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印堂发黑

  • 亡灵画师
  • 夜行狗
  • 2326字
  • 2022-03-16 20:29:28

早上醒来后,丁颜进入诡图《窄巷》中去看了看,李珊在画画,杨淑芬则是选择接受丁颜的建议,正躺在床上吸收阴气。

两者都很安好,没有发生什么变故。

看了看杨淑芬的床下,自己昨天摆放进去的颜料、松节油和一张亚麻画布都在,不过那颜料已经在诅咒体的作用下开始变色了。

这样看来,那些染血的颜料、特殊松节油果然是这样得来的,当初父亲可能也知道这种转换方式,就是不知道要放置多久时间才行。

很快丁颜到那神秘男子的房间门外看了看,为了安全起见,他没去碰门锁,而是就在门外听了听里面的动静。

门内安安静静地,就仿佛根本没有人居住。

实际上这神秘男子的房间外相框内,一直都没有他本人的图像出现,这让丁颜怀疑这人到底是不是这里的居民。

起码当初的吊死鬼邱仁义还有自己的图像,虽然那图像已经很不清晰。

然后丁颜来到巷子最里面的那个小土包处看了看,这就是一个普普通通拱起来的土包,在现实世界中已经被那条小商品街做成了一个街道标志。

而在窄巷里面,它完全由黑黄色的泥土构成,踩上去已经很坚硬。

丁颜忽然冒出一个想法,要不要找个称手的工具把这土包挖开看看。

就在此时,巷子口的那团浓烈无比的雾气忽然开始加快翻滚起来。

丁颜感到诧异,抬头看去,他刚刚从李珊住所里出来时还特意看了看她平时记载的时间,按理说还有半个小时那大恐怖才会出现。

但现在看那些雾气翻滚卷动的模样,似乎那东西很快就要来了。

耽搁不得,丁颜当即回到了李珊的住所内,将门小心关上。

翻看桌上李珊曾用白纸做的记录,他之前曾说过,李珊可以在每次那大恐怖到来时做个记录,这也方便自己进来后如果想要去巷子里时,可以避免碰到对方。

翻到最近的记录,丁颜发现了蹊跷。

李珊实际上并不是每一次都事无巨细的做了记录,有时候那大恐怖进入窄巷后,她可能正躺在床上吸收阴气,所以没有记下。

但最近的几次,丁颜发现那恐怖存在进入窄巷的间隔时间似乎在缩短,有时候根本还没有到三个小时,差不多二小时四十分,或者才两个半小时,这家伙就会提前进来。

看过记录之后,目前对方提前进入窄巷的次数,在李珊的记录中就有了四次。

就在此时,一道凄厉的尖叫在巷子口响起。

丁颜下意识的捂住了耳朵,连呼吸都立刻放缓,这一刻他的听力放大了无数倍,那熟悉的、让人心中发腻的脚掌接触地面的声音很快传来。

一步步在窄巷中响起,由远及近,经过了李珊住所的门口,走到了巷子最里面。

按照对方走路的步子和频率猜测,应该是走到了那小土包的附近。

不多时,脚步声回来,没有停留,又往巷子口走去。

随着声音渐远,强烈的心悸感消失,丁颜重重的缓了口气,扭头就见刚才已经停止动作的李珊,再次开始画画。

确定无事后,丁颜对李珊道:“上次你给我画的像,我还想要一幅,你画好后就放在这里,我不拿走。”

李珊虽然心中有疑问,但也没有多问,只是点了点头。

丁颜回到外界,将窄巷油画收起来放回画筒,又放到自己的背包里。

现在这幅画很重要,他准备随时带在身上,就是不知道以后能不能通过别的办法进入窄巷中,如果像现在这样随时带着,确实有些不方便。

琢磨一番,自从绑定工作室后,似乎这工作室并没有发挥什么作用,现在自己拥有的只是“普通工作室”,说不定要等它升级之后,对诡图才会有其他帮助。

不多时丁颜去了那条小商品街,有意无意的围绕那小土包上面立着的街道标志转了两圈,他发现土包周围已经被用水泥加固,不可能再挖开查看里面。

丁颜准备到窄巷中李珊的住宅、杨淑芬的住宅以及那空出来的、沙发上曾放了小熊玩具的住宅所在的商铺去转转。

前两个商铺看不出什么,但那小熊玩具所在的住宅对应的商铺却是关门的,可能是有什么事今天没营业。

丁颜依稀记得昨天好像还开着门。

他抬头看了看不远处的奇石酒店,不多时离开了小商品街,从奇石酒店门口经过。

正好看见一辆警车停在酒店门口,两名当地警察从酒店大门出来,一脸笑容的摇头,随即进入了警车。

他们身后跟着一名看上去有些面熟的前台经理,那经理一边跟上去,一边说道:“我也不知道监控为什么什么都没拍下,但昨晚的确有一对夫妻,我和杨经理她们都看到了……”

话还没说完,这袁经理见路过的丁颜正把目光投向自己,他立刻闭嘴,此时那两名警察跟他说了句什么,随即驾车离去。

袁经理站在原地一时不知道做什么,过了片刻叹了口气,抬起头来见丁颜还在看着自己。

他心头顿时升起一团火,问道:“你在看什么?”

丁颜的脑海里忽然浮现出杨淑芬趴人背上时的模样,随口回了句:“我看你印堂发黑!”

话落,他抬头看了看这奇石酒店的楼层,刚才站在那小商品街中看过来,也只能见到这里十五楼以上的高层。

随即丁颜背着自己的大背包离去。

“印堂……发黑?”袁经理愣住。

直到丁颜的背影在街转角消失了,他这才猛地惊醒,忙一路小跑追了出去。

而此时的丁颜已经上了一辆区内的电力车,往旅游城管理处的办公室而去。

途中拿出手机,打开“地理百科”求助帖,发现那叫“怀念小熊”的网友一直没有回复自己,在私信中也没有收到其他消息。

再看自己的企鹅软件,也没有收到请求添加好友的申请。

不多时在旅游城管理处下车,丁颜向管理处的工作人员说明了来意,大意是自己是一名画师,非常喜欢旅游城的风景和建筑,准备结合以前封谷镇没有拆迁时的原貌,和现在的旅游城新建后的样貌做个对比,以便能更进一步的展现当前的发展和进步。

那工作人员很快帮他联系了档案室的人,档案室里有以前的很多老照片和资料,可以让丁颜全面了解当时的封谷镇原貌。

档案室的一个叫老赵的五十多岁男子接待了丁颜,这人身板弯曲、头发稀疏、高度近视,但非常热情,和丁颜聊了很多绘画方面的东西,看上去似乎曾研究过这方面。

最主要的是,老赵就曾在封谷镇任职,以前负责的片区正好包含了青石坛一带。

就在丁颜“无意中”提到青石巷时,老赵的目光不可察觉的一暗,叹气道:“青石巷我记得,不过那条巷子风水不好,很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