠成精吧!

看来还是要查查这个神秘的女人!

想到这,话锋一转,开口对耗子道:“耗子啊,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

耗子迷茫道:“这不就是一个胡同吗?”

“不对!这是我们学校旁边的一条胡同,名叫光荣胡同!”

“平时啊,p个k啊,打个群架啊,都是在这解决的!”

“所以这条胡同有个规矩!”

“那就是必须有一方躺着出去,因此叫光荣胡同,恭喜你光荣了!!!”

初一笑嘻嘻的说了句。

旋即,初一照着耗子的鼻子来了一拳,直接打的鼻血飞扬。

耗子起身捂着鼻子赶忙喊道:“别打脸...............”

可这时候的初一哪管得了这些……

还没等说完的时候,便又照耗子的脸狠狠来了一拳。

就在耗子快要晕过去的时候,初一飞快的开口道:“跟郎通说一声,你个大锤子,别..........”

刚说到别……耗子已经晕了过去!

初一不由得叹了口气……

“唉,好歹听我说完再晕啊!”

其实初一对耗子也是手下留情了,毕竟从人家嘴里套出了这么多有用的信息。

初一一直自认为自己是个厚道人,不能卸磨杀驴不是……

再说还要为自己带话,所以初一把耗子的鼻子打出血,让他狼狈一点,这才把他打晕过去,好让他回去有个交代。

毕竟,初一一直认为,“自己还是很厚到的……”

办完了这些事,初一看一眼躺在地上的耗子,看着自己的“杰作”感觉很满意后扬长而去。

在初一走了大约二十分钟以后,耗子悠悠的转醒,醒了以后想的第一件事,不是那句经典的……

“我是谁?我在哪?”的经典名言,

而是,“你个大锤子,别……”这句话,

“别什么啊,没听清楚,怎么跟郎哥交代啊!”

随后看了看自己衣服上的血记,又揉了揉自己的头发,让它显得更乱,

旋即走出除了光荣胡同,打了个车走了。

而耗子到了金樽,见了自己的老大,跟郎通没说自己一个照面就被放倒的窘事。

而是说,跟初一大打了一架,对方也没讨到好处这样的话。

毕竟当面说一套,背后做一套,是混混的基本本事。

所以说起来,那是绘声绘色,要是初一在这听,可能都信了。

而郎哥听了以后也暗暗琢磨……

耗子话里的真假,毕竟有句话叫:“都是千年的狐狸,你跟我玩什么聊斋?”

郎哥也混过,自然知道分析,耗子的话有几分能信几分不能信。

为什么自己让耗子失去调查的,为什么他跟人家打了一架。

还打成了这幅模样,但毕竟耗子衣服上的血做不了假,证明他真的是,跟人打了一架,所以也就信了5分。

但郎哥万万想不到的是,耗子一个照面就被放倒,而且初一像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样。

更想不到的是,耗子说的话一句真的都没有,他分析信5分,不信五分的分析,一点用处也没有。

而初一此时可没想那么多,初一此时正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