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嫉恶如仇

  • 亡灵画师
  • 夜行狗
  • 2161字
  • 2022-03-05 22:33:53

李珊生前穿的是一身黄色的连衣裙,后来化为厉鬼后,以死前的状态找到了丁颜。

那时的她的确很凄惨,只穿着白色的内|衣。

再后来丁颜帮她找到了凶手并报仇,随即给李珊画了一幅最美的画像,将她收容到了窄巷的房间里,有了自己的家。

李珊进入窄巷时身上的衣服还原成了最开始那件黄色的连衣裙,不过可能因为窄巷中随时都有阴气缭绕的原因,这连衣裙显得更加泛黄与老旧。

但此刻丁颜竟然发现,李珊的这件黄色连衣裙在微微泛白!

这种白并不是被染色,也不是脱色的原因,就像是衣服本身的一种颜色转换。

这一幕让丁颜立刻想起了刚才他所见到的吊死鬼邱仁义的白衣。

“你……开始变化了!”他脱口道。

想来应该是鬼物住进窄巷后,受到阴气滋养,会产生一种有利于鬼物生长的变化,所以李珊也受到了影响。

当前李珊弯曲的脊背开始逐渐变得正常,脸骨同样在恢复中,就连凸出来的眼球也都收回到眼窝正常位置,这些都是她在变得更好的征兆。

看来将这些鬼物收容到诡图《窄巷》中的选择是正确的。

丁颜放下心来,又对李珊叮嘱了几句,这才将身上的床单取下,通过卧室里的油画离开了窄巷。

在他出来时,就见一头花白长发、面容扭曲的杨淑芬正盯着自己,明显那空洞的眼神中露出诧异。

丁颜刚才进去时,曾跟她千叮咛万嘱咐,待会儿会将吊死鬼引出来,然后让她帮忙对付。

这会儿杨淑芬铆足了劲儿,却只见到丁颜一人出现,杨淑芬刚才差点都要直接动手了,此刻一身鬼气缭绕,随时都可以爆发。

丁颜忙摆了摆手:“杨婆婆,取消了,不用再动手!那吊死鬼刚刚已经被我们在里面干掉了!”

他话声一落,就见杨淑芬熟练的走到自己身后,很快爬上了脊背,老老实实的贴附在了背上。

回到自己小卧室,重新找了一件短袖穿上,丁颜道:“本来我现在的颜料应该够给你画一幅遗像的,这样你就可以进窄巷中安安稳稳地居住了。但目前解锁不够,所以我准备明天就出发去青石巷实地看一看。”

也不管杨淑芬是否能听明白,丁颜来到镜子前,侧身看向镜中自己的背上:“你是要和我一起去吗?到时候我把《窄巷》油画也带着,只要条件达成,立刻为你画遗像。”

杨淑芬默不作声,在丁颜看来就算是默许了。

第二天一早,丁颜订了一张去清雨市的高铁票,从良州去清雨市要乘坐大概两个半小时,不过到了清雨后,还要转短途车前往封谷镇。

跟隔壁贺叔一家说了声,自己可能会出门两三天,回到家后丁颜将油画《窄巷》从画框中取出来,小心翼翼卷好,放入画筒,然后又准备好了换洗的衣物和部分工具。

用一个大一点的黑色背包全部放了进去,这背包是他专用的,旁边有带有拉链的竖条状袋子,可以插入画筒和大量绘画工具。

在背上这大背包的时候,实际上杨淑芬依然在丁颜的背上趴着,只是呈现出半透明的状态,这并不影响丁颜的自由行动。

提前半个小时来到了高铁站,检票后又等了十几分钟,很快上了高铁,找到了自己的座位,丁颜将大背包放在头顶的行李架上,坐下来拿出手机查看上次与网友“怀念小熊”的对话。

“怀念小熊”说青石巷已经被拆迁,那个地方目前已打造成了文化旅游城。

不过巷子可能变化,但地理位置却并不会改变,即便那个地方已经不再是青石巷,丁颜也认为自己很有必要去查看,这是解锁《窄巷》油画的关键。

当初自己只是通过照片与油画一比较,都能将《窄巷》进行解锁,他不相信到了实地查看后会没有进展,实地查看的效果应该会更明显才对。

正在思考时,过道旁边忽然吵了起来。

丁颜的思绪被拉回,就见一个年轻妈妈牵着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站在过道中,要求一个戴着棒球帽坐在窗边座位上的中年男子让座。

丁颜听了一会儿,大概了解到是这中年男子占了母女俩的座位,不仅不让,还辩解说车上只要有座位都可以坐,他身体不好,加上晕车,所以必须要坐靠窗的位置。

那母亲看上去毫无办法,此时旁边有乘客叫来了高铁乘务员,一男一女两名乘务员很快赶来。

“先生,请把你的车票出示一下。”女乘务员道。

“我找不到了。”

霸占座位不让的男子根本不配合,头也不抬,直接将戴着的棒球帽檐拉低,盖住了眼睛,开始哼哼起来,一会儿说自己有病,一会儿说不能激动,否则会晕厥。

但旁边围观的人越来越多,这家伙装不下去了,还是将手机打开,给乘务员出示了自己的车票。

不过仅此而已,这家伙仍旧装作起不来身,不回自己在后方位于过道旁边的座位。

那年轻母亲表示不想再浪费心神,另一名好心乘客与她母子俩换了个位置,坐到了靠近丁颜这边的一排。

此时丁颜仍旧在盯着那装死的中年男子,他的注意力倒不是都在这男子身上,而是刚才原本在自己这边的杨淑芬此刻已经爬到了那中年男子的肩上。

不多时,杨淑芬坐在了这男子的肩头,双手抱着他的脑袋。

一大团熟悉的黑气汇聚在中年男子的身上,很快这团黑气一点一点的流向他的额头,聚集在印堂处。

争论过后,车厢里陷入了安静,这戴着棒球帽的中年男子已经“心安理得”的睡着,对发生的一切浑然不觉,不过在丁颜看来,这家伙此刻的脑袋比乌鸦还黑,特别是印堂处,且这些漆黑还在不停的融入他的额头内。

看样子杨淑芬还挺嫉恶如仇的,丁颜没有什么表示,不过心里却感到很舒畅。

最开始他就察觉到杨淑芬喜欢趴别人身上,让人印堂发黑,且那些人看上去也都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现在一看,这种人应该都做过恶事,或者存在某些无法容忍的恶念,所以才会被杨淑芬给盯上。

只是……

丁颜仔细注视着此时的杨淑芬,发现她的身体再次变成了半透明状态,且还轻微的闪烁了两下,就好像能量或者阴气不太稳定的样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