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杀人刀的奇妙效果

  • 亡灵画师
  • 夜行狗
  • 2559字
  • 2022-02-26 13:51:11

丁颜知道手中这把杀人刀的属性,它如果击中对方后,会附带一种恐惧生成。

而生成的恐惧应该就是被击中的目标凭生最害怕、或者最不愿看见的某个场景。

现在很显然,这被刀刺中的女人已经能够看见丁颜刚刚还背着的老婆婆,这说明女人当前最害怕的,应该就是这老婆婆回来。

那手持铁棍追出来、本来准备继续攻击丁颜的皮肤黝黑男子,忽然发现刚刚埋伏在外的女人竟然变成了这副模样,他微微一愣,第一个反应是丁颜击伤了她。

就在此时,男子忽然听见自己的女人张口喊道:“是她,她来了,她变成鬼来报仇了!”

听了她这番话,男子顿时呆住,四处张望。

丁颜抓住了这个机会,立刻靠近过去,迅速用生锈的杀人刀在男子的肩膀上划了一下,因为情急,也不知道有没有割到皮肤和肌肉,随即他赶紧后退。

这男子下意识肩膀一抖,看样子还是被丁颜给割伤了,扭头看过来。

不过丁颜却发现在这把刀的诡异作用下,对方的肩膀毫发无损,连衣服都没被割开,但却似乎已经受伤了。

此时那男子在看向丁颜的瞬间,猛地愣住,目光直勾勾的瞪着丁颜身后的那个黑影,眼瞳鼓起,连呼吸都已忘记。

“杨……杨姨!”这男子从嘴里吐出含糊不清的几个字。

丁颜当即躲到一旁,背靠着墙,给这两人一鬼腾出更多的对视空间。

不过他的杀人刀并没有收起来,而是仍然握在手中,以防那男子会再次攻击自己。

老婆婆此时在完全面对这一男一女后,她开始对着他们走去,四肢无比僵硬,所以走路的姿势也极其诡异,那一头花白长发紧贴着额头和被腐蚀的脸颊,隐约可见头发下那颗没有被腐蚀的眼珠子内透出满满地仇恨、怨气……

持铁棍的男子此刻早就开始后退,全身发软、脸色苍白的退进了小房间,而那女子则是右手捂着自己的腰部,跟着自己的男人往小房间里跑。

实际上她的腰部看不到任何伤。

老婆婆一拐一扭的跟了进去,一股死气混合着泥土和腐蚀的气息在房间内弥漫开来。

很快丁颜听到了惨叫,他忍不住靠近小房间门口,就见老婆婆已经骑在了那男子的肩上,双手抱着他的脑袋,一股股黑气疯狂涌入对方的眼睛、鼻子和嘴巴。

那女子见状准备丢下男人离开,丁颜立刻手持杀人刀挡在了门口。

女子此刻腰部仍然有明显的疼痛感,虽然并没有看见伤口,但她依然害怕丁颜还会刺杀自己,所以不得不后退,却是远离了自己的男人,躲到小窗户的旁边,一脸惊恐和不知所措。

不多时,老婆婆的身影忽然变幻,再出现时已经在女子的背上趴着,同样大量黑气涌入女子体内。

这女子惊恐得直打哆嗦,拼命挣扎也无济于事,下一秒,咚的一下晕倒在地上,老婆婆却依旧趴在她身上没有离开。

而此时那男子却因为太过惊恐而直愣愣地站在原地,脑袋被大量黑气涌入,最后全部汇聚在额头印堂处,一片漆黑隐没不见,也不知道他自己有没有感觉。

很快,老婆婆离开女子的身体,再次爬到男子肩上坐好,继续灌入黑气,而那女子则躺在地上仍然没有醒转。

丁颜看这两人已经无法逃脱了,那把生锈的杀人刀激发了他们心中的恐惧,而他们目前恐惧的正是这姓杨的老婆婆,所以间接导致这两人在这一刻看见了杨婆婆,并被报复。

如此看来丁颜刚才的猜测是正确的,杨婆婆肯定是被这两人所杀害。

丁颜抬头一瞧,就见这堆了杂物的外屋天花板上,正好有一个金属钩,似乎刚安装上去不久,在上面缠绕一根绳索的话,足以把人吊死。

可既然这里是凶杀现场,为什么杨婆婆不直接带他指认这栋楼,而非要跑到后面垃圾巷去呢?

这始终是一个疑点。

丁颜没有再耽搁,他趁着眼前这两人一个昏迷,一个被吓得失神,立刻从背包里拿出一张布巾,将自己进屋后碰到过的地方擦了擦,确保没有留下指纹,随即转身离开,并将杀人刀收回脑海中的物品栏里。

来到楼下经过超市时,见那收银员仍在埋头看手机,随即丁颜来到了街上。

他知道自己必须报警,但却无法给警察解释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

很快来到街边的一个角落,丁颜拿出手机陷入犹豫。

超市里的监控他昨天就已经观察了,门口的摄像头对准的货架位置,里面的摄像头则对准收银台,自己从隔离带进出的方位正好处于监控盲区。

这应该是楼上那男人要求超市这样做的。

丁颜此时仍旧戴着口罩,他打算让一个路人来打报警电话,正在考虑要用什么说辞时,忽然就见街对面至少有四个人结伴穿过斑马线走来。

这四个人中有一个是蒋小亮,除此之外,刚才自己面对面撞见的那个看起来很眼熟的男子同样在队伍里。

这一秒,丁颜脑袋嗡的一声,终于反应过来。

原来他刚才看那男子有些眼熟,是因为这人是刑侦队的,与蒋小亮是同事,自己应该在警局见到过。

“原来他们已经盯上这里了。”丁颜恍然大悟。

幸亏自己进去的早,出来的及时,要是晚一点,准和这些警察撞个正着,到时候可就无法解释了。

不过警方的查案效率还是挺高的,在丁颜拿出杨婆婆的那幅模拟画像后,他们应该很快就锁定了被害人的身份,继而查到了这里。

只是,刚才那警察可能乔装打扮后去凶手那儿故意说租房,准备探探底,哪知却触动了凶手夫妻的警觉。

然后自己误打误撞紧接着就凑了上去,顿时引得这夫妻俩更加怀疑,所以才会故意对自己说可以租房子,然后对自己痛下杀手。

好险,自己差一点就替警方“因公殉职”了。

见到这些人后丁颜立刻将刚才发生的一切联系起来,他转过身子,没有去打招呼,然后将身体缩在街角,口罩拉上去一点,低着头一动不动。

蒋小亮等人并没有注意他,而是穿过街道后径直进入了超市,并且与超市收银员说了两句后,很快就通过隔离带上了楼。

现在警察上去,这两人应该是逃不了了,丁颜很快离开。

他根本不担心杨婆婆,老人家此刻正在报仇,想来应该够那两人受的了,而警察上去后正好可以将他们抓获,且根本无法发现她。

很快回到家中,丁颜将身上的衣服脱掉直接扔了,又去离家不远处的理发店理了发,然后洗澡换了身干净衣服。

刚才进入楼内时他戴着口罩,那一男一女并没有看见他的样貌,现在自己不仅换了衣服,且还理了发,相信就算这一男一女此刻站在面前也认不出自己。

何况这两人被抓住后,丁颜还不一定能和他们再见面。

因为有了上次与王辉附身的凶手近距离搏斗厮杀的经验,这一次丁颜发现自己竟然出奇的镇定,不管是在刚才的搏斗过程中,还是过后离开现场时。

而且这次反应迅速,他自己也并没有受伤。

不仅如此,丁颜还注意到,不管用生锈的杀人刀刺中那女子,还是割伤那男子,实际上他们身上并没有形成伤口,只是产生了被割伤的真实疼痛感,以及出现了附带的恐惧情绪。

也多亏出现了恐惧情绪,否则他们还看不见杨婆婆的鬼影,也就无法受到杨婆婆鬼魂的影响。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