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无法沟通

  • 亡灵画师
  • 夜行狗
  • 2936字
  • 2022-02-13 15:41:13

眼见丁颜离开了审讯室,好半天后,蒋小亮开口道:“队长,连孙老师都画不出来凶手,你相信……他真的能画出来吗?”

王铮没有马上回答,而是沉默片刻,不知道在想什么,随即才回道:“我也不能肯定,但总要试一试。你先根据犯罪嫌疑人的那部分面孔用电脑画像智能生成一张图,虽然这张图的可信性较低,但可以在丁颜画好‘模拟画像’后,两者用来比对,这样可以最大程度的还原嫌疑人的真实面貌。”

只要涉及到需要模拟画像时,良州市刑侦队的一贯操作是,先请大画家孙志文过来,根据目击者的描述进行模拟画像。

而警方会同步用专门的电脑画像程序生成一张嫌疑人的图,待孙志文画好后,两者一比较,然后略作修改,这样在原来的基础上还可以提高近10%的真实度。

在一些没有人画模拟画像的地方,当地警方通常会直接使用电脑程序生成嫌疑人图像,最低的要求只要能够与嫌疑人本人有50%以上的相似度就可以使用。

至于让画家来画模拟画像,则是为了让相似度能够更接近犯罪嫌疑人本人。

丁颜并不知道警方是什么操作,他只知道回家后,自己接下来应该怎么做。

领回了自己的证件和手机等私人物品,离开警局回到工作室后,他检查了工作室和父亲与自己的卧室。

虽然警方派人专门来搜索过家里,但专业的事由专人来做,这里并没有呈现出任何凌乱感,被搜过的物品都是整整齐齐摆放好的。

比如,自己放在工作室的画作,还有之前锁进柜子里的父亲的自画像以及那张诡图《窄巷》。

这两幅画都被拿出拆封开来,此刻安安静静的摆放在父亲卧室的桌上。

丁颜盯着那《窄巷》油画看了片刻,仍能很清晰的感受到画中这条巷子传来的阴冷感,里面的东西似乎都是活的,仿佛有什么阴暗的东西隐藏在内。

他很快将父亲的自画像和《窄巷》用牛皮纸再次重新包好,再用细绳环绕扎紧,然后放进柜子里又一次锁上。

用冷水洗了脸,泡了一包方便面吃了。

时间很快到了晚上七点。

丁颜将工作室外面的卷闸门关上,并将室内的灯光开到最亮,这样便于他接下来的绘画。

工作室里本来有四个画架,当初放置染血的那幅“蓝色的海平面”的画架已经被警方收走,此刻还剩下三个。

丁颜选了自己用的较为顺手的一个。

给画架上的画板重新换了一张细纹水彩画纸,准备好画素描的铅笔、橡皮擦等,将裤兜里的两张监控截图拿出来,平摊开,放在旁边的显眼位置,这样可以便于他随时观察。

他没有按照自己的想法来画,而是选择完全按照监控截图上的这个男人的所有细节开始作画。

打型、找比例、做参照物、画辅助线,很快开始刻画人物细节,定高光、突出阴影……

不多时,监控截图中那犯罪嫌疑人的素描画基本就被丁颜勾勒出来,不过画中人物的模样同样只露出下嘴唇和下巴,大半张脸仍旧被一顶棒球帽给挡住。

丁颜用心细看了半天,确定细节全部到位后,他立刻将这画中男子的棒球帽擦掉,只剩下男子三分之一的倾斜面孔,看上去透出一抹诡异。

因为画得很仔细,务求每一处细节都必须到位,他看了看时间,此时天已经黑了。

丁颜喝了口水,让自己微微开始加快跳动的心跳尽量平复下来,定了定神,站起来,对着屋里开口说了一句。

“李珊,在不在?”

今天直至在警局审讯室里再次见到李珊,丁颜才终于肯定,李珊肯定已经死亡,且变成了女鬼。

她在失踪的当天晚上出现在自己的衣柜里,并不是想要吓自己,而应该是专程来找自己的。

所以那幅“蓝色的海平面”极有可能就是李珊本人带回了工作室,她要告诉自己,她出事了。

而今天在审讯室中出现,李珊可能是要告诉自己她的出事地点或者尸体的位置在哪儿,但丁颜只模糊听见她说了一句“地下室”。

这“地下室”的概念太过宽泛,在什么地方不得而知,而且看起来李珊的表达很困难,不知道是因为变作了鬼的原因,还是生前喉咙受了伤。

丁颜相信如果自己还要见李珊的话,她的鬼魂应该还会出现的,因为自从诡图系统开启后,一扇从没有过的大门已经为他打开,他需要摸索进入这扇大门并获取更多的信息,直至接近父亲失踪的真相。

等了片刻,工作室里静悄悄地,没有一点动静。

丁颜四处看了看,也没有见到李珊那模样恐怖的身影。

实际上在目睹了李珊死后的模样后,此刻丁颜仍旧感到很害怕,全身都冒出了鸡皮疙瘩,只是强制忍受着。

李珊从工作室离开时,还是好端端的穿着一袭黄色长裙,从容、淡雅、青春、活泼。

可再次见到对方后,她就已经变成了鬼,披头散发,黄色长裙不见,只穿着白色内|衣,满身血污,头骨凹陷。

不知道这段时间里这年轻女子到底遭受了什么非人待遇?!

仅凭这一点,丁颜哪怕再感到害怕,也会毫不犹豫的选择帮助她。

“李珊,你在不在?在的话,可以出来吗?”

等了片刻,丁颜再次轻声喊道。

不多时,他反应过来,前两次看见李珊时,似乎都是在四周光线不怎么强烈、要不就是直接黑暗的情况下。

是不是她还是有些惧怕光芒?此刻工作室里的灯光太亮了。

想到这儿,他吞了口唾液,当即走到门口将灯光关闭,只留下画架旁一盏台灯亮着微弱的光。

回到画架旁边,丁颜再次叫道:“李珊,在不……”

话没说完,突然感觉四周温度骤降,一股冰冷气息瞬间浸透了身体,扭头四处瞧去,就见自己对面的墙角处,一个黑黢黢的瘦弱身影出现,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丁颜忍不住说话声都有些颤抖起来:“李珊,你……你是不是……想要告诉我,是谁……杀了你?”

差不多四五秒后,角落里的女子往前走了一步,露出了凹陷的左脸颊,抬头看向丁颜,但眼神却空洞、无神。

尽管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再次见到这张面孔时,丁颜仍是打了个哆嗦,下意识后退一步。

李珊还在靠近他,直至走到了画架旁,这才停下。

室内的空气变得更冷。

一股血腥味夹杂着泥土的气息扑鼻而来,就仿佛李珊那沾满鲜血的身体仍旧埋在土里。

“如果……如果可以的话,你可以直接告诉我,你现在在哪儿?我马上带警察过去!”丁颜脸色苍白的说道。

李珊那空洞的眼神盯着他,片刻后,嘴唇动了动,仍旧说出那三个字:“地……下……室。”

“哪里的地下室?在城里还是城外?如果是城里的话,在哪条街上?周围有没有显眼的建筑物?”丁颜忙问。

李珊只是看着他,好半天后再次开口:“地……下……室。”

哒……哒……哒……

血液从她的身上滴落下来,仿佛永远都流不尽。

尝试沟通了片刻后,丁颜忽然意识到,此刻的李珊虽然找到自己,但似乎只有一股本能在驱使着她,能够支撑她的,或许只是一股执念,或者说是怨念。

所以她无法与自己完整的对话,无法与自己真正的交流,她所能做到的,只是生前的一种本能。

如果是这样,那将根本无法靠她的描述画出那凶手的模拟画像。

尝试了几次后,与丁颜猜测的一样,李珊除了能够说出“地下室”三个字以外,无法说其他任何话,且随着她多说了几遍“地下室”后,喉咙内的血液也跟着涌了出来,将下巴和胸脯很快染遍浸透。

丁颜放弃了这个想法,指了指画架上未完成的画,道:“那你能不能试试,根据这幅画,把凶手的长相轮廓……添加上去。”

话落,他的目光投在李珊的手上。

就见李珊的左手手腕已经断裂,有两根手指头都不知去向,不过平时她绘画的右手还是完整的。

如果没有执念,李珊不会把蓝色的海平面送回工作室,再加上她生前本来就喜欢绘画,所以如果只是说不出来,或许可以凭借本能画出那人的大概轮廓。

此话一出,果然就见李珊伸出右手,拿起了笔,对着丁颜那未完成的人物画像触碰过去。

很快,李珊凭借本能在画纸上勾勒了几下,但诡异的是画纸上什么都没留下,她所画的地方,一片空白。

无法留下痕迹?!

丁颜惊讶地盯着画纸。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