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染血的颜料

  • 亡灵画师
  • 夜行狗
  • 3004字
  • 2022-02-14 14:43:18

撇开自己能不能打得过凶手,或者会被警方怀疑不说,实际上丁颜也曾想过让李珊的鬼魂直接带着自己或者和警察一起前去凶案现场,找到她的尸体,并抓住那凶手。

但像李珊这种依靠执念回来的鬼魂,能不能找到现场都是回事儿。

因为她的记忆中明显只剩下了“地下室”这个唯一的地点。

甚至丁颜认为,如果自己没有激发诡图系统的话,说不定李珊死后形成的鬼魂都无法找到自己,而是可能去守着始终看不到她这副样子的父母,然后过段时间就会烟消云散。

一切的不同都来源于那幅名叫《窄巷》的诡图。

毕竟这个世上到处流传了鬼魂的传说,但真见过鬼的人,丁颜从小到大都没碰到过,就是自己那失踪的、专画遗像的父亲,也都从没跟自己提过什么鬼。

所以按照丁颜的推测,鬼这东西应该是很难存在的,除非它带有怨气或者执念。

而且必须还要让某些条件成熟才能碰见,比如自己激活了诡图。

而存在的鬼就像是一种很虚弱的能量,它不可能像人类那样可以完成很多人类轻松就可以办到的事,比如说话、指路等。

当然,人类也无法拥有这些鬼魂的某些特殊能力。

眼见李珊画出的东西画纸上根本无法显现,丁颜不甘心的试探着问道:“那你能不能直接带我去你被害的地方?”

李珊的双腿应该都已经骨折,导致她站着的时候双腿也往外侧弯曲,无动于衷的看着丁颜。

果然还是不行。

目前看来,因为诡图的原因,她在死后无意识的靠近了自己,而李珊的执念看上去似乎只有两个,一个是“地下室”,另一个就是“绘画”。

除此之外,通过其他方式根本无法沟通。

沉默片刻,丁颜似乎想起了什么,他转身往工作室后面的卧室走去,不多时将父亲卧室床下的一个塑料袋拿出来,里面装了两个小瓶。

这两个小瓶中的东西都在自己的属性值中出现过,在获得物品的那一栏中,分别显示的是“染血的颜料”和“特殊松节油”。

这两样物品的名称如此奇怪,肯定不是一般的东西。

丁颜将其中那瓶染血的颜料拿出,拿过干净的颜料盘,从小瓶中倒了一些颜料出来。

出乎他的意料,这里面盛放的颜料并不是血红色,并没有所谓“染血”的特征,而是一种浓黄色,只是散发出来的气味有些奇怪,感觉非同寻常。

又将松节油的小瓶打开,凭着经验和感觉倒了一些出来,和颜料混合稀释后,丁颜拿过一支笔刷,递给了李珊。

从他倒出那些染血的颜料开始,李珊的目光就被这瓶特殊的颜料和松节油给吸引,不再看着丁颜,而是微微俯身,一直盯着这两样东西,仿佛它们对李珊拥有强大地吸引力。

下一秒,李珊并没有去接丁颜的笔刷,而是直接伸出带着血污的右手食指,伸到那已经稀释的颜料盘里,沾染了一点颜料在食指上,随即伸向画架上的画纸。

顺着丁颜画好的半成品人物画像,李珊直接从下嘴唇的上部分脸庞部位开始手绘,而此时这特殊松节油和染血的颜料混合后,终于可以让她这只鬼在画纸上留下痕迹!

在生前的时候李珊的绘画技巧就需要提升,此刻她直接用手画的话,顿时暴露出大量欠缺的地方。

不过丁颜教了她那么久,她平时有那些缺点和惯用的错误笔法,丁颜都看得出来,而且此刻不能用绘画技巧再去禁锢李珊,让她只是凭着本能去画就好。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丁颜开始习惯李珊身上散发出来的血腥和泥腥味,他的注意力被正在补足的凶手的面孔渐渐吸引。

说实话,颜料作为画油画必不可少的用品,与用铅笔画素描,这之间还是有很大的区别,要不是丁颜熟悉李珊的绘画技巧和风格,他不一定能将这马上就要补足的油画人像的上半张脸和素描的下半张脸完美的脑补结合在一起。

等李珊终于垂下手,站在一旁不再有动作时,丁颜已经用另一个画板按照她补足的人像重新素描了第二张画像出来。

第二张素描画像中的男子,下巴略尖,嘴唇上宽下窄,鼻子高挺,颧骨略瘦,双眼较大,不过眼袋明显,至于是单眼皮还是双眼皮则并没有表现出来,而是采用了模糊化处理,因为李珊也画得并不明显。

头发也同样如此,只是画了一个大概的样式。

又细描了几处后,丁颜忽然感到不安起来,因为眼前这画像中的人竟然与刑侦队长王铮有六七分相似!

对比之后,丁颜敢肯定的无非是王铮的实际年龄比画中的人要大一些,两者虽然不完全像,但如果见过王铮本人再看过这张画,很难不把这两张面孔联系起来。

“你再仔细看看,这人是不是长这模样?”丁颜有些不放心,将画板转了个方向,让李珊再瞧瞧。

此时面对李珊那副恐怖模样,丁颜心中的紧张感也已经减轻了大半,只是他仍会下意识的让自己的目光尽量别去直视李珊凹陷的脸骨。

李珊盯着这幅素描画像,站在原地没有任何表示。

片刻后,一阵低吼从她的喉咙里传出,更多的血液凝结成了块状物,从她嘴里掉落出来。

这一幕使得丁颜心中打颤,手中铅笔都差点拿不住,不过这也让他明白,这幅模拟画像应该与那凶手相差无几了。

“别激动,会抓住凶手的!一定会很快抓住凶手的!”

丁颜吞了口唾液,拿不准明天到底要不要将这幅画交给警局,交给刑侦队王铮他们。

而李珊不知是听懂了他的安慰,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她很快将身体倾斜,再次靠近那颜料盘中染血的颜料,似乎在嗅探,仿佛对这东西很是好奇。

先不想那么多了,走一步算一步。

丁颜将画的第一幅油画与素描拼接的人像拿到卫生间直接烧掉,避免被警察发现后产生不必要的怀疑。

回到工作室,看了看时间,发现竟然不知不觉快到凌晨两点。

前一天本就没有睡好,又累又困,加上一直提心吊胆感到害怕,此时他整个人已经支撑不下去,眼睛都快睁不开,脑袋晕乎乎地。

特别是知道李珊只是找自己寻求帮助,并不是要害他或者惊吓他后,丁颜对这女子的防线早就不存在。

李珊此刻只是站在画板前,时而嗅一嗅那染血的颜料和特殊松节油的混合物,时而又注视画板上的模拟画像,发出低吼。

“我撑不住了,想先去躺一会儿,明天一早就把这,嗯,模拟画像送到警局去。”丁颜试探着说道。

见李珊没有任何表示,应该是默许了。

他缓缓站起来:“你就在这里吗?工作室要不要给你留一盏灯?”

话落,忽然意识到李珊更喜欢呆在黑暗里,所以离开工作室的时候还是把灯全部关闭。

李珊果然一直呆在里面,没有离开工作室,更没有跟着丁颜到卧室来。

丁颜躺在床上后,最开始还心中忐忑,生怕一扭头就见到李珊站在床边,把自己吓抽过去,也害怕一睁眼这女人会悬浮在天花板上空,或者直接躲进衣柜里又弄出那种恐怖、瘆人的响声。

加上那幅画好的模拟画像,凶手容貌竟然与王铮相似,这导致他虽然疲惫不堪,但心情复杂,挣扎了半个多小时才终于睡着。

一夜无事,一觉睡到天亮。

等丁颜从床上爬起来进入工作室时,才发现李珊早就不见,那幅素描模拟画像仍在画架上,但昨晚颜料盘里还剩下的那点染血的颜料和特殊松节油却是直接消失不见,此刻颜料盘里干干净净地什么也没有。

洗漱完后,丁颜面露犹豫,站在那幅模拟画像前。

如果将这幅画现在拿到警局去可能会产生两个结果,一个是警方认为丁颜在敷衍他们,且有报复性的故意画一幅警队内部人员的画像拿去交差,第二个结果则是会让王铮更加怀疑丁颜,认为他在有意栽赃陷害自己。

思虑片刻,丁颜也没心情吃早餐了,不过还是一咬牙,将模拟画像卷起来,塞进一个备用的画筒里,随即往警局而去。

自己完全是根据真实情况画的像,又没有歪曲什么,也没有故意隐瞒什么信息,有什么好怕的?

何况昨天他拍胸口说了要把模拟画像交给警局,如果交不出来更加不好,警方反而会认为自己可能有所隐瞒,所以丁颜还是决定把画像交出去。

在前往警局的公交车上,他习惯性地看了看自己的属性值,随即发现绘画技能中“结构”和“线条”两项分别提升了1点,结构变为“熟练35/100”,线条为“熟练19/100”。

不用想也知道,这应该是昨晚与李珊共同画出模拟画像后得到的提升。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