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她在我背上!

  • 亡灵画师
  • 夜行狗
  • 2310字
  • 2022-02-24 14:02:05

丁颜来到警局后,王铮等人已经散会。

刑侦队13个人,6人出了外勤办理其他案子,还有6人在局里,均在等候王铮对老婆婆无名尸体案件的安排部署。

王铮接过丁颜递过来的模拟画像,认真看了看。

这是一张皮肤皱褶的完整面孔,花白的长发,眼部鱼尾纹较重,鼻梁微微塌陷,鼻头略小,上牙关凸出导致上唇轻度遮住了下唇,整张脸在腮帮子部位往内稍稍凹陷,与死者尸身的干瘦程度正好相适。

看着老婆婆那双半耷拉的眼皮遮盖着眼球,王铮深吸一口气,抬头对丁颜道:“我还以为你画出来的死者是闭着眼睛的。”

丁颜已经准备好了说辞,指着模拟画像的双眼眼角,道:“死者的眼角鱼尾纹很重,且上眼皮明显凸出、较厚,所以我推测当她睁开眼睛时差不多是这番模样,即便可能有细小的差别。”

“行,我们马上复印下去,立刻集中力量开始找人。”王铮拍了拍他的肩膀,“你先坐下休息一会儿,小亮,给丁颜倒杯热水。”

“不用了,我有点累,准备先回去休息。”丁颜摆了摆手。

刚才在野外虽然擦了驱蚊水,但还是被叮了好几个包,加上在面对老婆婆的过程中一直胆颤心惊的,丁颜怀疑自己身上是否也染上了昨天看到那俩行人身上的那种黑气。

所以还是回去让李珊瞧一瞧,自己也要放心些。

当前警局的居民身份系统还没有发达到仅凭这张人像图就对比找到该人身份的程度,所以王铮采用的方式是将该模拟画像分发到各辖区警察部门,再到街道社区,发布通告并同时展开拉网式排查……

现在丁颜的任务算是完成了,他相信如果顺利的话,警方可能两三天内就会锁定死者的身份,进而顺藤摸瓜再抓住凶手。

回到家里洗了个澡,给被蚊虫叮咬的地方又擦了药。

虽然感觉很疲惫,但丁颜还是进入诡图中,询问了李珊自己身上是否有黑气什么的,特别是背上或者眉心处。

他现在和李珊交流起来也顺畅了很多,因为李珊已经可以发出单字音节,虽然有些听起来还是很模糊。

经过李珊的察看,自己身上并没有什么黑气,也就是没有被那老婆婆给盯上。

这婆婆的怨气很深,明显比当时的李珊还深,否则她不会在路上行人的身上留下黑气,虽然看样子那些人似乎并不是什么好人。

丁颜检查了一下李珊房间的客厅门,发现那些抵着门的沙发等物品没有被挪动过的痕迹,说明隔壁的吊死鬼没有过来。

他稍稍放心,对李珊又叮嘱了一番,随即回到现实世界。

刚刚出现在父亲卧室中时,丁颜忽然打了个哆嗦,感觉房间里竟然有一股莫名的阴冷,同时刚才进入诡图之前的那种疲惫感再次涌来。

看了看时间,已经是凌晨零点过五分。

又四处瞧了瞧父亲的卧室,没有发现什么异样,来到工作室打开灯瞧了瞧,虽然依旧感觉有些阴冷,但同样没有发现什么。

丁颜揉了揉脖颈,莫名其妙的感觉有些不适,但具体是什么又说不上来。

他以为自己颈椎又开始疼了,以前在学校一画就是深更半夜,有时候不注意坐姿,经常抬不起头来。

想到了这一层,丁颜抬了抬头,听见自己脖子竟然发出咯咯声响,他愣了一下,一股诡异感觉忽然升起。

快步走向自己卧室,打开灯,凑到衣柜旁边一个半身镜前看去,身体猛地一震,四肢顿时一片冰凉。

只见自己的背上,一个模糊的身影正趴在上面,整个身体紧贴着自己,但丁颜却完全没有感觉。

他心脏咚咚狂跳,再次靠近一步那面半身镜一瞧,发现这模糊身影不是别人,正是那刚才在枯井边消失的老婆婆。

不知道为何,这老婆婆竟然一直趴在后背,跟着自己回家了。

脊背上的身影此刻正缓缓抬头,老婆婆那张熟悉而又恐怖的面孔仰起来,看向镜子中的丁颜。

丁颜完全没想到这老婆婆竟然会以这种方式跟着自己,想来刚才在枯井边画完她的画像后,老婆婆根本就没有走,而是直接趴在他的背上,跟着他去了一趟警局,然后才回的家。

可能只有刚才丁颜进入诡图时,老婆婆才暂时没有跟着。

想到这一层,刚刚才洗完澡的丁颜,此刻全身都浸出了冷汗。

不过刚才他让李珊检查了,自己并没有印堂发黑,身上也没有黑气,所以老婆婆可能只是跟着自己回来,她并没有要侵害自己的意思。

丁颜不知道老婆婆为什么要这样做。

就在此时,老婆婆伸手缓缓往前一指,此时丁颜不用看镜子也终于可以看到对方从自己肩膀后面伸过来的右手。

虽然一直感觉不到身上有重量,但他刚才脖子上的异样感却并没有错,应该就是这老婆婆造成的。

丁颜愣了片刻,跟着老婆婆手指的方向来到了工作室。

就见身后的这只手变换了方向,指向工作室的门口,意思是让他走出去。

丁颜反应过来,当即换了一双鞋,拿上手机、钥匙,就这么穿着背心和大裤衩打开门走了出去。

一出门,背上的老婆婆再次改变了手指的方向,指向街的斜对面,而那里正好有一个路口。

已经有了经验的丁颜当即穿过马路靠近过去。

这一路老婆婆都在指路,而丁颜知道问她她也说不出什么,甚至有可能就是指路的这个动作,都只是她的执念在作祟。

一人一鬼走了很久,直至丁颜双腿开始发软才终于抵达目的地。

他抬头看着眼前这条熟悉的垃圾巷子,轻声对背上的老婆婆问道:“这里,到底有什么?”

能够感觉到老婆婆依然在自己背上,但换来的仍旧是沉默。

丁颜揉了揉大腿,又一次在巷子中四处寻找起来。

老婆婆的执念让她两次带着自己来到这个地方,说明这里对死者的意义重大,应该是自己还没有发现什么。

或者有什么重要的东西落在了这里,或者是这里存在着某样关键证据。

仔细的再次找了一遍后,丁颜还是没有任何发现。

他很想打电话让警察来搜寻,但却知道自己找不到合适的理由,甚至连为什么让警察来搜寻的借口都没有。

总不能说是一个其他人都看不见也感觉不到的“东西”在告诉他这里有可疑之处,而且具体是什么可疑,同样丁颜也说不出来。

他抬头看了看紧靠墙面的那截断裂的金属梯,以前应该是可以从这个梯子到左边这栋楼的楼顶去的,但这梯子断裂的时间显然也已经很久了。

瞧了一眼那扇此刻已经处于关闭状态的顶楼窗户,丁颜心中忽然一动,走出垃圾巷来到街上,随即转到了这栋楼的正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