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低价出售

  • 亡灵画师
  • 夜行狗
  • 2327字
  • 2022-02-21 14:02:00

门内先是沉默,随即男子快速回道:“我和它们不一样,这些家伙的存在就是伤害彼此,无休无止。比如那只吊死鬼和你刚刚干掉的厉鬼早就冲突了好几次,双方都有损伤,否则也不会被你轻易杀掉。”

听了男子的解释,丁颜面露诧异。

那男子又道:“现在吊死鬼已经知道有新的户主搬进来了,并且已经盯上了你们,等它恢复后,你们必定会大难临头。”

“那它为什么不对付你?”丁颜问。

“呵呵。”男子笑了笑,没有回答。

“所以你们是一伙的?”丁颜继续道。

男子道:“我已经说得够多了,你可以选择相信,或者不相信。”

丁颜伸手按住这个房间的门把手,轻轻往下一压,发现纹丝不动。

这房间外面的相框内虽然没有人像,但他现在依然打不开。

“别试图进来,否则你会后悔的。”男子说完这句话就沉默下去,再也没有发出声音。

丁颜怀疑刚才自己敲门时,这家伙根本没有离开,可能他从来就没有出来过。

转身回到对面房间,此时李珊依旧站在门口等待着,也不知道她听没听懂刚才的对话。

不过丁颜注意了一下,隔壁房间的撞击声这一刻已经消失,这似乎是一个不好的预兆。

现在看来,自己激发诡图系统后,通过画人像可以让鬼物从外界迁入这里的空房间居住,但自己却无法实际居住,只有一个户主身份。

这可能与自己是人类有关,毕竟他并非鬼物,因为房间是只给鬼物居住的。

进屋后,反手将房门关上,丁颜对李珊叮嘱道:“下次我没来前,你自己不要开门出去,除了要防备那定时出现在巷子里的恐怖家伙,也要防着隔壁那个吊死鬼找麻烦。”

顿了顿,又补充道:“还要防着对面刚才和我说话的男子,他如果让你开门,你也千万不能开!谁叫都不开!”

李珊没有表示,但她显然已经全部听进去。

独自走到沙发旁,将画板画纸和笔拿过来,她似乎早就已经忍不住了,无意识的在画纸上画了起来。

丁颜凑过去看了一眼,发现普通画笔在这里可以直接画在纸上,而且显示出来的色彩和线条也很正常,这应该与当前这个诡异世界有关。

不过可能是意识受到影响的原因,此时的李珊画画功底退步了很多,与上次她画出王辉的画像一样,怕是只有丁颜才知道她画的是什么。

看起来应该是她父母的画像。

虽然李珊画得很认真,但一只鬼拿着画笔绘画的场面依旧透出某种诡异感。

丁颜没有再打扰她,而是将这屋子简单收拾一下后,从卧室墙上那幅画中再次钻了回去。

屋里很快变得寂静,只是偶尔传出画笔在纸上唰唰划过的声音,李珊依旧在认真画着。

不知过了多久,一道恐怖的、让人心悸的声音从巷子口方向传来。

“啊——”

李珊终于停止了画画,手里拿着画笔,保持着这个姿势一动不动。

隔壁刚才就没有撞击声响起,此刻那恐怖存在来临后,更是一点声音都没有发出。

整条巷子,死一般的寂静。

脚掌接触地面的声音传来,这声音很沉重,仿佛那恐怖存在的自身重量很沉很沉。

不多时,脚步声走到巷子最里面,很快折返,然后在李珊的房间门口停下。

坐在沙发上的李珊,此刻身子开始不由自主的颤抖,但依旧保持着拿着画笔的姿势没有移动。

大约一分钟后,脚掌接触地面的声音再次响起,往巷子口走去。

又是片刻后,咚……咚……咚……

隔壁那熟悉的撞击声重新传来,李珊的身体也不再抖动。

她放下画笔画板,站起来,浑身僵硬的往卧室走去,像之前那样躺在了床上,而此时丁颜带过来的干净被褥再次被一层湿气蒙上,变得湿漉漉的。

仿佛只要是放在床上的东西永远都不会干爽。

一团灰白之气很快出现,将躺床上、眼睛瞪得老大的李珊环绕起来。

……

丁颜回到现实世界后,本来他的计划是尽快动身去封谷文化旅游城看看,但一来出远门的话身上的钱不够,二来现在似乎李珊住进诡图后隔壁的吊死鬼对她的危险反而变大了。

必须先把这个问题给处理好。

不过想归想,现在他也没有什么头绪。

天亮后,丁颜将工作室卷闸门拉起来开始营业,按照之前的计划,他把所有库存的风景画都展示出来,除了工作室墙上挂满以外,也将靠街一面的柜台内摆放了小幅绘画作品。

不仅如此,他还将每幅画都明码标价,且价格直接突破了底线,即便不是很懂绘画的人,在看见这些作品是这个价格后,也都会认为很便宜。

除此之外丁颜还在门外贴了一张纸,上面写着“以画会友,全市最低价”。

果然经过的行人三三两两进来观看的开始增多,也有询问价格的,不一会儿就有一幅风景画被买走。

这个超低价格让丁颜感到心塞,实在是现在工作室与自己绑定,已经不可能再租出去,如果不是急着要用钱,他也没想过会这么做。

而在售画期间,丁颜也支起画架,回忆李珊父母的相貌,画了两张这二老的人像画。

这两幅画不是卖的,而是要送给李珊,就挂在李珊的房间里,让她随时都能够看到。

现实世界中,二老的屋里挂着李珊的遗像,而李珊在阴间的房间里同样也挂两张二老的画像寄托思念,这似乎也很合理。

到了下午时分,刑侦队长王铮意外到来。

在看见工作室里这番模样后,王铮诧异道:“你在搞促销吗?”

话落,似乎觉得用“促销”两个字形容丁颜卖画有些不妥,因为通常一名画师的内心还是有着属于艺术家的高傲的,又道:“怎么想着把作品低价出售了?”

丁颜没有多想,给他拿来一张凳子坐下,又去倒了杯水,口中回道:“急着用钱,这些画留着也是留着,所以想通了,干脆全部卖掉。”

“急着用钱?”王铮看着他。

“嗯,想要出趟门,身上钱不够。”丁颜点头。

王铮已经知道丁颜母亲死的早、父亲生死未卜的事,而且也查了相关档案,这的确是个悬案,几乎没有什么线索留下。

他没有多说什么,喝了口水,左右看了看,指着一幅《溪流》和一幅《象顶山》的油画:“喏,那我也来这两幅吧,多少钱?”

丁颜一愣,忙道:“这两幅你就给180得了。王队,你不可能是专程过来买画的吧?”

王铮笑道:“当然不是。我正好路过,顺便问问你明天有没有空?去局里给我们画一幅模拟画像。”

“凶手的?”丁颜问。

“不是。”王铮摇摇头,“是一名死者,初步鉴定被人用绳子勒死后抛尸,面部毁容大半,无法确定身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