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婆婆的执念

  • 亡灵画师
  • 夜行狗
  • 2523字
  • 2022-02-27 14:49:06

在家里安安静静的呆了一天,到目前为止老婆婆一直没有再出现,也没有在丁颜的背上趴着,这让他感到无比轻松。

期间还去隔壁贺叔家串门,又回工作室一直画画到夜晚。

晚上临睡觉前,再次进入诡图确定了李珊是安全的,这才回来睡觉。

第二天上午大概十点时,丁颜的手机响起,一看是蒋小亮打来。

丁颜定了定神,脑海里过了一遍晚上想好的说辞,就看能不能用上。

随即他按下接听键,蒋小亮的声音很快传来。

“丁颜,告诉你个好消息,犯罪嫌疑人已经抓住了,忙了一天,现在才审完!”

丁颜当然知道他们会抓住那一男一女,但语气依旧装作很吃惊的道:“这么快?!那死者是谁?”

“死者叫杨淑芬,并非良州市人,而是从外地到良州市来找人的。”蒋小亮道:“就是在这儿我们警方绕了弯路,一直以为她是本地人,否则破案的时间还会更快。”

“所以凶手……”丁颜诧异。

“就是她找的那家人,那俩夫妻男的姓刘,女的姓姜。”蒋小亮解释道:“杨淑芬和她儿子一个月前就来到良州,我们通过你画的模拟画像在火车站的监控中得到了确认。然后顺藤摸瓜找到了这夫妻俩,他们住在远民路那边,姓刘这家伙在帮一家公司看管货物,他俩口子顺便就住在那栋楼的四楼。”

“杨淑芬还有个儿子?”丁颜的关注点却没有在这俩口子身上。

至于蒋小亮说的远民路,正是他昨天去的那栋楼的所在,而那条垃圾巷就在远民路的后面。

“嗯,她儿子小阳有智力障碍,实际年龄已经有三十出头,但智商仍停留在六七岁的样子。”蒋小亮回答。

“那她儿子呢?”丁颜纳闷。

因为他昨天并没有看见其他人,除了那对夫妻。

蒋小亮回道:“同样被这夫妻俩杀害了,杨淑芬带着小阳是来讨债的,大概二十年前她们家曾帮过刘家,刘家为此还写了欠条。如今杨淑芬丈夫死了,儿子因智力原因无法工作,所以才想着到良州来让刘家还债。据姓刘的交代,他们夫妻俩先杀害的小阳,然后才是杨淑芬,目的就是不想还这笔债。”

丁颜沉默片刻,问道:“那杨淑芬儿子的尸体呢?”

“也被丢在了郊外,按照犯罪嫌疑人的供述,其他同事已经去搜索了。”蒋小亮道:“对了,王队让我跟你说一声,这次你提供的模拟画像,报酬是500块,过两天就会打你账上。而且这件案子全亏有模拟画像作为突破口,王队说了,要向局里给你申请一张奖状,有奖金的那种。”

上次王铮曾对丁颜说过,警局这边对模拟画像的报酬,规定是200起价,最高是500,这是局里的规定无法突破。

因为模拟画像并不要求有什么艺术成分,越写实越好,与现实中的目标保持较高的相似度,而且只要普通素描就行。

警方不会完全以这画像与目标到底有多相似来衡量模拟画像的价值,即使画得很像很像,最高也只有500。

当然如果丁颜的模拟画像确实在案件中起到了关键作用,且案件重大的话,刑侦队则可以向局里申请好市民表彰,让他多领一份奖金。

但不管是报酬还是奖金,对于丁颜来说都只是附加价值,他看重的是画模拟画像对自己进一步探索诡图带来的影响。

昨天通过“生锈的杀人刀”让杨淑芬现身报仇,一直到现在他都没有再看到对方的身影。

这让丁颜隐隐有些担心这老婆婆是不是执念已了结,直接走了?

如果对方真的走了,不再出现,那自己努力了这么久的成果则全打了水漂。

与蒋小亮结束通话,丁颜有些惴惴不安。

到了下午,他关了工作室的门,扫了一辆电单车前往郊外的田家湾,来到枯井旁一直守到傍晚。

今天天气有些凉爽,夜蚊子也少了很多。

丁颜一直等到午夜零点,不时跑到枯井旁边用手电筒观察井里面,但什么都没看见。

又在枯井附近转了转,仍旧没有见到老婆婆的身影。

“会不会她还一直跟着那夫妻俩?”丁颜暗自猜测。

这个可能性很大,但是丁颜目前并不愿意去警局面对那刘姓夫妻俩,虽然现在自己没戴口罩,也剪了头发,还换了衣服,但最保险的方法还是不要让这两人看到自己。

当时刑警抓住这两人时,一个被吓傻,一个被吓晕,倒是没有什么反抗,但过后肯定会说些什么,比如向警方描述闯入者的外形。

当然,他们如果说见到了鬼,这种话怕是只有鬼才会相信。

不过在上楼之前,丁颜曾与其中一名刑警面对面撞见,虽然当时这名刑警并没有认出他。

万一听了凶手对那闯入者的描述,这刑警想起来曾在楼下见过丁颜,到时候可就不好解释了,所以警局那边最好暂时别去。

丁颜又等了片刻,确定杨淑芬不在枯井这里后,他只得乘坐电单车返回了城内。

此时已经凌晨一点,良州城里刚刚下了一场小雨,空气透出一股清新,同时充斥着丝丝泥土的气息。

因为时间已经很晚了,街道上的车少了很多,街边的行人也零零落落。

本来丁颜准备直接回家,不过在经过一个十字路口时,他忽然想起了那条垃圾巷,随即改变了方向,往垃圾巷驶去。

很快到了垃圾巷口,将电单车停好,扫码归还后丁颜走进了垃圾巷。

此时四周一片寂静,只是偶尔有车轮驶过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他抬头看了一眼垃圾巷的上方,发现那扇小窗户再次打开了。

他感到诧异,不知道是不是警方在勘查现场的时候打开的,不过他也注意到这扇窗户的正下方就是那截断裂的金属梯。

来到窗户的正下方,丁颜再次抬头看去,猛地一惊,发现那扇窗户竟然关上了!

担心自己看错,他揉了揉眼睛,再次看去,发现窗户还是关上的。

就在此时,一阵阴冷的凉风袭来,卷着垃圾的臭味涌入丁颜鼻中,他身体微微一抖,察觉到了身边的异样,扭头看去,就见一个披头散发的身影正站在自己旁边。

定睛一看,不是杨淑芬是谁?

此刻的杨淑芬没有看丁颜,而是仰着头,似乎在看那扇关闭的窗户,又像是在看断裂的金属梯。

见到这一幕,丁颜忽然心中一动,拿出了电话。

看了看时间,虽然刑侦队的人经常在加班,也不知道现在蒋小亮睡了没,不过此刻这个问题很重要,即使吵醒蒋小亮也在所不惜。

拨通了蒋小亮的电话,那头很快接听。

“喂。”

蒋小亮的声音听起来并不像是被吵醒的样子。

“不好意思蒋警官,这么晚打扰你!”丁颜道:“你还没睡吧?”

“没了,还在加班。”蒋小亮回答。

丁颜道:“我也没睡着,就是想问问,杨淑芬的儿子找到了没有?”

“找到了。”蒋小亮道:“两个小时前找到的。”

“他是……怎么死的?”丁颜此时往巷子里面走了几步,距离杨淑芬稍远了一些。

而杨淑芬仍然站在原地,因为执念的影响,似乎外界所有的信息她都无法感应,只是抬头盯着上方。

片刻后,蒋小亮在电话那头道:“是被姓刘的俩夫妻打晕后,凌晨时分从四楼丢到后面垃圾巷里摔死的,然后清理了现场,将尸体拉到荒郊野外掩埋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