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审讯

  • 亡灵画师
  • 夜行狗
  • 2639字
  • 2022-02-11 17:22:05

直至坐在良州警局的3号审讯室里,丁颜整个人都还是懵的。

画筒上除了有李珊的指纹以外,就只剩下丁颜的大量指纹,除此之外再无其他痕迹。

这幅画本来就是丁颜交给李珊的,当然会有自己的指纹,但丁颜想不明白,为什么“蓝色的海平面”又回到了自己的工作室里,且还沾染了那么多疑似李珊的血。

加上他昨晚后半夜被吓得躲进卫生间里,基本没睡,整个人精神状态并不好,王铮和蒋小龙找上门时他的眼瞳里都还有血丝,这更是让警方产生怀疑。

在外人看来,李珊今年正好十八岁,身材婀娜,青春洋溢,两个月后就要去外地读大学了,长期在丁颜那里学习绘画,难免不会让这只比他大几岁的单身男子产生非分之想。

现在警方虽然没有给丁颜戴手铐,且还没有更多直接证据证明,但可以对他扣留四十八小时。

这期间丁颜一直呆在审讯室里。

丁颜的计划已经被全部打乱,因为在工作室中找到了那幅染血的画,现在不仅无法再出租工作室,就连他出行的打算也已中止。

昨天与李珊在一起的详细情况以及李珊走后自己做了些什么,他已经给警方重复了无数遍,而警方这边除了发现那幅染血的画作以外,也再没有其他突破性进展。

经过讯问,这幅染血画作连丁颜也说不出来为什么会出现在自己的工作室里,他只告诉警察昨天自己家里疑似遭了小偷,但并没有丢失什么东西。

实际上刑侦队长王铮他们已经调取了附近的监控,得出的结果与丁颜说的一样,李珊是单独一人上了公交车后离开的,而丁颜直到晚上九点才从工作室出来,在夜市吃了东西,过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才返回工作室。

而在东拱门附近的监控中,他们还发现了疑似犯罪嫌疑人的监控画面,这人是个男子,不过行动非常小心,要不就是背对着监控,要不就是直接避开了监控探头。

只有一次被监控拍到了正脸,却因为戴着棒球帽,只露出很少一部分面孔,根本无法分辨出来到底是不是丁颜。

根据此人的衣着打扮,警方已经去丁颜的家中和工作室仔细搜索,但没有找到相似的衣服,也没有那顶棒球帽。

不过这并不能排除丁颜作案后丢弃或者焚毁所有证据的可能。

总之目前丁颜算是最有嫌疑的一个。

“你知不知道李珊住在哪儿?”

“不知道,每次上课她都是提前几分钟到,我从没去过她家,最多只是看着她上公交车。”

“你有女朋友吗?”

“没有。”

“是不是喜欢李珊?”

“啊?!”丁颜把头摇成了拨浪鼓,“她是我的学生,我和她之间除了师生关系以外,再无其他关系。我从来就没有过这些想法。”

“那昨晚你睡觉的时候,有没有听到有什么动静?”

“我已经告诉你们了,昨晚家里有陌生人出现,还吓得我一晚上没睡好,所以今天才满眼的血丝。”丁颜叫屈道:“是你们不相信我。”

王铮笑了起来:“不是不相信你,你的描述我们都记下来了,也派了痕迹专家去你家里进行了详细检查,你的衣柜中除了你的痕迹,并没有其他人的,工作室里也没有。”

顿了顿,他敲了敲桌子,提醒道:“你再仔细想想,还有没有你忘记或者没有注意的地方,想到了马上告诉我们。”

“真没有了。”丁颜摊开双手。

王铮站起来和蒋小亮离开了审讯室,审讯室外一左一右还有两名警察值班,丁颜未经允许根本无法出去。

站在审讯室外的走廊上,蒋小亮道:“队长,他家里所有地方都找遍了,也查了丁颜平时会去的地方,这家伙就是个死宅男,基本不会出去。现在除了那幅在他工作室里发现的染血的画,这个案子再也没有其他和丁颜有关的线索。”

“他的手机呢?”王铮问。

“全部查了,包括他的通话记录,所有发出和接收的信息,企鹅服务器那边还将他近一年的信息和转入账记录全部提供给了我们,没有任何可疑之处。”蒋小亮道。

王铮摩挲着下巴,道:“谈了这么多次话,丁颜给我的感觉要不就不是他做的,要不他就是一名城府极深、干了不止一次的老手。不过,我更偏向于前者。可能那凶手故意将画放回他的工作室,企图栽赃嫁祸,转移我们的注意力。”

“也有可能。”蒋小亮点头。

王铮又问:“孙老师到了没,他有没有把握画出那监控中男子的‘模拟画像’?”

蒋小亮摇头:“中午孙老师就来了,他尝试了一下,但后来说画不出来,主要是监控中这嫌疑人的棒球帽将脸遮住了三分之二,只有下嘴唇和下巴露出来,而且画面还不太清楚。”

顿了顿,蒋小亮道:“孙老师是我们市画‘模拟画像’的第一人,他都画不出来的话,就没有人能够办到了。”

王铮忽然一愣,说道:“对了,这丁颜不就是画画的吗?美院科班出身,他正好又是案件的当事人,把那监控录像截取的嫌疑人画面给他看,说不定他曾见过这人,能够根据这些特征画出那嫌疑人的‘模拟画像’也不一定。”

“直接给他看吗?”蒋小亮有些犹豫,“万一这人就是他本人呢?毕竟只看下巴的话,也分辨不出来。”

他的犹豫也不是没有道理,最开始他们怀疑丁颜是犯罪嫌疑人,所以才没想过把监控画面给他看。

王铮此刻的语气不容反驳:“给他看,现在不能放过任何一个机会,如果他认识凶手的话就可以直接指认,而且正好我们也能观察一下他看到这监控画面后是什么反应。”

……

审讯室内一片死寂。

丁颜只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

他的脑海里仍旧是那染血的画作“蓝色的海平面”的画面,久久挥之不去。

直到现在,李珊依旧下落不明,生死未卜。

警方已经出动了大量警力在东拱门出城那一片区域进行了地毯式搜索,不过那个地方出城后连接着一片山区,地势险峻,给搜索增加了很大难度。

丁颜不知道李珊到底遭遇了什么,不过他很清楚,这准女大学生是家里的独女,性格很好,知书达礼,内心世界丰富,对于绘画有着自己的独特理解和认识,所欠缺的只是大量实践而已。

李珊的父母不知道已经焦急成什么模样了,丁颜将脑袋埋在双手间,胡思乱想着。

不多时,忽然一阵滴答滴答的声音将他的思绪拉了回来。

这声音听起来像是水滴。

丁颜此时依旧坐在椅子上,低着头,虽然审讯室中只有桌上的一盏台灯亮着,光线较为昏暗,但距离近的地方还是能够清楚看见。

顺着水滴声传来的方向,他的目光下移,看向自己身后不远处。

眼角余光很快捕捉到了那滴答声的位置,差不多在自己左后方一米后,一双没有穿鞋子的瘦弱双脚站在那里,脚背沾染了血污,其中一只小脚趾折断,角度诡异。

滴答——滴答——

一颗颗鲜血,从这人的身上滴下来,在她的脚边绽出一朵朵血花。

丁颜整个人猛地一抖,身体瞬间僵住,他想要扭头去看,但发现自己因为极度的恐惧根本无法动弹,连动动手指都不能。

眼角余光中的那双脚太熟悉了,正是自己昨晚看到的那隐藏于衣柜中、后来在工作室里阻住自己去路的女鬼。

丁颜说什么也没想到,她竟然在这里出现了,而且自己没记错的话,现在还是白天!

就在此时,他的眼瞳一缩,就见身后这双脚对着自己走来,一步一步,走得很慢,仿佛她的膝盖已经往外侧弯曲,走路很是不便。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