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惊心动魄

  • 亡灵画师
  • 夜行狗
  • 2229字
  • 2022-02-16 14:02:00

丁颜在震惊之后,很快手脚变得冰凉。

他没顾得上继续和蒋小亮通话,凭着手机屏幕光立刻在昏暗中摸索到了打火机和蜡烛,将蜡烛点亮。

幽幽烛光闪烁起来,丁颜当即抬头看向工作室的其他地方,生怕就是这么一会儿,刚才那陌生男子就已经站在某个角落里。

没有发现人。

他将蜡烛放好,快步跑到敞开的小门前。

此刻门外天色已经完全黑暗下来,再加上大雨磅礴,头顶天空积累的厚厚云层让人心中压抑。

因为雨势太大加上夜幕降临的原因,此刻街上一个人都看不到了,街边的路灯也因为停电而没有亮起。

街上没看到人,却有一把黑色的、撑开的雨伞掉落在距离丁颜的工作室不远的地方,伞面反过来贴着地,伞内已经积了一汪雨水。

丁颜收回目光,仔细看了看进门的这一块地面,刚才小门一直开着,如果刚才那被打湿的男子进来的话,难免不会把雨水带进来。

但此刻他观察过后,发现这一块是干的,没有见到雨水。

将小门立刻关上,再回到火光跳动的蜡烛旁,此时与蒋小亮的通话已经中断。

丁颜并不知道蒋小亮正在那边给王铮汇报刚才两人通话的情况,而王铮也察觉到了异常,安排正在开展排查工作的三名队员立刻驱车往工作室赶来。

不过从东拱门驱车赶到这里至少要二十分钟,且还是在天气很好的情况下,此刻瓢泼大雨可能要半个小时才能抵达。

所以王铮也不放心,同时通知了正当班负责这一片区域的其他巡警。

丁颜此时已经没有吃面条的心情了,刚才屋外不远处那把丢弃的完好雨伞让他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

正在此时咔哒一声,从卧室方向传来了异响。

丁颜当即拿过蜡烛,同时把打火机也揣进裤兜里,走出了工作室,借着蜡烛光看向不远处自己的卧室门。

门是打开的,从这里看不出有什么异样。

随即他扭头看向父亲那边的卧室,这一看,一颗心顿时漏跳了一拍,只见原本关着的父亲的卧室房门,此刻已经打开,里面黑黢黢的一片,这个距离什么都看不见。

这扇房门他记得刚才出来时顺手关上了,但并没有锁,钥匙都还在自己卧室里放着。

丁颜心跳加速,拿着蜡烛的手心都渗出了冷汗,他没有选择立刻去父亲卧室查看,而是当即往自己卧室走去,进入房间后先是看了看屋里的环境,这里并没有异样。

随即将钥匙拿起来,又把床头的抽屉打开,拿出那把手工刀揣进裤兜。

一手拿着燃烧的蜡烛,一手拿着钥匙,丁颜小心翼翼返回两个卧室中间的过道,准备回到工作室门口。

实在不行的话,他在考虑是否去隔壁贺叔家里躲避一下。

毕竟自己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画师,既想要抓住凶手为李珊报仇,但也不可能让自己只身犯险,单独面对那穷凶极恶地家伙。

当然,这一切都只是推测,或许此刻根本就没有人进屋来,毕竟家里的设施都已经很老旧了,门锁虽然还能用,但说不定就在这一刻才开始坏掉。

经过卫生间时往里面看了一眼,一切正常。

不过当目光忽然投向对面父亲卧室的门口时,丁颜身体猛地一颤,抓着蜡烛的手剧烈抖动了一下,使得蜡烛火苗也产生疯狂颤抖。

视线中,对面那昏暗的卧室外,原本虚掩着的房门口,此刻一个男子的身影正静静地站在那里,微低着头,那隐藏起来的目光正恶狠狠地盯着自己。

强烈的惊恐袭来,虽然被吓了一跳,但丁颜的目光却不自觉的开始丈量自己到工作室门口的距离比对面那家伙要近多少。

这一秒,时间仿佛静止……

电光火石间,两人几乎同时开始移动,丁颜往工作室门口跑,那男子则对着他急冲而至。

果然还是自己这边距离近些,丁颜没有任何停留,先一步转进了工作室,伸手抓住半敞开的工作室门正要关上。

陡然间,他的手背一凉,追来的男人伸手按住了他正要关门的手背。

这只手冰冷、粗粝,那层皮肤仿佛石质一般!

丁颜来不及关门,当即缩手猛地一甩,转身就往工作室通往街外的门口冲去。

他死死的抓着蜡烛,蜡烛上的火苗疯狂抖动着,在跑动的过程中差点熄灭。

因为一直在家里,所以丁颜脚上穿着拖鞋,且已经跑掉了一只,迅速冲向卷闸门旁边那往下一压就能打开的小门。

身后的脚步声异常敏捷、稳健,而且更加快速,在距离小门还有两步时,丁颜的小腿忽然一紧,被那冰冷的手掌死死地抓住。

前冲的惯性使得丁颜猛地扑倒在地,随即一股大力将他往后拖去。

手中的蜡烛掉地上顿时熄灭,另一只拖鞋也不知去向,出于本能,丁颜立刻翻身过来,双脚往后方乱踢。

在蜡烛熄灭的瞬间,他隐约看见那追逐自己的人的面孔,与今天早上在公交车上见到的男子相差无几。

不过此刻对方那张脸白的可怕,而且刚才追上他后,竟然不是直接拉住或者抱住,而是趴在地上去抓丁颜的小腿,这让他不得不感到惊恐。

在晃眼见到对方的面孔后,丁颜发现这张脸比特么工作室里最白的那张画纸还白,这让他更是怀疑这家伙到底是不是人。

难道和李珊一样,也是一只鬼?!

慌乱中一脚踢中了那张苍白的面孔,抓着自己小腿的手松开,丁颜迅速爬起来。

他不敢立刻去开门,因为对方距离自己太近了,冲过去开门还需要几秒钟,而一旦开门就有光芒进来、就会暴露,根本跑不出去,反而可能会激怒这家伙在门口就下死手。

毕竟现在街边连一个路人都没有。

凭着记忆,丁颜踮着脚尖迅速绕过一张方桌,就听见一阵窸窣声响起,那趴在地上的男子已经做好了再次攻击的准备。

果然,要是刚才选择去打开门的话,此刻最多只是开一条门缝就会被这家伙从后面锁住他的脖子。

此刻屋里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到,丁颜大气也不敢出,踮着脚尖又绕过一个立起来的画架,触摸到了墙面,随即背靠着墙壁,控制呼吸,一动不动。

也得亏他将这工作室里的摆设记得熟了,此刻虽然看不见,但依然没有弄出任何声音。

而那男子在站起来后却一连踢到了桌子,又将桌上的一个颜料盘给碰摔在了地上。

丁颜掌握了他的方位,当即将兜里的手工刀拿在手中,悄悄蹲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