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死者的画像

  • 亡灵画师
  • 夜行狗
  • 2454字
  • 2022-02-24 08:02:04

在工作室画了半天的画,又贱价卖出去最后两幅库存后,丁颜关了门,背着装着画具和老婆婆半幅画像的小背包,前往那条垃圾巷附近开始转悠。

在附近转悠了半天,没有找到什么线索,他再次进入垃圾巷。

此时正好有清洁车过来收走巷子里面的垃圾,丁颜待车子离开后,又将整条巷子仔细查探了一遍。

还是没有任何发现。

他抬头看了看巷子两面墙壁的最上面,发现那排断裂的金属梯上方,那扇小窗户此刻已经打开。

想来应该是每天垃圾运走之后,这里的住户才会趁此机会把窗户打开透透气,而大多数时间都是关闭的。

丁颜确定找不到线索后,他乘坐城郊公交车再次往田家湾方向而去。

到了枯井的旁边,坐下后开始等待。

这一次因为有了准备,丁颜先从背包里拿出驱蚊水,给身上喷了许多,然后拿出备好的手电筒、两个小碟子放在面前。

在天色完全暗下来后,他从脑海中的物品栏里拿出染血的颜料和特殊松节油,分别倒了一点在碟子里。

如今这两样特殊物品已经所剩不多了,最多还能够画一幅亡灵的人像出来,所以必须省着点用。

做好这些准备工作后,果然这一次没有等多久,似乎是有了这两种特殊物品的吸引,或者是老婆婆已经对丁颜的出现感到熟悉,很快这漆黑一片的枯井内就传来了动静。

今晚没有月亮,不过还好丁颜准备充分,他将手电筒打开,但没有直接对准井口,担心引起这老婆婆的不满,只是让电筒的余光照到井口位置。

不多时,花白长发紧贴着额头的脑袋从井口出现,露出一只完好、另一只已经被融化的眼睛,盯着坐在枯井不远处的丁颜。

有了第一次的见面,这第二次见面时,丁颜对这老婆婆的恐惧感已经没有最开始那么强烈,稳了稳心神,他开口道:“老婆婆,我又来了。”

话落,就见眼前的婆婆往井外爬出,随即四肢僵硬对着自己走来。

丁颜担心老婆婆又会因为某种执念带着自己到那垃圾巷中去,但现在他的要求却很简单,只要画出老婆婆的模样,交给警察就行了。

在老婆婆快要靠近时,丁颜将手里装着颜料和松节油的小碟子抬起来,“婆婆,只要我画出你的模样,交给警察,他们就能很快查到你的身份并抓住凶手!”

担心老婆婆耳朵不好,丁颜迅速重复了两三遍,终于见她不再走动,而是停留在距离自己一米远的地方。

她的鼻孔已经被粘连的皮肤完全封住,可能导致嗅觉也出现了问题,眼前这染血的颜料和特殊松节油对老婆婆几乎没有什么诱惑力。

所以她不像李珊那样,一直在颜料和松节油前嗅个不停。

丁颜担心这样一来,老婆婆就不知道这些颜料的特殊之处了,他再次说道:“我现在可能要用这东西,涂抹在你脸上,希望你不要介意。”

老婆婆那只完好的眼瞳一直盯着他,但没有其他表示。

丁颜又等了等,再次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他不确定这些只有执念的鬼物,性情会不会反复多变,看样子这老婆婆的性子应该较温和,但目前却也只有试过才知道。

心脏咚咚直跳,见老婆婆还是没有其他表示后,感觉对方应该是默许了。

丁颜伸出食指和中指在松节油的小碟子里蘸了一下,然后手指有些微微发抖的对着老婆婆那张恐怖脸颊靠了过去。

老婆婆依旧没有动作,这让丁颜恢复了一些信心,他一边继续开口,一边将食指和中指触碰到了老婆婆的脸颊。

“你毁容得厉害,这东西应该能暂时修复这张面孔,只要我见到你的模样,就能画出来交给警方……”

两只手指所碰之处,一阵腻人的黏稠感袭来,那些松节油很快沾染在融化的皮肤表面,但同时丁颜的手指指肚上也沾满了化掉的皮肤油脂。

老婆婆整个人仿佛已经完全僵硬,站在原地没有任何动作。

丁颜则是忍着恐惧和恶心感,手指来回在碟子和老婆婆的脸上移动,不多时松节油涂抹完了,他又开始涂抹染血的颜料。

他猜测这两样特殊物品的功效应该相差不大。

很快丁颜的手指表面就已经被一层浓浓的皮肤油脂所包裹,古怪的气味不断涌入他的鼻子,即便有颜料和松节油的覆盖也无济于事。

他感觉自己的嗅觉似乎都快失能,这些气味交织在一起后,脑袋有种发冲的迷蒙感。

大约五六分钟后,老婆婆整张脸终于都被丁颜涂抹完,那两个小碟子内的颜料和松节油已经全部用完,碟子表面满满都是被沾染的油脂,包括丁颜的手指上。

为了保险起见,老婆婆完好的那部分脸颊都被他涂抹了一遍。

在电筒光下,眼前这张脸很快产生了诡异的扭曲。

老婆婆发出一声闷哼,僵硬的身体弯曲,竟然直接坐在了地上。

丁颜忙跟着坐下,仔细一看,老婆婆脸上的肉正在疯狂扭动、缠绕、挤压,而她的身子也在微微颤抖。

不过她只是发出第一声闷哼,就没有了其他声音。

“已经有变化了,婆婆你坚持一下!”丁颜心跳如鼓,也拿不准后续到底会有什么变化。

总之不可能变得更加难看吧?

念头刚起,就见眼前这张脸的蠕动频率开始降低,面孔五官逐渐稳定下来,一张看上去要清晰了很多的脸呈现在自己眼前。

虽然这张脸依旧不是那么完好,但至少已经恢复了八成。

“可以了。”

丁颜迅速擦掉手上的油脂,拿出背包里的小画板,画板上已经固定好了昨天他提前画好的老婆婆那半张完好的脸。

唰唰唰……

这个时候可不能耽搁时间,丁颜拿出铅笔接着这幅未完成的画,迅速开始了素描,并在之前的基础上进行修改。

他现在画的并不是油画,也并非有心要留住老婆婆生前最美丽的画像,他所要做的只是将老婆婆原本的面孔用素描的方式最大限度的呈现出来即可。

况且现在的老婆婆的模样实际上依旧是死后的样子,只是在被特殊颜料和调节油覆盖之后,强制现出了她以前的模样。

所以画这种类型的人像图,并不像当初给李珊画最后一幅画那样,非得用特殊颜料才能画出来。

出乎意料,老婆婆这张完整的脸呈现出来的时间很短,丁颜正准备画她的双唇和下巴时,她的面孔再次开始扭曲挤压,很快回到了原本的恐怖模样。

不过好在丁颜已经用心记下她的样子,手中画笔不停,依旧很快将老婆婆的脸画了出来,并且还将画中那双闭着的眼睛重新画成了睁开的状态。

仔细审视了一遍,又添了几笔,感觉和刚才老婆婆的模样差不多了,丁颜抬头一瞧,发现眼前的老婆婆已经消失。

拿着手电筒起身走到井口,里面空无一物,再远处连手电筒也照不到的地方则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到,也听不到任何响声。

丁颜很快将带来的物品收好,放进背包里,往警局赶去。

此时才傍晚九点过,临出发前他给王铮打了电话,王铮告诉他此刻刑侦队的人仍在警局开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