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3章 项天笑的黑色星期三

  • 都市之自学成才
  • 年夜里的怪兽
  • 2546字
  • 2022-05-29 13:53:11

项天笑顿时脸上的囧色更浓,支支吾吾的对初一说,

“不过是初恋,不过我们什么也没做过,最多就是拉拉手!”

这时,又很久没说话的赵正刚说话了,

“不会吧!天哥!你在俺心里的影响崩塌了!”

项天笑顿时瞪了赵正刚一眼,笑骂道,

“刚子,你是不是皮痒了,用不用天哥给你按个摩啊?”

见项天笑欺负刚子,初一瞬间就不可以了,就不高兴了,冷笑着对要动手的项天笑说,

“哎呀!也不知道谁,十五岁就谈恋爱,明天早上,一定要在饭桌上说说!是吧,刚子!”

要动手的项天笑,听了初一的话,顿时停下脚步,看着初一,伸手打了自己一个嘴巴,开口说,

“这破嘴!你没事跟他说这些干什么!”

说完了以后,脸色一变,对初一讨好的说,

“你不会真的坑哥们吧!”

“渴了!”

初一顿时对项天笑说,项天笑听了初一的话后,紧走两步到了自己的柜子前,从里面掏出瓶可乐扔给初一,

初一接过,想都没想,又扔给了赵正刚,看着项天笑继续说,

“不够,继续!柜子里有什么好吃的!通通给我交出来!”

没办法,命脉被初一捏在手里的项天笑只能照做,从柜子里拿出了一个大袋子,对初一说,

“都给你了!你明天嘴上有点把门的行不?”

初一接过大袋子,从里面不断的掏着东西扔给赵正刚,初一一边扔,一边说,

“看看你这些东西能不能让我吃高兴了吧!”

被威胁的项天笑也没有说什么,走过来,也在袋子里翻找了起来,很快,拿出了一包妙脆角,便要打开吃,就在要拆开的时候,初一说了句,

“你吃吧!吃,我明天早上就和某人说!”

初一说着,便伸手把项天笑手里的妙脆角抢了下来,顿时打开袋子,抓起一把就塞到了嘴里,

看着初一项天笑顿时怒了,对子初一大喊,

“我买的,哥们吃点不行啊?”

初一把妙脆角一个一个套在手上,坏笑着对项天笑说,

“有一句说叫,我坐着,你站着!我吃着,你看着!你啊!就忍着吧你!”

说完,初一把五个手指上套的妙脆角,一个一个的送到嘴里,样子别提有多气人了,

项天笑顿时也生气了,赌气似的坐在自己的椅子上,恶狠狠的对初一说,

“来!上游戏!solo一句,哥们在现实里斗不过你,在游戏里好好虐虐你!”

初一一笑,把妙脆角扔到桌子上,上了游戏,

这局solo赛,一向打中单的项天笑选了个上单英雄,杰斯,

而一向打上单的初一选了个中单英雄,流浪法师!

两人在游戏里斗了个半斤八两,谁也没打过谁,你杀我一次,我杀你一次,逗的不亦乐乎,

两人斗的,什么一血,一塔,一百刀的规则通通抛在脑后,就是上线就对拼,你把我拼死,我回家以后在出来把你拼死!

很快,时间来到了半夜,在项天笑的吵闹声中,三人关了电脑,上床睡觉了,

一夜无了个话,

第二天清晨,饭桌上,初一当然没说项天笑的事,

而是又用这个当借口,熊了项天笑一顿早餐,在项天笑的一句,

我本天上真龙,奈何被小人暗算,落得如此下场”

的一句话后,项天笑乖乖的,让初一和赵正刚两人吃了一顿早餐,

项天笑索性,直接就把几人的早餐都买了,美其名曰,

“算了!买都买了,就当被狗咬了一口吧!”

初一顿时一个眼神扔过去,项天笑就闭了嘴,

而白月儿看见这一幕,不出意外的问了初一一句,

“这时怎么了?怎么一天不见,小白就被拿捏了呢?”

初一没有说话,就听一旁的赵正刚说,

“没啥,就是昨天晚上天哥损一哥,没想到,被一哥丝血反杀了!”

三女听了赵正刚的话后,都摇了摇头,

而聪明的刘雨辰,也瞬间就从赵正刚的话里捕捉到了什么,便开口对项天笑说,

“我的大会长!晚上我要吃红烧肉,你买单的那种!”

见刘雨辰也发现,项天笑顿时说,

“防不胜防啊,怎么这年头,狗也成双成对的呢?连咬人都一起咬!”

说着,项天笑恶狠狠的咬了一口包子,恶狠狠的喝了口豆浆,恶狠狠的看着两人,

初一和刘雨辰对视了一眼,齐齐的还了项天笑一个,“成双成对怎么了?那也比没人陪的你强多了”的眼神,

项天笑看着两人的眼神,又恶狠狠咬在了包子上,

只是,这次再也没有说什么……

时间来到昨天早上,泡菜妹韩在熙,来到了朴部直的居住的五星级酒店的房间内,

此时朴部直穿着睡衣,坐在沙发上,看着走进来的韩在熙,和不成人性的金太日,

韩在熙牵狗一样的牵着金太日走到了朴部直的面前,

随后韩在熙一屁股,就坐在了朴部直对面的沙发上,对着朴部直随便的打了个招呼,

“早啊,朴先生!”

朴部直见这个自己所谓的妹妹,一反常态,一点都没有尊敬自己的意思,便冷冷的说,

“我让你坐了吗?家族的礼仪,你都忘了吗?”

坐在沙发上的韩在熙笑了笑,想也没想的对朴部直说了一句,

“我马上就不是朴家的人了,我还在乎什么礼仪?”

朴部直脸色不变,对着韩在熙说道,

“行!就让你放肆一回,说吧!到底怎么回事?”

韩在熙脸色也没变,伸手拽了一下狗一样的金太日说,

“你让他说,他说的详细!”

此时经过了一夜心理博弈的韩在熙哦也没什么好怕的了,

本来就是吗,自己兢兢业业的为家族做事,但是一点好处都没捞着,甚至还丢了自己最宝贵的东西,心里能不生气吗,

变态女是怎么来的,韩在熙在这么继续发展小区的话,估计就会发展成变态,

只见金太日鼻青脸肿的,一边说话,一边“斯哈”的,对朴部直讲述了一下事情的经过,

为什么“斯哈”的呢,是因为疼啊!

朴部直听了整个事情的经过,包括他强了自己同父异母妹妹的事,脸上的表情竟然不咸也不淡,对着韩在熙说了句,

“那有能怎么样呢,为家族奉献你的一切不是应该的吗?”

韩在熙笑了笑,对朴部直说,

“是吗?我的哥哥,你的想法可真好,作为妹妹的我真是应该向你学习呢!”

朴部直听了韩在熙的话,继续对着韩在熙说,

“好了!哥哥会给你补偿的,不要回国了,留下来帮我做……”

朴部直的话没有说完,就被韩在熙打断了,

“朴部直,你疯了吧!你觉得的我的贞操不宝贵?你是怎么想的!你觉得我还会帮你?”

朴部直听了韩在熙的话,站起身来,走到韩在熙的面前,伸手就打了韩在熙一个嘴巴,阴狠的说,

“你跟你那个贱人母亲一样!都是碧池!你凭什么敢这么和我说话!”

“就凭我现在不怕你,也不亏欠你什么了!在我最宝贵的东西丢了以后!”

韩在熙被打了一下也没有还手,擦了一下嘴脸的血,反驳了一句朴部直,

朴部直听了韩在熙的话后,冷笑着说,

“好,好啊!你个小贱人都敢这么和我说话了!整好,我早就想玩玩你们这对碧池的母女了!”

韩在熙见自己的哥哥这个样子,也没有惊讶,毕竟从一开始朴部直就有这个心思,韩在熙是知道的,

就见韩在熙从怀里掏出一把刀,抵在了自己的肚子上,对朴部直说,

“我无所谓,你得到的,只是具尸体罢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