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跟随

  • 亡灵画师
  • 夜行狗
  • 2313字
  • 2022-02-23 08:02:00

在见到这一幕的瞬间,丁颜就知道这颗脑袋就是那被杀害的老婆婆本人了。

因为带有极深地怨气,她果然还是变成了厉鬼。

不过同一时刻,丁颜还感受到一股极强的恶意在蔓延,将这枯井四周全部覆盖,包括自己在内。

很快他就发现,自己被眼前这颗缓缓升起的头颅给盯上了。

毕竟这老婆婆并不是李珊,不是每一只厉鬼都和李珊一样,有待人平和的,也就有对人类蛮横甚至是凶恶的。

而且老婆婆不认识丁颜,加上她是被杀死,化为厉鬼后其多半处于一种随时要泄愤的状态,对陌生人怀有较强的防备和敌意。

丁颜下意识后退了一步,同时脑海中的物品栏浮现。

只要他一个念头,物品栏中的那把生锈的杀人刀就会出现在自己手中。

视线可及范围内,那披着花白长发的老婆婆已经攀爬出了井口,垂手低头站在井外,一动不动。

她的身体偏瘦,身上的衣服满是淤泥,不过领口部分已经泛黄泛黑甚至是破损,应该是沾染了硫酸的缘故。

不仅如此,她站立着的姿势也显得僵硬无比,四肢僵直,可能与其上吊的原因有关。

整个场面仿佛静止。

丁颜站在不远处戒备的盯着她,而这老婆婆则是一直不抬头,但她对丁颜的恶意却非常明显,两者虽然相隔了一段距离,丁颜仍能够感觉到一阵阵恶寒。

不过有一点倒好,阴气侵袭,周围空气温度下降,导致一只夜蚊子都没有了。

片刻后,丁颜轻声开口:“婆婆,我没有恶意……”

话刚出口,就见眼前的人脑袋一动,微微抬了起来,花白的长发虽然仍旧有一些贴在脸上,但已经能够完全看到她的样子。

这张脸与她死去的时候一样,也就是丁颜在法医解剖室里看到的老婆婆的模样,皮肤融化粘连,透出血色,连嘴唇的位置都分不太清楚。

这个样子与她的尸体没有什么区别,现在看见她,丁颜无法画出其原来的相貌。

抬起头后,老婆婆那双惨白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丁颜,没有任何表示。

丁颜继续开口:“婆婆,或许只有我才能够看到你,而我这次来也是想要帮助你的。”

说完这番话,丁颜明显感觉到自己身上的恶寒减轻了一些,不过对方的恶意仍在。

就这样相对站着,老婆婆依旧没有什么表示。

不知过了多久,在丁颜感觉手脚开始麻木时,眼前的老婆婆忽然动了动,对着他走来。

老婆婆走动的方式极其怪异,因为她的手脚已经完全僵直,所以移动过程中整个人左右摇晃,僵硬无比。

随着她靠近,一股血腥混合着刺鼻硫酸水的气息扑面而至,这气息白天在解剖室的时候丁颜也曾闻到过,不过当时解剖室中的消毒水气味更浓,所以被掩盖了不少,不像现在这么浓郁。

丁颜下意识的想要后退,但迟疑了一下,他没有这么做,只是念头一动,右手放在身后,那把生锈的杀人刀出现在掌中。

虽然不能表现出对眼前这老婆婆有太多的防备,但现在他也不得不准备好,以防对方会出其不意攻击自己。

而这把生锈的杀人刀不仅杀过人,且已经杀过两只鬼了,所以用它来对付鬼物肯定有效果。

老婆婆很快靠近过来,那张恐怖的面孔完全映入丁颜眼中,不像她的尸体,这张面孔甚至还停留在刚刚被泼了硫酸后的模样,一些皮肤融化后的粘液还在移动,从她的下巴滴落。

靠近后,她没有停留,而是从丁颜身旁经过,歪歪倒倒的往前走去。

丁颜微微一愣,转身看着离去的背影,知道老婆婆应该不会对付自己了,不过此刻的行动可能是她的执念在作祟,他当即把手中的刀放回物品栏,也跟着她而去。

看这模样老婆婆的速度应该不快,但丁颜跟上去后却发现,她已经距离自己差不多二十米的距离。

幸亏此刻云层散去,有月光照明,还能看清楚老婆婆的背影,丁颜立刻加快脚步。

一人一鬼走上了不远处的郊区公路,往着良州城区的方向而去。

老婆婆在前,丁颜在后,沿着公路走了三公里,终于进入了城区。

这条公路上倒是有不少车辆过往,也都看见丁颜一个人顶着月色在路边走,不过出于自身安全考虑,在不知道底细的情况下没有谁敢停车载他一程。

进入城区后,老婆婆的身影忽然开始飘忽不定起来,有时候明明在正前方的街边站着,等丁颜过去后,却发现她已经在斜对面的人行道上。

来往的行人对其视而不见,而她那副恐怖模样与周围行人也显得格格不入,加上站立的古怪模样,陡增诡异。

待丁颜走上人行道后,发现她已经趴在了一个行人的身上,由那人带着她往前走去。

丁颜赶到那人身旁,发现老婆婆已经消失,再观察刚刚她趴着的这人,此人面相凶戾,一看就是不好惹的角色,不过被老婆婆趴过之后,他的脊背上已经有一团黑气,凝而不散。

一抬头,老婆婆再次趴在另一个同方向的女子背上。

赶过去一瞧,老婆婆这次没有走,双手依旧牢牢地勾着那女生的脖颈处,而这女生仿佛没有任何感觉。

这女子所走的方向应该是与老婆婆的目的一致,所以她没有再换其他目标。

趁这机会,丁颜暗中观察了一下这女子。

此人长了一张瓜子脸,双眼吊梢,双唇极薄,给人一种尖酸刻薄的感觉。

相由心生这个词不知道准不准确,但丁颜一连看见的被老婆婆趴过的这两个人,似乎面相都不简单。

此时那女子发现丁颜在注视自己,她顿时恶狠狠地瞥了一眼,开口道:“一直盯着老娘干什么?”

“不好意思,认错人了!”丁颜面带歉意,收回目光,刻意放慢了脚步。

那女子此时的双目就像一对死鱼眼,过了好几秒才从丁颜身上收回,扭头继续前行,不过显然她对丁颜有了留意,不时回头察看。

丁颜害怕对方误会,干脆远远地落在后面,沿着这条街又走了十多分钟。

老婆婆忽然从女子的背上消失,丁颜四处看去,发现她已经站在街对面一条倒垃圾的巷子口,正四肢僵硬的走进巷子里面。

丁颜穿过街道跟上。

而此时那被老婆婆趴过的女子已经离去,不过她的脊背处同样笼罩了一大团黑色气息,这些气息正一点一点的被她的身体吸收,尔后逐渐汇聚在眉心印堂处。

丁颜站在巷子口,隐约能够看见老婆婆站在一排矮小的垃圾桶前。

她的头顶是一排可以伸缩的金属梯,不过梯子已经坏掉,只剩下半截被铆钉固定在墙上。

就在此时,老婆婆扭头看向丁颜,她的身影逐渐开始变淡,最后完全消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