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枯井

  • 亡灵画师
  • 夜行狗
  • 2247字
  • 2022-02-22 14:02:00

从警局出来后,丁颜并没有坐上回家的车,而是上了另外一辆相反方向的公交车,坐了几站后又换乘了一辆郊区车。

大约五十分钟后,他到了田家湾站。

本来在见到死者的面孔后,丁颜是想直接拒绝画她的模拟画像的,因为那张面孔腐蚀较为严重,至少在丁颜这个层面,他无法逆推出来。

以前学画的时候,倒是专门对人体解剖学、肌肉骨骼构造等有过学习研究,但那只是对画人像会带来帮助,而且研究也根本没有那么深入。

不过在观察尸体的过程中,丁颜忽然冒出了一个想法,那就是到案发现场或者说是抛尸地点去看看。

如果有可能的话,或许自己能够看见……死去的老婆婆在附近!

毕竟诡图系统开启后,自己从此能够看见鬼物,别的不说,从李珊会在死后因为受到诡图的影响返回去找自己就足以说明。

这说明如果老婆婆死后变成鬼的话,自己去那个地方转悠转悠,是有一定几率可以看见她的。

要是看见了就有办法画出她生前的模样了。

最主要的是,丁颜还想搞清楚,这老婆婆是不是被吊死的,如果的确是被吊死,那她也符合目前诡图中的李珊隔壁居所的入住条件。

只要想办法将隔壁的吊死鬼清除,就能让这同样被吊死的老婆婆搬进去,或许还能让老婆婆帮助自己和李珊共同对付那已经盯上了李珊居所的吊死鬼。

当然,目前这事能不能做只是丁颜的推测,或许这老婆婆死后根本没有变成鬼。

真要到那时候丁颜只能告诉王铮,自己画不出死者的模拟画像,以后在警局这边兼职画像的想法也只能就此结束。

刚才从蒋小亮的口中,丁颜得知具体的抛尸地点在田家湾公路旁的一口枯井内,这枯井已经废弃十多年了,后来怕贪玩的孩童掉进去,所以在枯井上方盖了厚厚的两层石板。

凶手应该是杀掉这老婆婆后,在夜晚时分将其偷运过来准备抛尸在枯井里,哪知这石板很厚实,只是被他挪开了一部分。

可能是因为力气耗尽的缘故,凶手实在无法挪开石板后,就将老婆婆的尸体使劲塞进了露出来的石板豁口内,掉进枯井中,也根本来不及细看,匆匆离去。

差不多两天后,住在田家湾的一个居民从这里路过,闻到了尸臭味,又发现枯井上方以往被压得严严实实的井盖已经歪斜了一部分,遂凑到露出的豁口处一瞧,立刻报了警。

因为那凶手怎么也没想到,这枯井废弃十多年后,里面不知什么原因已经积满了淤泥,淤泥越涨越高,干涸后实际上距离井口已经很近很近。

所以老婆婆的尸体其实只是掉下去一米多点,就在淤泥上方,被路人站在井口一眼就看见。

警方也对田家湾和附近的村落进行了拉网式排查,没有发现谁家的老人失踪,也没有找到谁有作案嫌疑。

如此一来,警方推测这老婆婆可能并不是住在附近,而是被从其他地方运过来抛尸的。

所以王铮才有了请丁颜给死者画模拟画像的想法。

丁颜很快找到了那口枯井。

枯井周围被用黄色警戒线拉扯围成了一个四边形,不过其中一条警戒线已经断裂,且枯井附近的泥土有大量脚印,脚印有大有小,可能是在田家湾居住的人三三两两跑到抛尸现场看热闹所留下。

而这个地方早就被警方搜索勘查完毕,虽然警戒线没有撤走,但对破案已经没有了价值。

此时是下午三点。

附近看不到什么人,除了远处田家湾的那些自建房。

丁颜趴在井口往里面看了看,能够看见井里有大量黑色淤泥,除此之外没有其他线索,连半个鬼影都看不到。

在这附近又走了一圈,也没有什么发现。

丁颜猜测如果老婆婆真变成了鬼,可能也要等到夜晚才会现身,所以还要再等一等。

当然,如果老婆婆会出现也有可能不是在这里,而是在第一案发现场,而这个地方应该只是抛尸现场。

现在谁也不知道第一案发现场在哪儿,所以丁颜只有在这里等着撞撞运气。

时间还早,他去田家湾的镇上逛了逛,等晚饭时间到了后,就在街上找了个小馆子要了一碗馄饨面,慢慢悠悠地吃完,这才沿街往良州的出城公路方向走去。

等再次到了枯井边时,天色已完全暗下来。

此时丁颜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刚才忘记在镇上买瓶驱蚊香水了,这夏天郊外的夜晚,夜蚊子非常凶猛,赶都赶不走,只要在原地站一会儿不移动,手脚皮肤很快就肿起了包。

丁颜一边暗自咒骂夜蚊子,一边就在距离枯井不远处的地方不停地移动。

但很快他的手臂和小腿肚还是痒了起来,越挠越痒,还打死了好几只死叮着不松口的蚊子。

丁颜准备返回镇里买驱蚊香水,但看这架势,怕是驱蚊香水都不管用,何况要是自己离开后那老婆婆忽然出现了怎么办?

权衡一番,他加快了在原地移动的频率,但没有离开。

到了傍晚九点时,天上那轮弯月被云层遮住,这片区域瞬间漆黑一片,很难再看见两三米远的地方。

丁颜想要掏出手机照明,但略一犹豫,为了避免引起注意,他没有拿出来。

此时在月光消失后,一股冷风忽然吹拂而至,毫无防备的丁颜手臂皮肤上顿时爬满了鸡皮疙瘩。

他左右看了看,除了这一刻变得阴冷以外,其他没有感觉到什么,遂往枯井的方向稍微靠近一些,就听见沙沙沙的声音从前方传来。

靠近枯井几步,刚刚还能感受到的冷风瞬间停止,四周的虫鸣和这沙沙声同时消失。

丁颜一愣,站在原地,此时他发现刚才还在耳边和身旁环绕的蚊子的嗡嗡声也都听不见了,这一刻这世上仿佛除了自己以外,再也没有其他活物。

场面诡异。

他全身汗毛都倒立起来,能够察觉到四周的温度正在快速下降,身体皮肤对周围空气变化的感应此刻变得非常明显。

就在此时,沙沙声再次响起,能够判断出就来自那口枯井周围。

丁颜此时手脚越来越冰凉,差点打起了哆嗦。

凭着对枯井方位的记忆,他再次往前走了四五步,看到了枯井井盖的轮廓,那两层厚实的井盖石板之前已经被警察移开了大部分,不过依然有接近一半遮盖在井口位置。

沙沙声是从井内传出来的,丁颜没有再靠近,因为此时他已经看见一颗脑袋正从井口缓缓出现,灰白发丝紧贴着脸和脖子,一股腐朽气息蔓延而至。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