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血手印

  • 亡灵画师
  • 夜行狗
  • 2371字
  • 2022-04-10 10:52:57

早在之前那“怀念小熊”曾说过,自己的二爸二妈已经移居国外,很久都没见了,所以丁颜以为他们并没有死。

但此刻盯着自己还没有完成的素描画作,特别是画中人物透出的阴影感,搭配上自己不知不觉间画上去的冷硬线条。

丁颜的心里升起了一种强烈的感觉,这两人都已经死亡,他此刻正在画的只是遗像。

在丁颜的属性值中,黑暗系技能的“阴暗放大”已经入门,且刚刚才被他增加了几个属性点进去。

所以这项技能实际上在不停的提升中。

而刚才在画出这顾一鸣夫妻俩时,丁颜自然而然将对“阴暗放大”技能的体会加入了进去,这种感觉由心而生,他自己都没有察觉。

等到画中人像形成之后,他终于反应过来,特别是在人像阴暗感的渲染上,仿佛不知不觉就出现了。

产生这种情况的原因很简单,以丁颜目前的特殊绘画技能,阴暗放大不可能无缘无故出现,如果很自然的出现在这幅人像上,那他画的人就极有可能已经死了。

画纸上的顾一鸣和韩颖夫妻二人,处于那寥寥几笔构造下的阴暗之中,浑然天成,极其自然。

要说他们还活着,丁颜自己都无法相信。

可能“怀念小熊”自己也都不知道,他的二爸二妈虽然出了国,但目前来看已经死了,只是不知道死亡原因。

也就是说,眼前这张照片中的一家三口,都已经不存在。

丁颜没有再继续画下去,他感觉脊背有些发凉,扭头看了看身后,后方除了那张大床和床头柜以外,没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地方。

屋里一片寂静。

将铅笔放下,丁颜看了一眼时间,傍晚九点二十二分。

来到房间门口,丁颜趴在门口听了听,有路过的脚步声,同时还有滚轮滑过的声音,应该是这一层的保洁员经过。

之前那袁经理曾说,另一个保洁员吴阿姨这两天请了假,现在是一个姓张的男保洁员在代班。

可惜的是,酒店房间门并没有安装猫眼,所以丁颜无法直接在屋里观望外面的情况。

等了片刻,外面没有动静后,丁颜拿了1618的房卡,打开门走到了对面。

站在走廊上左右看了看,此刻没有看到其他客人,打开1618的房门,将房间里的所有灯也打开,丁颜这才走了进去。

为了安全起见,他要确保房间门处于完全敞开的状态,所以拉过一张软垫椅子抵在门口,然后看了看卫生间,随即一愣。

只见卫生间的洗脸池水龙头上,那之前包裹的干毛巾此刻已经变成湿的了,且水滴透过水龙头正在浸透毛巾,往洗脸池里滴落。

吧嗒……吧嗒……

丁颜脸色微变,走过去查看,发现水龙头仍是关闭的。

但刚才应该已经被打开过,这才会导致缠绕在上面的干毛巾被水浸透。

很快他转身将马桶盖掀了起来,发现之前倒在里面的烟灰,此刻一点不剩。

这说明马桶也应该被冲了水。

袁经理特意说过,房间里的马桶没有自动冲水功能,水龙头也没有损坏,全部都完好。

所以种种迹象表明,这里曾经出现过诡异现象。

那吧嗒吧嗒的滴水声,在这寂静的房间里有节奏的响起,使得丁颜头皮微微发麻。

他转身离开卫生间,回到房间的大床前,仔细看了看床头角落、窗帘后以及衣柜内等地方,没有什么发现。

似乎和袁经理讲述的一样,那鬼物出现时,只是在卫生间里。

清了清嗓子,丁颜随即轻声开口,对着空荡荡的房间说道:“不知道是朱成夫妇还是顾一鸣夫妇?如果方便的话,可不可以出来我们面对面谈谈?”

等了片刻,没有任何回答。

但丁颜却感觉房间里的温度似乎在下降,在这里站了一会儿,越来越感到寒冷。

“好吧。”他故作轻松的耸了耸肩,“如果想要和我交谈的话,可以敲我在对面的房间门。”

话落丁颜来到门边,抽出房卡,关上门离去。

回到自己的1617房间后,丁颜反手将门关上,趴在门口听了一会儿对面的动静,但外面却非常安静。

等了片刻,他回到刚才画画的桌前,正要收拾桌上摆放的画具画纸时,眼瞳忽然猛地一缩,直勾勾地盯着那张画着顾家夫妻俩的人像。

此刻在这张画纸的右上角位置,显现出一个清晰的、猩红色巴掌印,手印非常小,一看就是一个婴儿的右手掌按在上面造成的。

丁颜心跳加速,立刻往四处寻找,但除了画纸上留下了这个婴儿的血手印以外,其他地方再也没有看到类似的印记。

他心惊胆颤的回到桌前,看着那仿佛笼罩在阴暗中的顾一鸣夫妻人像,目光再次移到右上角的那血手印上,喃喃自语。

“这是在……警告我吗?”

伸手触碰了一下血手印,发现这手印已经在纸上完全干透,但想来这应该是真的血,如果是红色颜料的话,丁颜可以分辨出来。

将这张画纸折叠起来,丁颜拿出随身带着的打火机,直接将画纸点燃,看着它燃成了灰烬后,这才扫到垃圾篓里。

现在看来,这件事还有些棘手,那夫妻鬼或许对自己恶意不大,但明显这婴儿已经开始警告自己了。

对于这个结果,丁颜显然早有预料。

虽然此刻不可避免的感到紧张害怕,但担心是多余的,唯有做好接下来的准备才行。

收拾了一下画具,这一晚他一直捱到凌晨一点才关了房间里的大灯,只保留床头的小灯亮着,躺在床上不再有动静。

房间里静悄悄地,袁经理也没有再打来电话,他似乎知道这个时候不能吵到丁颜。

那盏一直亮着的床头灯,随着时间的流逝,仿佛光芒也开始逐渐变小,越来越昏暗,距离床头超过一米的地方都变得模糊不清。

凌晨两点。

吱呀——

以往几乎微不可闻的房门打开声,在此刻就像被放大了一百倍,在房间里清晰的响起。

床上躺着的人没有反应。

不多时,一阵极其细微的脚步声在卫生间里响起,很快走出来,缓缓来到丁颜的床头边站定。

这是一名男子,如果袁经理在这里的话,一眼就能认出来,他正是那天“住在”1618房间的男子。

这男子此刻脸色苍白,额头上有一条恐怖裂口,就连里面的头骨都呈不规则形状裂开,能够看到其内的脑髓似乎正在轻微跳动。

哗——哗——哗——

一阵瘆人的拖曳声在他的后方响起,同样来自卫生间内。

很快一个女子走出,她右大腿几乎完全断裂,露出森森白骨,站到了男子面前,垂下头,夫妻俩一眼不眨的盯着床上被窝里的人。

但被窝里的人睡得很沉,毫无动静。

不知过了多久,男子伸出手,缓缓摸向那盖得紧紧地被子,抓住了被子边沿,以一种极其缓慢的速度往下方拖去。

不多时,这一男一女那两张恐怖面孔,竟然露出了诧异。

他们的眼前,被子已经完全打开,但床上却空无一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