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他们,已经死了!

  • 亡灵画师
  • 夜行狗
  • 2226字
  • 2022-04-03 14:05:45

袁经理给丁颜安排的房间就在16楼,因为几次传出听见婴儿哭声的客人,都是16楼的。

不仅如此,包括袁经理他们看见的那对夫妻鬼,也是在这16楼的1618号房间。

不过袁经理事先已经跟丁颜说明,丁颜也可以选择到其他楼层入住,住在16楼只是为了要让解决问题时能够方便一些。

这袁经理倒也挺坦白,不过现在事情还没有弄清楚,丁颜也不敢冒然住进1618房间,所以他选择住在该房间对面的1617。

住下后没过多久,袁经理就把杨经理和一个身穿西服的国字脸中年男子带来。

一番介绍,眼前这国字脸中年男子正是酒店的总经理钟权。

据说钟权不仅是酒店经理,还同时兼任了其他公司的老总,他平时也并非一直在酒店,只是有重要工作才会过来处理。

这几天的事钟权已经听了袁经理和杨经理的汇报,而婴儿哭声在最开始他也曾有所耳闻,不过当时还以为只是巧合,并没有多想。

但现在似乎事态要严重了很多,这才引起了钟权的关注。

对于做生意的人,其实或多或少都会相信一些非自然的东西,甚至钟权的手中还有某些知名大师的联系方式,只是现在事情还没必要闹那么大,如果能够立刻解决,就不用弄得人人皆知。

再加上听袁经理说,这丁颜似乎也有两把刷子。

钟权喜欢速战速决,如果丁颜能够尽快解决这个麻烦,他不介意相信对方一次。

“丁先生,这边的事杨经理会给你做好安排,有什么要求可以跟她说,事情解决后肯定会有重谢。麻烦你了!”

钟权表情平静,没有说什么废话。

从对方的口中,丁颜也明显感觉到钟权只是过来打个照面而已,实际上对自己的能力认不认可都还是另一回事。

“好的,我尽我所能。”他点头道。

等钟权离开后,袁经理这才说道:“钟总平时就这样,但他能过来,说明已经很重视了。客房服务这边都由杨经理负责,有什么要求你可以直接向她提。”

“可不可以把对面1618房间的房卡给我一张?”丁颜道。

“好的,你稍等。”杨经理点了点头。

有了对面房间的门卡,这样也方便丁颜随时可以过去查看。

不多时就有工作人员送来了房卡,袁经理和杨经理先后离去,丁颜拿着房卡先去了一趟1618房间。

在里面转悠了一圈,所有地方都查看了一遍,他先把房间的布置和物品位置大概记下,然后用卫生间里面的干净毛巾把洗脸池的水龙头系了起来。

不多时,又将刚刚袁经理抽的烟灰倒了一点在马桶内。

做完这些,丁颜离开1618房间回到对面。

目前他并不清楚那夫妻鬼和婴儿鬼在这里出现的原因,所以暂时不便直接冒然去接触。

不过丁颜推测,这对夫妻鬼可能就是朱成和韩颖,也就是青石巷中意外身亡的“钉子户”,而那婴儿鬼可能是那顾家夫妇夭折的孩子。

至于他们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则需要自己继续调查。

实际上丁颜之前遇到的不管是李珊还是杨淑芬,都是心地善良之人,即便凶死后化为厉鬼,丁颜也敢面对。

而如今这夫妻鬼和婴儿鬼,看样子也不像是有坏心思的,如果能够找到他们存在的原因,解锁更多的窄巷进度则最好不过。

窄巷中那有小熊玩具存在的卧室里只有一张婴儿床,而房门外面的居住条件则显示,该居所可以入住一名睡入婴儿床中的孩童。

所以丁颜当初在酒店听见有诡异的婴儿哭声时,立刻就将这两件事联系起来,并且一直在默默关注。

即便袁经理后来没有找到自己,他也会找个机会查探这件事,而现在只不过是一切都变得名正言顺而已。

唯一不一样的是,这是丁颜第一次假装“大师”。

白天的时候,酒店一切如常。

丁颜将16层包括上下两层都走了走,将逃生通道、消防设施、警报按钮的方位都摸了个透。

直到傍晚来临,去三楼餐厅吃了晚饭后,他将自己关在1617房间。

原本准备先睡一会儿,以便应付晚上有可能会发生的诡异情况,哪知刚刚躺上床,怀念小熊就发来了信息,是一张照片。

照片中有一家三口,男主人和女主人看上去都很年轻,穿着情侣服,显然还精心打扮过,两人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笑容,注视着镜头。

女主人的怀里抱着一个尚在襁褓中的婴儿,只能看到婴儿的半张脸。

怀念小熊随即发来一条文字信息:“这就是我二爸二妈的家庭照,只有这一张,我翻拍的,这张是最清晰的了。”

丁颜:“拍这张照片时,你二爸孩子有多大了?”

怀念小熊:“好像差不多两个月吧。”

丁颜:“好的,谢谢!”

在上一次对话中,丁颜曾告诉怀念小熊自己是一名画师,正在收集青石巷中的素材,准备做一个全集创作,所以才会想要知道青石巷中的户主信息。

怀念小熊倒没有什么怀疑,在帮助丁颜的过程中,很显然他也找到了以前的一些回忆。

结束通信后,丁颜一时也睡不着,又接到了袁经理打过来询问的电话。

挂了电话,他干脆从床上起身,把画具打开,铺开一张画纸,将手机中刚刚收到的那张全家福也打开。

照片中的男子顾一鸣比妻子罗妍高半个头,他一头蓬松短发,眼睛微小,但鼻梁挺拔,给人一种很容易亲近的感觉。

而那抱着孩子的罗妍则略微有些婴儿肥,笑容和煦,如沐春风,看上去简单朴素,应该同样很好相处。

“还真是一家人。”丁颜嘴角抿起,默默说了一句。

很快他就在画纸上素描起了这张照片。

目前为止,那意外身亡的“钉子户”朱成和韩颖,丁颜并不知道他们的长相,而眼前这张照片中的那襁褓中的婴儿,看起来和其他婴儿都是一个样,且只露出半边脸,没有什么显著特征,也等于不知道其长相。

反倒是这对痛失孩子的夫妻,这算是丁颜第一次从照片中认识他们。

三两笔就勾勒出了顾一鸣和罗妍的大概样貌,丁颜尝试着想要画出罗妍怀中的婴儿,但发现很难办到。

反倒是不知不觉间,手中铅笔再次对这夫妻俩的更多细节落笔下去,很快,除了其五官更加显著具体以外,一片诡异的阴暗色却莫名其妙地呈现出来。

看着画纸上的夫妻俩,丁颜微微愣住。

半响后,他缓缓开口,用自己才能听见的声音说道:“他们,已经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