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无法完成的模拟画像

  • 亡灵画师
  • 夜行狗
  • 2398字
  • 2022-02-22 08:02:03

王铮临走时把买画的钱丢在了柜台上,丁颜也没注意去看。

等过了一会儿他起身去拿时,才发现王铮竟然留下了300块,而不是刚刚自己和他说好的180块。

实际上这两幅画要按丁颜认为的价格出售的话,一幅差不多也得300才行,但现在可不是他定价的时候。

心情有些复杂的将钱收好,丁颜开始为明天去警局画模拟画像这件事发愁起来。

上次能够画出杀害李珊的凶手画像,是因为有李珊在帮助自己,可现在自己根本不认识那无名尸体,仅看对方三分之一的容貌是根本不可能逆推出对方的长相的。

到时候与自己画的第一幅凶手模拟画像相差甚大,怕是王铮也要对自己产生疑问。

琢磨了半天,丁颜只能暂做决定,明天先去警局看看,要是不好画就直接拒绝,说画不出来,要是觉得有可能,就再试一试。

只是现在丁颜对这个死者的死亡方式留了意,刚刚王铮说这人是被勒死的,这让他想起了李珊隔壁那吊死鬼的房间的入住条件。

【窄巷:邱仁义的居所

标准:一居室

入住条件:单人,性别不限,缢亡,无等级要求

目前状态:已占据】

不知道勒死,算不算是缢亡,如果也算缢亡的话,那该人死后如果变成厉鬼,就正好满足邱仁义居所的入住条件了。

当然想归想,并不是人死后都会变成厉鬼的,只是怨气大的几率也就越大。

这一天营业下来,画也算卖的不错,就连隔壁的贺叔也过来凑热闹买了一幅小的,虽然售出的价格极低,但也让丁颜的腰包暂时不再干瘪。

只是丁颜感觉更多的仍是心塞,在工作室里坐了一天,有种坐在十元小商品批发店里的感觉。

晚上关了工作室卷闸门,丁颜又进入诡图中查看了李珊的情况。

这一次李珊似乎“睡得”很深沉,他的到来没有惊动对方,就见一大团灰白之气在李珊周围环绕包裹。

而丁颜也察觉到李珊的面孔似乎有了一些圆润,脸骨凹陷的情况有了缓解,连凸出来的那颗眼珠子感觉都微微回落了一些,不再显得那么突兀。

丁颜没有打扰她,只是在客厅门后趴着倾听了外面一会儿,耳边继续传来隔壁的撞击声,随即他返回了现实世界。

早早入睡,第二天起了个早,把工作室打开继续经营,到了上午十点半时再次卖出一幅画,然后丁颜关了门前往警局。

此时王铮和蒋小亮都在办公室没有出去。

等丁颜到来后,蒋小亮打开抽屉,将早就打印出来的七寸照片拿了好几张出来,正面向下把照片覆盖在桌面上,对丁颜问道:“先给你打个预防针,以前有没有见过死人?”

丁颜愣了一下,知道他的意思是这几张照片对于一个普通人来说,可能有些恐怖或者恶心,所以自己必须先做好心理准备。

但谁又会知道自己曾直面惨死后的李珊、且双方还相处融洽呢?

点了点头,丁颜道:“没事,我爸以前就是画遗像的,我胆子大。”

蒋小亮把照片推到丁颜身前:“好的,你坐这儿慢慢看,不急。”

这些照片应该是警方在发现尸体的现场拍摄的,而最后的两张则是在停尸间里,因为照片后方显露出来的背景已经更换,只不过看上去较为模糊,加上这都是一些特别写实的放大照片,连伤口的豁口内部都看得一清二楚。

照片中的死者看得出来上了年纪,且衣着服饰应该为女性,是一个老婆婆。

在她的脖子上有一道非常明显的勒痕,大半张脸被腐蚀,只留下右边脸的上半部分完好。

王铮在一旁解释:“死者为女性、年龄在60左右,花白长发,身高1米62。最开始以为是被勒死,后来经法医鉴定,应该是被打得奄奄一息后,再吊死并抛尸。”

“也就是最后是上吊而亡的,而不是直接用绳子勒死?”丁颜问。

蒋小亮点头:“是的,她的四肢保持垂直僵直状态,没有挣扎的痕迹,说明不是直接勒死,而是被吊死,不过生前已经被打得半死了,凶手的手段很残忍。”

“你仔细看看,死者被泼了硫酸毁容,她的面部特征能否推断出来?”王铮问。

丁颜皱着眉头,仔细看了看这几张照片,基本上每个角度都有了,但肯定比不上直接观察尸体要清楚。

“实在不行的话,只有麻烦你和我们去一趟法医室解剖间,这样可以近距离观察得更清楚些。”王铮道:“如果将死者的模拟画像画出来,会帮助我们加快查出她的身份。”

“那去法医室吧。”丁颜站起来道:“我能知道发现死者的地点吗?没别的意思,纯粹是好奇。”

蒋小亮道:“在出城的一条公路旁,那里叫田家湾,是住田家湾的一个居民发现的。”

丁颜点头,不再多说。

三个人起身往法医室而去,法医室没在办公楼这边,而是一座单独的小楼,离开办公楼往后方走了差不多六百米才抵达。

因为楼内开的冷气很足,即使现在是夏天,外面较热,但进入法医室后立刻让人产生了阴冷感,这让丁颜有种进入了诡图中的错觉。

距离法医办公室的不远处就是停尸间,与停尸间相连的是解剖室,而此刻那死者就躺在解剖室的小床上,已经被法医完成了解剖。

丁颜全身经过了消毒,穿上衣服,戴上口罩进入了解剖室,此时他的心跳不知不觉开始加快起来,眼神忍不住往停尸间的方向飘浮,心里猜想着那里到底停了多少尸体,都是些什么人。

负责解剖的法医姓赵,此刻为了避免丁颜看到解剖后的尸体产生不适,他已经将尸体肩膀以下的位置用白布盖住,只露出脑袋。

丁颜靠近后,一股莫名的阴冷感拂面而来,仿佛眼前的死者正在呼吸,他定了定神,确定只是自己的错觉后,这才定睛仔细观察起来。

虽然此刻带着口罩,但解剖室中消毒水的气息仍然不断钻进鼻中,似乎还混合着其他的气味,但丁颜分辨不出来是什么。

第一次与一具尸体靠得这么近,这让他的恐惧一直维持着较高的幅度,心脏咚咚直跳,呼吸粗重。

不过在一两分钟后恐惧心情有了缓解,同时开始仔细观察起来。

似乎也看得出来丁颜没有什么把握,站在一旁的王铮开口安慰道:“没事,模拟画像如果能有五六分相似就可以了,如果有人认识死者,将会尽快给我们提供线索。”

丁颜微微点头。

说实话,他真的没什么把握,这老婆婆的脸差不多完全变形,受到溶液腐蚀,一些肌肉皮肤组织已经粘连在一起,无法分辨出原本的模样。

过了五六分钟,丁颜抬起头,有些不太确定的道:“我回去试试,但只能说尽力而为,实在不行的话会打电话通知你们的。”

蒋小亮则是拍了拍丁颜的肩膀:“别有压力,经过上次的案子,我相信你有这个能力!”

听了他这话,丁颜感觉吃了一个更大的鸭梨。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