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让人惊恐的审问方式

  • 亡灵画师
  • 夜行狗
  • 2273字
  • 2022-05-02 23:29:22

上次那个血手印的警告肯定是这小孩留下来的,因为他全身是血,所有条件都符合。

丁颜知道这小家伙对自己带有恶意,所以不得不拿出生锈的杀人刀出来提防,哪知小家伙竟然不与自己起冲突,转而往卫生间爬去。

他当即追上,但并没有将杀人刀收好,依旧拿在背后。

刚刚走进卫生间的一瞬间,就见这小家伙直接钻进了洗漱池上方的镜子里,还有两只脚在外面爬动。

丁颜一步上前,也不知哪儿来的勇气,一把抓住了他的右脚踝,猛地往外面拖。

“你是不是顾一鸣和罗妍的孩子?”他再次开口。

镜子里的孩子疯狂嘶叫,不停的挣脱。

此刻丁颜发现自己抓着的脚踝变得一阵滚烫,就像是烧红的烙铁,再一看自己的这只手,在掌心和脚踝的连接处已经冒出一阵白色热气。

他不想用杀人刀伤害这孩子,毕竟对方只是警告自己,到目前为止也没有真的对自己不利。

何况这小家伙看上去凶猛异常,丁颜有种直觉,这杀人刀,不一定能对付他。

情况紧急,手心的滚烫让丁颜再也抓不住,眼看对方就要完全挣脱进入镜子里,丁颜似乎想到了什么,忽然再次开口。

“怀念小熊?!”

手中的小脚踝瞬间静止。

僵持大约两秒后,一股大力产生,这只小脚直接缩回了镜子内。

整面镜子开始疯狂颤抖,瞬间微微膨胀而起,那小男孩一张血色脸颊映在镜子后面,越来越大,裂开嘴巴,眼瞳鼓起,眼眶里流出血液,对着丁颜歇斯底里的发出嘶叫。

嘭!

这面镜子直接炸裂,镜子后的那张脸跟着消失不见,那小男孩也不见了踪影。

丁颜赶紧往后退,身体被身后的浴缸绊倒,一屁股坐了进去,却也避开了那些飞溅的玻璃渣。

他迅速从浴缸里爬起来,将杀人刀收好,确信那孩子已经消失后,返回大床旁边,在床头柜上找到了钟权放在那里的手机。

拿着手机蹲下身,用钟权的指纹解锁,丁颜很快找到了那杨经理的电话,手机上显示这女子叫杨雯。

他没有直接拨打电话,而是立刻给杨雯发了一条短信过去:东西先别毁,拿回来,我另有他用。还有,不要打我电话。

发送成功后,丁颜担心这女人没看见,随即拨打了她的电话,不过响了几秒后立刻挂断。

差不多十几秒后,杨雯果然没有回电话,而是在看见了短信后回复了两个字:收到。

丁颜一颗心放下,知道这女人还没有毁掉自己的东西。

他当即拿过一张有靠背的椅子,将床上的床单抽出来,又将衣柜里两件浴袍上面的系带取下,把昏迷的钟权扶坐在椅子上,捆绑得结结实实。

随即又将这椅子调转方向,对着窗户,拉上窗帘,使得钟权即使醒过来后也看不到房间其他角落。

待会儿杨雯就会回来,最好钟权不要同一时间清醒就行,否则丁颜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同时处理好。

他将杀人刀拿出来,隐藏在房间的门后,然后将房卡从卡槽里抽出。

不多时,房间里的灯光全部熄灭。

又等了差不多十五分钟,丁颜担心昏迷的钟权快醒过来了,就在此时,房间门被敲响。

他凑到猫眼处一瞧,果真是杨雯回来了,手里还提着他的黑色背包。

而房间卡杨雯也只有一张,这张卡还留在房间里,并不知情的她只得敲门。

同时杨雯也有些纳闷,不知道为什么钟权会让她突然返回,且还不准打电话。

不过钟权一直以来对她来说,都是高高在上的感觉,非常强势,她从来不能反驳钟权。

而也只有在床榻上缠绵的时候,杨雯也才能伺机提些要求,而这个时候也是钟权唯一能满足她的条件的时候。

房间门咔嚓一声,往内缓缓打开。

杨雯一愣,发现屋里竟然一片漆黑,只有走廊上的灯光蔓延了一些进去,房间的更深处什么都看不到。

“钟总?”

她走了进去,伸手往房间门口的卡槽摸了过去,但什么也没摸到。

就在此时,杨雯伸出去的这只雪白手臂忽然一疼,被什么尖锐物品瞬间划伤,一道鲜血流了出来。

虽然伤口不是很深,但忽然间的疼痛也将她吓得不轻。

不过下一刻,杨雯的心里忽然涌现出更多的恐惧感,这种恐惧就如忽然刮起了大风的海边,一层接着一层的海浪,将她的脑海全部淹没,没有一点喘息的机会。

这是来自生锈的杀人刀所支配的恐惧感,但凡被杀人刀割伤,都会在目标身上产生出大量无法抑制的恐惧。

“啊!”一声尖叫从杨雯口中传出,她的面孔很快扭曲。

不过在她尖叫之前的一秒,房间门已经被迅速关上。

丁颜在黑暗中一把抓住了她的肩膀,凑到杨雯耳旁,拖曳着嗓音,鬼声鬼气的道:“为什么……要杀我?”

他不求杨雯会回答自己,因为此刻这女人已经惊恐过度,可能很快就会晕厥。

果然,话声刚刚出口,杨雯全身僵直,直挺挺地躺在了地上。

只是她刚才的那声尖叫,似乎加快了被绑在椅子上的钟权的苏醒,那边椅子上的男人微微动了动,传来衣服与捆住他的绳索摩擦的声音。

丁颜当即把自己的背包放好,然后将杨雯抱起来,暂时放在床下靠近墙壁的一侧。

随即站在距离钟权身后两米远的地方。

半分钟后,钟权晕晕乎乎的终于醒转。

他微微抬头,发现眼前很黑,虽然能够看见窗帘外透进来的些许路灯光亮,但房间里的其他地方却什么都看不见。

很快钟权发现自己的身体被捆缚在了椅子上,无法起身,他的口里也被塞了一张毛巾,只能发出呜呜声。

呼——

回不了头,不知道身后弄出声音的是什么,是人还是……

刚刚醒过来的钟权想起了晕过去之前看到的那一幕,他的脸色再次变得苍白无比,但挣扎了两下,却无法挣脱束缚。

身后再次传来了声音。

这声音听起来像是有人在走动,是那种双脚因为行动不便而在地面拖行的声音,因为有地毯的摩擦阻碍,发出了诡异的沙沙声。

沙沙声左右响动,就在距离自己身后不远处,这使得钟权全身汗毛倒竖,差点就要尿出来,一阵阵晕厥感降临,他感觉自己再次要撑不住第二次晕过去。

“为什么……要杀我?”

丁颜压着嗓音,靠近钟权的耳边,缓缓询问。

钟权连想都没想,当即回道:“我……我怀疑……怀疑你在……在调查我……”

“所以……”丁颜再次靠近了他一些,几乎快碰到钟权的耳朵,咬着牙问道:“顾一鸣和罗妍的死,和你有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