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引婴入瓮

  • 亡灵画师
  • 夜行狗
  • 2386字
  • 2022-05-12 21:40:52

果然跟丁颜推测的一样,怀念小熊当即就答应下来。

其实就凭对方的名字就能看出,这小子自从脱离了婴儿的思维后,就一直很怀念青石巷,怀念他念念不忘的玩具小熊。

现在如果真有这个机会可以回到巷子中安住,他肯定一百个愿意。

主要是目前的怀念小熊就是一个只能在网络中游荡的幽灵,没有家,没有身体,他一直以来都渴望有真正的归宿,特别是一个像家的归宿。

如今假使能够让他拥有一具身体,至少拥有鬼魂的形体,还能回到心心念念的家里去住,怀念小熊说什么都愿意。

他表示接下来将一切听从丁颜的安排。

和怀念小熊一直聊到中午时分,丁颜打电话让酒店餐厅送了一碗面条到房间,刚刚吃完,那袁经理就打电话过来。

“丁大师,你跑哪儿去了?我去房间看你,发现那房间已经退了,本来想问杨经理是怎么回事儿,哪知杨经理却被警方带走了。”

“我换房间了,不知什么原因,是杨经理临时给我换的。”丁颜告诉了他现在的房间号,随即问道:“对了,杨经理为什么被抓?是不是酒店出什么事了?”

袁经理在那边顿时变得吞吞吐吐,回道:“没,酒店没事,应该是她个人的问题。你不知道,这女人私生活……很乱。”

丁颜见他一直没有提酒店的总经理钟权,知道这家伙可能是为了顾及酒店的正常经营和名声。

毕竟如果传出酒店总经理在自家酒店和员工乱搞男女关系,还因此死在了床上,这肯定会对酒店的声誉造成不良影响。

毕竟饭碗是自己的,砸丢了可就是跟自己过不去了。

“你那边目前的进展如何?”袁经理问。

丁颜道:“一切顺利,那一对夫妻鬼已经处理好了,不会再出现,现在正全力以赴对付那个婴儿哭声。”

“你现在在酒店吗?”袁经理问。

很明显,如果丁颜回答在的话,他就要马上过来和丁颜面谈。

“在。”丁颜道:“不过你最好不要过来,我已经将那婴儿锁定,他就在我现在的九楼。你不仅不要过来,还要请你将九楼房间里的顾客清理一下,最好找个借口,将他们请到其他楼层去。”

“嗯,好,没问题,我马上去办。”袁经理一口答应。

现在杨雯被抓,酒店总经理也死了,他则临时被副总经理交待暂代杨雯行使服务部经理的权力。

不管怎样,现在正是自己好好表现的时候,特别是在酒店陷入危机的情况下,如果表现得好,说不定还能往更高的位置上爬。

机不可失,他必须要好好把握。

花了半个小时不到,袁经理先是关闭了九楼的水管总阀,然后让服务人员通知该楼层所有房间的客人,要临时抢修该楼层的水管系统,所以给他们安排了其他楼层相同、甚至还要更好的房间。

很快客人全部搬离,只有丁颜所在的房间没人过来通知。

袁经理给丁颜打电话,表示已经处理妥当。

到了当天傍晚,这楼层表面看上去很正常,实际上已经变得一片死寂,连保洁员都不见踪影。

丁颜打开房门,一个人在走廊里走了一圈,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没有了人气的九楼此刻仿佛连温度都下降了很多,周围涌起一股透心的冷意,

他又故意去楼梯间转了转,然后到电梯前按下按钮,等了等。

这一次电梯似乎运行的很慢,刚才看见明明没有人召唤电梯的,但等丁颜按下去感觉等了很久电梯才抵达这一层。

空着的电梯门打开后,他并没有进去,而是探头往里面瞧了瞧,随即正要后退时。

突然间,丁颜的头顶响起一阵窸窣声,他抬头一瞧,就见电梯的天花板上,那血婴正倒吊在上面,仰起头,死死地盯着自己。

这血婴模样凶狠,微微张嘴,只能看见其只长了四颗牙齿,不过每一颗牙齿都很尖锐,牙齿表面斑黄,也不知道他啃了些什么。

这是丁颜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观察到血婴的模样。

眼前这张婴儿脸,就是那怀念小熊的模样,只不过表情凶狠异常,且满脸血污。

面对这张想要吃掉自己的脸,丁颜脸上挤出一个笑容,快速退出电梯,转身往自己所在的房间疾步而去。

血婴见他要走,当即从电梯里爬出,就在走廊的天花板上快速爬行,想要追上丁颜。

丁颜似乎跑得有些匆忙,啪的一下,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上,他也顾不得去捡了,而是快速打开房间门钻了进去,顺手将房门重重地关上,唯恐被血婴给追到。

血婴呲牙咧嘴,趴在天花板仰头一瞧,发现丁颜掉在地毯上的是一个手机,且这手机的屏幕都还是亮着的。

他对着房门呲牙咧嘴,没去管这掉落的手机,而是对着丁颜所在的房间门爬了过去。

不过下一秒,亮着的手机上忽然传来了嬉笑声,异常清晰。

血婴猛地一愣,因为他听出来,这似乎是自己的笑声。

暂时放弃了爬进丁颜房间里的念头,他扭头看向地毯上亮着的手机,此时终于发现那手机屏幕上的画面似乎很熟悉。

快速跳到地毯上,血婴靠近手机,将脑袋凑到屏幕前方瞧去。

此刻画面上是一张照片,这张照片照的是一个长的布艺沙发,而在沙发的一角,放着一个坐着的小熊玩具,看上去虽然有些年月了,但依然憨态可掬。

在看见这小熊的一刹那,血婴整个愣住,仿佛被施了定身法一样,吃吃地盯着那小熊,越看越着迷。

不知过了多久,他伸出手,缓缓触摸向手机屏幕,当他发觉这只是一块屏幕,而并不是照片中看到的小熊时,血婴的表情一变,满脸愤怒,抓起手机猛地扔在地毯上。

不过这地毯较厚,手机翻滚了一下,仍是亮着的。

血婴整个身体瞬间变形,沿着门缝钻进了丁颜的房间内。

出乎意料,房间里黑黢黢的一片,不过这对血婴并没有影响,他很快闻到了丁颜的味道,循着他藏匿的方向往卫生间里快速爬去。

刚刚爬进卫生间,就见丁颜站在一副用木架撑起来的油画前。

丁颜似乎没有料到血婴会这么快追来,猛地一惊,转身就在血婴的眼皮底下钻入了那幅油画中,想要继续逃跑。

血婴迅速追去。

就在此时,他忽然见到在这幅油画的旁边竟然还放了一张A4纸大小的素描画,而画中人正是他自己。

略一惊讶,很快愤怒再次占据血婴,他一把抓向这仿佛是一条巷子的油画,哪知这条短短的手臂直接陷入了画中。

血婴正要抽出手臂时,画内的另一面,一股大力产生,将没有防备的他迅速扯入油画内。

同时这油画旁边的血婴素描,纸上血婴的模样开始消失……

就在此时,血婴的哭泣声猛地撕裂开来,窄巷油画一阵剧烈颤抖,似乎快要被这哭声直接撕裂。

已经陷入油画内的血婴,那短小的臂膀忽然从画内伸出,一把抠住了画框边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