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熟悉的陌生人

  • 亡灵画师
  • 夜行狗
  • 2453字
  • 2022-02-25 08:02:00

这栋楼靠大街的一面有两个商户,一个已经关闭,看样子是一家衣服店,另一个商户还开着门,是一家小型连锁超市。

除此之外没有看到能进入这楼内的入口,想来可能入口在这两家店里。

丁颜在心里打了个腹稿,随即走进这家超市。

超市的门口就是收银台,收银员是一个相貌普通的年轻女子,此刻超市最里面一排货架前还有两名顾客正在挑选。

丁颜靠近收银台,对那收银员女子问道:“打扰一下,请问你知道李进才住这里楼上吗?”

收银员还以为他要买东西,闻言愣了一下,摇头道:“不好意思,我不太清楚。但明天白天的时候你可以直接上楼去问问。”

“嗯,好的,谢谢!”

丁颜露出微笑,环视了一圈,发现超市入口那儿用一排伸缩隔离带隔了一个小通道出来,在进入超市后可以直接走这条通道,通往一扇关闭的房门。

他指了指那扇房门:“是从那里上楼吗?”

“是的,你白天过来直接上楼去问吧,现在楼上没人。”收银员点头。

“楼上是公司还是……”丁颜故作好奇问。

收银员耸了耸肩:“我也不知道,老板只是让我们未经房屋主人允许,别乱上楼去。”

丁颜此时察觉到趴在自己背上的老婆婆很安静,没有再伸手过来指某个方向,他不知道自己的猜测有没有错,不过目前也只能等到明天白天再过来看看。

不过这老婆婆难道就这么一直趴在自己背上,不走了吗?

丁颜内心忐忑,离开超市后,打了个出租车回到家里。

再次进入诡图中后,丁颜让李珊看了看自己的后背,李珊表示什么都没有发现。

看来那老婆婆只能在现实中跟着自己,一旦自己进入诡图后,她是无法进来的。

丁颜稍稍放下心,他来到李珊房间的客厅沙发上躺下,准备今晚就在这里将就睡一晚。

不管怎样,这总比出去后让老婆婆一直趴在自己背上、背着睡觉要好得多。

丁颜在沙发上躺下后,李珊也重新回到小床上,任凭阴气环绕着她,房间里一片寂静。

这布沙发也较为宽敞,丁颜躺下后双腿还能伸直,他特意将现实世界的床褥带了一套过来。

不过很快他就发现自己很冷,不管将被褥裹得多严实,身体依然感到发冷,这应该与这个诡图中的世界特质有关。

说白点,这个世界到处飘浮着阴气,根本不适合活人生活。

刚开始丁颜认为自己只是在这里将就一晚,把被子裹紧点,问题应该不大,哪知他还是低估了这个世界的诡异,即使在李珊的屋中,他也根本无法入睡。

不仅身体感到冷,特别在整个人静下来后,就连内心也都因为一股诡异的阴冷感而感到颤栗。

再加上门外那每三小时就会出现的脚步声和恐怖尖叫,丁颜刚刚再次经历了一次,他躺在沙发上重新开始思考,或许回现实世界休息才是最好的选择,即使背上有一个老婆婆趴着也比呆在这里强。

有了决定后,他起身将被褥折叠好,看了一眼平躺在床上的李珊,没有打扰她而是直接离开。

回到现实世界,丁颜立刻返回自己的卧室,对着那面半身镜看了一眼,老婆婆熟悉的身影再次回归,贴附在他的脊背上。

同时丁颜又感受到了来自脖颈和背上的不适感。

“唉,我已经在帮你了,没想到你这么黏人。”丁颜叹了口气。

不过他也知道,老婆婆跟着自己只是凭借着一股本能,认为自己能够帮助她,就好像她的执念在不停让她回到那条垃圾巷中一样。

而老婆婆没有跟着丁颜进入诡图,则是可能她根本进不去,又或者会下意识的抵抗进入那里面。

丁颜尝试着在床上躺下。

虽然能够感觉得到老婆婆依然在背上,但诡异的是却并不影响他的睡姿,不管是侧躺还是平躺,毫无阻碍。

丁颜侧着身子,想用手机自拍摄像头看看此时自己的身后是什么情况,但一想到那张被毁容的恐怖脸颊可能就靠在后颈位置时,他打了个哆嗦,将手机放下。

眼不见为净。

强制闭上眼睛,反正身上也没有传来其他的异样感,不知道过了多久,感觉天都快亮了丁颜才迷迷糊糊的睡去。

这一觉睡到下午两点才醒。

丁颜起床后瞧了瞧时间,不忘又看了一下半身镜中的自己,身上的老婆婆依旧还在。

出了门,在街边吃了点东西,随即赶往那条垃圾巷。

今天的阳光很毒辣,照得人睁不开眼睛。

为了节省时间丁颜直接打了出租车,出租车停在昨天晚上去的那家超市的街对面。

下了车后,正在等待红绿灯的过程中,丁颜的目光定在对面街道同样在等红绿灯的一个男子身上。

他感觉这男子的面孔有些面熟,似乎最近几天才见到过,但具体是谁却又一时想不起来了。

很快绿灯亮起,那男子与其他行人穿过对面人行道走来,丁颜也往对面走去,瞥了那男子一眼,对方神色匆匆,并没有注意到他,两人很快擦肩而过。

不多时来到超市门口,这一次丁颜在进入超市时直接走的那条隔离通道,伸手一推,那扇关闭的门被打开,露出一排往上而行的楼梯。

推门的时候弄出了声响,这楼梯内的声控灯立刻亮起。

丁颜回头看了一眼这间超市,那收银台后方的收银员已经不是昨天那位,应该换班了,不过对方并没有注意自己这边,而是在低头玩手机。

丁颜随即走进去后关了门,并拿出一个口罩戴好。

与外面的刺眼阳光和燥热空气相比,这楼梯间内立刻阴凉了许多,丁颜很快来到二楼,发现这里没有通往二楼走廊的门,随即又拾阶而上,到了三楼。

这里终于有扇门,且是打开的。

来到三楼走廊内,见所有房屋都是关闭的,且这里充斥着一股发霉、潮湿的气息,很显然房间里装着一些易受潮的物品,而且大多已经损坏。

又来到四楼,根据当初站在垃圾巷外面所估计,这栋楼最高也就四楼。

丁颜知道,大概在四楼有个房间的小窗户,正靠着外面那条垃圾巷。

他往前走了几步,此时靠近楼梯间最近的一扇房门忽然打开,一个皮肤黝黑的男子站在门口,眉头皱起,对他问道:“你也是来租房子的?”

丁颜一愣,他不知道这男子为什么一见面就突然这么问,脑筋一转,道:“是啊,请问这里有房子租吗?”

“唉,拿你们没办法,本来这里是公司仓库,不对外租房的。”男子无奈摇头,“不过隔壁正好有一间以前同事住过的,你要看看不?”

“好啊,我看看。”丁颜点头笑了笑。

他原本就想要进入那扇有窗户的房间去,看看能否找出这老婆婆为什么会一直被执念支配、跑到垃圾巷中的原因。

现在有了这个机会,正好可以正大光明的察看。

“对了,听你这么问,刚才也有人来租房吗?”丁颜走了过去,随口问道。

男子点点头:“那人刚刚才走。”

不知道为什么,丁颜的脑海里忽然浮现出刚才在人行道上碰见的那有些熟悉却怎么也想不起来的面孔。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