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离奇消失

  • 亡灵画师
  • 夜行狗
  • 2175字
  • 2022-05-06 14:55:57

不知道朱成将这画筒拿出来的意义何在,丁颜有些纳闷。

不过要是朱成直接抽出画筒里的《窄巷》油画的话,里面的李珊或许会直接对他动手,就像当初对付那准备杀害丁颜的杀手那样。

但如果不将油画拿出来,而是直接连这画筒一起烧掉,这才是丁颜所担心的。

眼见朱成将画筒拿出来后,并没有打开它,似乎这家伙也知道打开画筒后对自己会有不利的情况发生。

他将画筒放在桌上,转身看向丁颜,裂开的脑袋内,隐约可见有白色东西在跳动,看上去诡异无比。

朱成伸出食指,指向桌上的画筒。

丁颜一愣,开口道:“你是想要我打开它?”

站在身前的韩颖再次开口,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那幅画,是青石巷。”

丁颜顿时明白了,这俩口子当初在自己住的房间里来找自己,实际上并没有抱着敌意,可能也有与自己交流的想法。

不过丁颜提前一步进入了油画中,还把油画放在床头,便于自己能够观察这夫妻俩。

其实夫妻俩在当时也看到了《窄巷》油画,察觉出这幅画中的巷子与他们记忆深刻的那条青石巷非常像。

不仅如此,他们还同时察觉到油画中透出来一种莫名熟悉的感觉。

丁颜走过去打开了房间里的灯,他准备在这夫妻俩面前将油画拿出来,再一次展开给他们看。

在此过程中,他两次从钟权的尸体旁路过,不免多看了两眼,见这家伙的死状很难看,不过也是罪有应得。

而此时那昏迷的杨雯依旧在房间过道上躺着。

“现在虽然你们报了仇,但我却可能会被怀疑上。”丁颜道:“毕竟外面走廊都是监控,我什么时候进来的,待会儿怎么出去,都会被摄下来。还有那个年老的保洁员也知道我到这房间来了。”

话声刚落,就听韩颖道:“我们处理。”

朱成已经转身往房间门口走去,也没有开门的动作,而是直接在门口消失。

差不多五六分钟后他从外面返回,且动作依旧很缓慢,也不说话,只是对丁颜点了点头。

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但看样子应该已经抹去了刚才丁颜所过的痕迹。

丁颜道:“我在这屋里的痕迹,还有那杨雯对我的记忆,恐怕也要抹除。”

韩颖点头,指着地上的杨雯,道:“她,醒不来了。”

随即夫妻俩看向丁颜手中的画筒。

丁颜将画筒打开,平铺在桌面上,夫妻俩当即凑过来观看。

不过丁颜注意到他们仍旧与油画保持了一定的距离,似乎知道太过靠近并不好。

而同一时刻,油画的窄巷中,隐隐有一股雾气升起,雾气上方产生轻微的扭曲,丁颜知道画里面的李珊肯定也有了警觉。

就这么观看了一阵,朱成忽然再次指了指油画,扭头看向丁颜。

韩颖开口道:“我老公说,我们能进去。”

丁颜想起窄巷里面的房间,摇头道:“里面只有一个婴儿房还是空着的,其他房间都有人住了。”

说到这里,他忽然愣了一下,想起那从镜子中消失的血婴。

“你们请等一下。”丁颜丢下一句话,就在这夫妻俩面前直接钻入了画中。

进入后,果然就见李珊正站在画前严阵以待,她周身阴气弥漫,看样子这段时间吸收大量阴气后,李珊的实力一直在持续攀升中。

“不用紧张,外面两只鬼对我们并没有恶意。”丁颜安慰了一句。

他看了看李珊记录的那大恐怖出现的时间,此刻不是这大恐怖出现的时候,遂打开门来到巷子里。

刚刚站定丁颜猛地一愣,就见对面的房间门竟然是打开的。

这扇房间门正是那神秘男子的住所,只是住所外的照片框中没有任何显示。

丁颜先是将李珊叫出来,问她是否见到对面房间有人出现,李珊只是摇头,表示没有看到过。

丁颜又将隔壁房间的杨淑芬婆婆叫出来,询问她是否见过那一直以来极为神秘的男子。

杨淑芬同样摇头。

不过丁颜能够察觉出,杨淑芬身上的阴气比之李珊还要强大,虽然她到来的时间较短,但应该是本身实力要比李珊强的原因,加上又是诅咒体,所以吸收阴气的速度比李珊也要快了很多。

本来丁颜这次进来是准备从杨淑芬的床下拿出上次放进去的松节油和颜料,上次将这两样东西放在杨淑芬的床下,就是因为她是诅咒体的缘故,可以将正常物品异化。

现在看来也有段时间了,加上丁颜手里的染血颜料已经不够用,如果朱成和韩颖夫妻想要住进来的话,他根本无法将他们画出来。

况且丁颜还想要看一下那摆放了婴儿床的住所内是否可以住进其他住户,比如这对夫妻。

现在既然那神秘男子的房间门已经打开,丁颜改变了主意,准备和他交涉一下,毕竟这家伙的房间门外的相框里并没有他的人像。

这或许说明,该房间里其实并没有主人。

有杨淑芬和李珊在身旁,给了丁颜不少底气,一人两鬼很快来到那神秘男子所在的房间门口,丁颜探头往里面瞧去。

发现这里的布置与对面李珊的房间一模一样,就连家具也都差不多在相同的位置,而唯一不同的是就在客厅门口不远处多了一口米缸。

“米缸?”丁颜顿时想起现实中如今的青石巷旅游景点处,似乎也放了一口大米缸。

而且那口米缸已经被密封起来,无法再打开,但眼前这口米缸则是打开的,一个结实的木盖子掉在米缸旁边,还有少许米粒散落在米缸周围。

屋里似乎没有人。

“有人吗?我是你对面邻居。”丁颜开口道,同时看向里屋。

但等了片刻后,没有任何动静传来。

看来这神秘男子出去了,门是打开的,走得这么匆忙也不知道还回不回来。

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丁颜将里屋外屋都找了一遍,没有见到人,又走到米缸前仔细瞧去。

这米缸里的米大概还有大半缸,不过米粒并不是纯色,而是大部分都已经泛黄,就好像是被什么东西浸透了一样,并不是普通的变质。

李珊忽然后退了一步,目光死死的盯着米缸中。

丁颜顺着她的目光看见米堆角落里似乎有一个凸起物,他伸手刨开米粒,一截断裂的绳索露出。

这条绳索丁颜有些眼熟,很快他想了起来,这正是那吊死鬼邱仁义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