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夺舍
  • 正如撒旦所说
  • 不渡鸦
  • 3180字
  • 2022-02-13 11:18:14

“醒来,醒来!”

冰冷的夜风刺伤江浩的脸颊,让他从昏暗中清醒过来。

眼前的一切模糊朦胧,唯有一股奇异的檀香味弥漫开来。

“这是哪?”

江浩想揉揉眼睛,看得清楚一些,但他的身躯却不听他使唤,僵硬的好像木头。

就在这时,他听到了一个欣喜若狂的声音:

“成功了,成功了!”

“血祭成功了!”

“智慧之神在上,我波尔曼家族的荣光会再次照耀大地,那些曾经被剥夺的东西,就由我罗杰·波尔曼拿回来!”

智慧之神?波尔曼家族?

江浩眨眨眼睛,不知道面前那个人影到底在说什么玩意儿。

他不应该是在精神病院里,被那个疯狂的女人捅死了吗?

虽然他只是个心理医生,但他很清楚那把刀刺中了自己的心脏,自己绝无生还的可能。

“难不成,我穿越了?”

江浩的脑子转的很快,他很快就反应过来自己现在的处境。

只是,为什么他不能动?

正在思考的时候,那股奇异的檀香味突然消散,他的视线变得清晰,只见在这个古色古香的书房之中,一个穿着拼色马甲配衬衫,面容分外扭曲的年轻人用满是血丝的双眼盯着他。

好像在看一大块肥美的肉。

江浩微微一愣,低头看下去,却发现自己没有手,也没有脚,自己只是一个散发着黑色光芒的水晶球。

“只要拥有它,我就会踏入超凡的世界,到那时候,就没有任何人能够再阻挡我了!”

这个疯子一样的家伙抓起球形的江浩,口中喃喃自语。

“也不枉我花了这么多时间和研究血祭......等到它的意识苏醒,成为我的奴仆之后,那些该死的贵族就会屈服在我的脚下了!呼呼呼......”

叫罗杰的疯子哆嗦着身躯,脸上浮现出抖S特有的病态表情,像是进入了某种高潮。

一旁的江浩算是听明白了,这个罗杰显然是搞了什么邪恶的仪式,阴差阳错的把自己召唤到了水晶球里,还要把自己当奴隶使唤,好完成他那无聊的复仇戏码。

转生到水晶球里的事咱先不谈,这把自己当奴隶使唤怎么行?

江浩不觉得这个罗杰现在能听得进人话,但不管怎样,他要摆脱这种处境。

就在这时,一阵阵低语声从虚空之中传递而出,让江浩终于拥有了一定的自主权,与此同时,他也借此认识到了自己当前的状态。

一个弱小可怜又无助的灵魂体。

和这位罗杰想的并不一样,江浩不是什么牛逼哄哄的恶魔,更不是什么可以满足任何愿望的阿拉丁神球,他只是一个来自异界的灵魂,除了能占据身躯之外,没别的能力。

等等,占据身躯?

江浩抬起头,仔细的端详着那张满是疯狂的脸。

他不知道自己对占据身躯的理解正不正确,但对面前这个疯子做出夺舍这样的行为,他没有什么罪恶感。

毕竟是对方要奴隶自己在先,这算是正当防卫。

可问题在于,这个占据身躯,需要受害者敞开身心的迎接他,要让这个疯子老老实实接受自己的“宠幸”,不花点功夫看来是不行的。

江浩百般思索要如何解决这个前置问题,突然,水晶球开始发出奇异的颤动,他感觉自己的自主权好似又扩大了一份。

“要苏醒了吗?”

罗杰的话语提醒了江浩,现在,他要“苏醒”了。

江浩清清嗓子,试着和面前这个倒霉蛋沟通。

“是谁唤醒了我?”

他的声音异常的嘶哑,像是一个破烂的风箱。

“成了!我能说话了!”

江浩心中一喜,便看着罗杰脸上的兴奋和癫狂又添一分。

“无名的恶魔!是我,你的主人,罗杰·波尔曼,是我从异界召唤了你,你将要为我服务!”

“凭什么?”

江浩的反问让罗杰愣在原地,他犹豫了一阵,说道:

“难道为召唤者服务不是恶魔的天职吗......”

天职你老母......江浩心中暗骂,但他也借此推断出了一些信息。

这个叫罗杰的伞兵,对血祭的事儿并不确定。

而且他叫自己叫无名的恶魔,也就是说,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会召唤出什么样的存在。

整件事只是这个家伙脑子过热的一次尝试,他全然没有想过,这场仪式会给他和他的家族带来什么样的厄运。

但从他双手捧着自己的这一点来看,他显然对自己这个召唤物,或者说血祭这种黑暗仪式保持着某种程度的畏惧。

“也许,可以利用这一点?”

江浩脑筋一转,他感觉自己仿佛又回到了面对那些患有青春期综合征的小屁孩的日子。

“罗杰·波尔曼。不得不说,你很幸运。”

罗杰微微一愣,不知道为什么这只恶魔突然说出这样的话。

“幸亏你召唤的是我,而非那些强大的恶魔,否则的话,你,还有你的家人,你的家族,都会在一夜之间,从人间蒸发。”

“而你的灵魂,将会坠入地狱,永世不得超生!”

他故意加大音量,整个水晶球因他的话语发出一层又一层的闪光,咆哮一般的怒吼回荡在寂静的书房之中,让罗杰毛骨悚然!

看着他脸上的兴奋逐渐褪去,转变为恐惧的苍白,江浩暗中窃笑,知道自己的目的成了一半。

“地狱,地狱是什么?不对,那我应该怎么办?是我召唤来了你,你也要做那样可怕的事吗?”

罗杰终究是个年轻人,两个巨大的黑眼圈已然为江浩点出信息:他因为血祭这事彻夜难眠,估计是已经熬了很久,精神不佳,越是这个时候,就越容易被他人激烈的情绪所困扰,自己要做的,只是将节奏引导到占据身躯这事上去。

此时此刻,江浩觉得自己真的像是个恶魔。

“搞清楚自己的位置!卑微的人类,你怎么敢如此无礼的称呼我!”

水晶球非常配和的爆发出炫耀的闪光,吓得罗杰手一颤,整个水晶球都摔倒了地上。

里面的江浩只感觉自己好像被人敲了一锤子,瞬间呲牙咧嘴,但还是忍住没有破功。

“伟,伟大的存在,请问我该如何称呼你?”

此时的罗杰也逐渐缓过神来,变得愈发恭敬。

“吾名......撒旦。”

江浩想了想,决定借用某位恶魔的名字敷衍了事,既然是异界,想来不会有这位的名讳被人熟知。

果然,罗杰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困惑,他没听过这个名字。

“伟大的撒旦,请原谅我的无知,此时的我已再无他求,请您回归属于您的世界,还请不要为我的家族带来厄运......”

这小子如果作为信徒确实是上道,但对于这些神秘学知识的了解未免太少了些,江浩冷哼一声,低沉道:

“请神容易送神难,愚蠢的人类,必将为自己的言行负责,你私自开启血祭,地狱大门已然打开,若不是我念你苦衷,你早已化作灰烬!”

罗杰又是一颤,嘴巴蠕动不已,对未知的恐惧已然深入他心,到了现在,江浩总算是可以进行下一步了。

谆谆善诱!

“你想复仇,对吧?”

罗杰微微抬起眼皮,点了点头。

“小罗啊,复仇这事,没有问题,不过,光是血祭的代价,是不够的。”

罗杰听懂了这位撒旦大人的言外之意,试探性的问道:

“您是说,要更多的祭品?”

“没错,此刻的我,因被你的水晶球拉到人间,只能以我百万分之一的意识与你交谈,但想要完成你的心愿,只不过是弹指间的小事儿,我也不稀罕你的那点祭品,毕竟我地狱地大物博,什么没有?不过,做人做事,最重要的是一个态度,懂不?你得让我看到你的诚恳,我才愿意帮你,这是人与魔之间最基本的信任。”

逼格这块还是要拿捏的死死的,反正这家伙又不知道自己的真面目。

罗杰被绕的云里雾里,但意思是听懂了,脸上的表情也变得认真起来。

“所以,您想要什么?只要在我能力范围内,我都愿意去做!”

“当你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我就看到了你的决心,这样的态度,就足够了。”

听到这话,罗杰的眼泪都要感动的掉出来了,他奶奶滴,这世上,真的有这么好的恶魔吗?

我哭了,你们呢?

“不过,我的能力虽大,却不能以现在这样的形态出现,但我可以降临在你的身上,赐你力量,助你完成心愿,你只需敞开心扉,接受我即可。”

说了半天废话,到现在,江浩才算是图穷匕见。

罗杰却不疑有他,按照江浩的吩咐,双手捧起水晶球,一脸虔诚的等待着神明的降临。

此时此刻,江浩被动的感觉到罗杰的手仿佛一个巨大的黑洞一般吸引着他的灵魂,还未等它去做其他的反应,整个视线就突然一暗,随即而来的,便是一阵温暖。

朦胧中,他听到了剧烈的碰撞声和沙哑的呼喊,嗯,不管那个人是谁,听起来都很痛苦。

反正和自己没关系。

毕竟是他先有恶念的。

“咚咚咚”

“罗杰少爷?娜塔莎说上面有动静,让我过来看看您。”

一头白发的管家小心翼翼的推开书房的门,只见罗杰少爷坐在书桌后面,认真的阅读着那本有关仪式的书籍。

窗户大开,冷风入室,让管家打了个哆嗦,总觉得这地方有些邪意。

“您......没事吧?”

罗杰抬起头,不以为意的点头:

“刚才一不小心碰到了桌子,不必担忧。”

他的神态很自然。

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