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血色的海平面

  • 亡灵画师
  • 夜行狗
  • 2777字
  • 2022-02-10 14:08:11

惊恐之下,丁颜只是匆匆瞥了一眼,这女子似乎就是刚才那衣柜中的人,因为腿上都有血污。

也不管自己到底有没有看错,他此刻不敢再过去,想要跑进父亲的卧室,但刚才睡觉之前已经将卧室门给锁了,钥匙还在自己卧室那边。

他也不敢再返回去取,几乎没有停顿,当即溜进了隔壁一直打开的卫生间。

因为害怕那女子已经跟了进来,关门之后丁颜第一时间就把灯打开,迅速扫了这狭窄的卫生间一眼,没有发现异常。

随即将门关好,扭下反锁扣。

背靠在门后,丁颜这才发现自己有些喘不上气,实际上他刚才只是跑了几步,根本不算剧烈运动,但这一刻的感觉却比跑了一场马拉松还要难受,这完全是因为心中恐惧所导致的。

片刻后,感觉稍稍有些好转,丁颜趴在门后仔细听了听外面的动静,什么也没听见。

他这才想起自己的手机也还在那边卧室里插着充电,此刻肯定不敢去拿了。

心感不安,又转身将这卫生间洗漱池下方的小柜门、甚至马桶盖都给打开,确保自己一眼就能看见所有地方,不管再多小的空间都藏不了人,或者鬼。

等了片刻,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也不管卫生间里有没有异味,丁颜深深吸了几口气,剧烈跳动的心脏开始慢慢恢复正常。

不过他依旧不时趴在门后仔细听着外面。

听了好一会儿,门外静悄悄地,还是没有任何异常传来。

这一刻丁颜算是怕了,他本来第一个感觉是有人在装神弄鬼,故意拆开自己包好的油画,故意躲起来惊吓自己。

但一想到那狭窄的衣柜隔间,就连小孩都挤不进去,这人是怎么可能藏进去的?

联想起早先激发的诡图系统,丁颜打了个寒颤,自己连那种诡异东西都激活了,现在真要发生什么匪夷所思的遭遇也不是不可能。

现在他不敢开门,也不敢弄出声音,为了避免引起注意,他甚至想将卫生间的灯都给关了。

但又担心这里陷入黑暗后,那个满身血污的女人会立刻在卫生间中出现。毕竟现在摸不准对方到底是什么,如果连衣柜那么小的隔间都能进去,卫生间的这扇门多半也挡不住她。

心中满是忐忑,不知在门后站了多久,实在坚持不住的时候,丁颜靠着门蹲了下去。

期间他似乎能隐约听见一道缓慢的脚步声在外面行走,不疾不徐,往返于自己的卧室和工作室中。

但再仔细一听后,又发现什么都没有,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

就这样熬了接近三个小时,也不敢睡觉,直到天色微亮,丁颜一直惴惴不安的心才终于开始缓和。

他将耳朵贴在门后,仔细听了差不多十分钟左右,确定什么都听不见了,且此时天色比刚才更亮,不用开灯都已经看得清楚四周环境。

鬼害怕阳光,现在天已大亮,想必那只女鬼也不敢再出现,丁颜暗自揣测。

不过为了保险起见,他并没有马上出去,而是又等了片刻,直至自己放在卧室里的手机闹钟开始响起,舒缓的闹铃声传来,丁颜这才轻轻扭开反锁扣,将卫生间门打开一条缝隙。

再次等了片刻,什么都没看见,也什么都没听见,他鼓起勇气拉开了卫生间门,小心翼翼的走了出去。

先是站在工作室门口,往依旧有些昏暗的工作室里看了一眼,然后伸手到门边,打开了工作室的灯。

仔细往里面看了看,一切正常。

为了给自己留一条逃生的通道,他走进工作室将靠街的卷闸门全部打开,街上来来往往准备去上班的行人以及不远处行驶的车辆顿时给了他极大地安全感。

丁颜深呼吸一口气,回到自己的卧室,首先看了一眼那小型衣柜,哪知衣柜门竟然是关着的,并没有像昨天晚上那样,呈打开的状态。

里面也没有看到任何恐怖身影。

此时手机闹钟的铃声再次开始响起,丁颜迅速走了过去,将闹钟按停,然后一手拿着手工刀,小心翼翼走到衣柜门前,将门迅速拉开。

里面一切如常,除了自己昨天整理好的衣物外,并没有看到什么女人。

丁颜又拿着父亲卧室那边的钥匙,将房门打开后查看了一下,那两幅画仍在柜子里好端端地放着,看上去都很正常。

昨晚看见的那女人果然消失了。

就在此时,工作室外面响起了一个男子的声音,并且有人敲了敲工作室的桌子。

“有人在吗?”

“在的。”

丁颜立刻回答,走出卧室来到了工作室,随即微微一愣。

只见门口站着两名身穿警服的男子,一个中年人,一个年轻人,而在工作室门外的街边,此刻一辆警车停在那儿,车顶上的警灯正在闪烁,但并没有响起警报声。

“请问你们……”丁颜有些懵了。

“我们是良州警局刑侦队的。”那中年警察表情平静,从他的脸上捕捉不到任何信息,只是从丁颜出来后,他就一直盯着丁颜的眼睛。

“这是我们队长王铮,我是蒋小亮。”那年轻警察拿出了警官证。

丁颜此刻注意到,这两名警察身上都带有配枪。

就见那叫蒋小亮的警察很快又拿出来一个看起来有些眼熟的画筒,将画筒放在桌上。

队长王铮开口问道:“你是叫丁颜吧?这个工作室是你的?”

“嗯,对。”丁颜点了点头,指着蒋小亮放在桌上的画筒,此刻他想起来这东西为什么眼熟了,“我的画为什么在你们这里?”

“我们也正想问问你。”王铮道:“你看下这是不是你的。”

“是我的。”丁颜指着画筒表面用工笔写的那个“丁”字,“我的画筒上都写了我的姓,而且这个是昨天才送给一个叫李珊的学生。”

随即丁颜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看着眼前这两名警察:“李珊她……”

“她昨晚没有回家,直到现在都没找到人。”王铮回道。

“啊!”丁颜吃了一惊,随即问道:“那这幅画……”

“我们根据街上的监控录像,在东拱门出城的一个石桥下找到,但没有发现李珊的踪影。”蒋小亮接过话道。

“你最后见到她是几点?在哪儿?”王铮问。

此时蒋小亮已经打开了录音笔。

丁颜心中有些慌乱,他感觉这两警察似乎在怀疑自己。

定了定神,回道:“昨天大概六点半的时候,她学完画就离开了,我看着她上公交车的。喏——”

说着,他指了指街边不远处的那个公交站台:“就是那儿。”

“为什么把你的画给她?”王铮见丁颜表现得有些紧张,但他并没有要缓和氛围的意思,反而加重语气询问。

因为现在李珊并没有被找到,而丁颜作为他们所知最后一个见到那女孩的人,而且还是一名单身男性,所以被警方怀疑也在所难免。

丁颜回答:“因为她是我最后一名学生,昨天的课教完后我就准备关闭工作室把这里租出去,不想再做了。送给她两幅画,是为了留作纪念。”

说着,他将画筒打开,抽出里面卷好的画,展开后见是那幅“孤寂背影”。

“这只是其中一幅,我送了她两幅,还有一幅呢?”丁颜问。

王铮摇了摇头,正要说还有一幅并没有找到,不过就在此时,他的目光定格在工作室的其中一个画架上方,指着那个方向问道:“那个画筒,是不是你的?”

丁颜顺着王铮的目光看过去,猛地一怔,他发现这个画筒似乎就是昨天自己交给李珊的其中一个。

只不过此刻这画筒表面至少有一半都沾染了鲜红的血液,因为放在角落的画架里,所以导致他一直没有注意。

正想要上前查看,王铮立刻对丁颜喝道:“你,不准动!”

他身旁的蒋小亮则迅速戴好一双橡胶手套,快步走了过去,将这画筒拿起来,见上面果然都是血,而且已经浸透了画筒里,就连画架上都被沾染部分。

将画筒盖打开,一股血腥味蔓延出来,随即慢慢把画取出。

丁颜眼瞳收缩,面色惊恐,发现这正是那幅“蓝色的海平面”!

只不过这或许已经不能再叫作“蓝色”了,而是——“血色”。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