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老祖宗诚不欺我
  • 我真不是山野大家
  • 去买柚子
  • 2011字
  • 2022-03-24 18:11:17

李子夜站在铁砧前,一下一下的锤着青铜剑胚。每当温度冷却,合金慢慢发硬,他就把剑胚重新放进火炉,炼化至红。接着继续抡锤,周而复始。

厚重的剑胚,在他的锤炼下,逐渐变薄、变得修长。

这一过程相当漫长,需要有足够的耐心和毅力。千锤百炼,可不是一句简单的成语。

在古代若要铸造一把名剑,那必须经历千百次的锤打和冶炼。直到青铜剑表面,出现特有的金属纹理,那便算大功告成。

翌日清晨,当李子夜在青铜剑胚上,锤下近千锤,只见红光褪去,剑胚表面出现了他所要的波光纹理。

相比于大马士革刀的波纹,李子夜的这柄青铜长剑,更加细腻,更加灵动。它就像镜湖上荡漾的涟漪,一层一层,连绵不绝。

“哇,李老师,青铜剑这样算冶炼好了对吗?”记者小王,见李子夜停下锤炼,于是赶忙上前采访。

“差不多吧。”李子夜专注的看着铜剑,打造到这一步,锤子可以不用再抡了。

接下来他要开始磨炼长剑,把剑刃放在磨刀石上,来回打磨。使得剑刃光滑,并且趋于锋利。

这一步骤,属于给青铜剑“抛光+开刃”。

在刀剑方面,开刃与不开刃,区别很大。开过刃的刀具,刃口锋利,轻轻滑过就会受伤。

华夏古代排名前十的名剑,每一把都锋利无比。虽然不像武侠小说中那么夸张,什么削铁如泥、宝刀断钢,那都是虚假宣传。但要做到吹毛断发,还是可以的。

李子夜手法娴熟的磨炼青铜,他所要求的剑刃,不仅仅是锋利。剑刃角度也很关键。

“李老师,请问磨剑是不是角度越窄,就越锋利啊?”记者小王,好学的问道。

李子夜听后,简明的说道,“角度越小,刃口的确更锋利。但也容易崩刃。通常情况下,只有小刀、水果刀,会刃口低于二十度。”

“对于青铜剑来说,最佳的角度是二十五度。那样不容易崩刃、变钝,易于研磨上光。”

李子夜就像传承界的百科全书,无论众人有什么样的问题,他都能对答如流、解疑释惑。

那些早晨刚起,就前来围观的考古专家们,认真听着李老师讲解。从古蜀青铜剑的锻造,到磨炼、到开刃。他们学习到了许多。

不过他们越是求知,心里对李子夜的敬佩就越深刻。不单单对他的学识,对他的技艺,更对他日以继夜的恒心和毅力,深感佩服!

“我去……李老师究竟在火炉前,炼了多少小时的青铜啦?我去睡觉的时候他在炼,等第二天醒来,他还在炼……”

“比你有天赋的人,比你更努力,这样还让人怎么追呀!难怪李老师会这么强!”

“我从小到大,从来没佩服过什么人,李老师第一个,他是让我心服口服的男人~”

……

具有天赋的人,容易遭人嫉妒。因为别人在努力的时候,他们却在休息、玩乐。

但可是,如果一个人既有天赋,又加倍努力。那么他在别人眼中,就不是嫉妒了,而是遥不可及的神!

李子夜的认真与执着,在无形中也解释了,他为什么懂这么多。

青铜长剑,在李子夜的磨砺下,越来越锋利。同时它的剑刃表面,也变得光亮无比。

李子夜提起长剑,近距离的观察。只见它波光纹理的剑身,映照出了李子夜的面容。

这时,刘主任拿来一张A4纸,瞧他的意思,是想测试剑刃的锋利程度。

“李先生,给。”刘主任递来白纸,接着退到一边。

他可不敢亲自尝试,免得造成误伤,毕竟他很少舞刀弄枪,属于非专业人士。

李子夜接过纸张,然后将它置于青铜剑上方。接着,他当着所有人面,轻轻地扔出纸片…而后瞬间手起剑落,将白纸一分为二!

整个动作,没有任何拖泥带水,完成得干净利落。看得现场众人,连眼睛都来不及眨一下,纸片就这样裂开了……

“我去…”

“我勒个擦!”

围观的考古专家们,纷纷被某人那犀利的剑法所惊愕,身体本能的退后一步。

包括不远处的刘主任,他在惊讶之余也暗自庆幸,还好刚才送完纸就撤了。要不然这刀光剑影的,他的老心脏可受不了哇!

记者小王,也悄悄的退到镜头外,不过很快就在副总编的眼神注视下,硬着头皮回到现场。

“李…李老师,听说古代名剑能削铁如泥、吹毛断发,是不是真的呀?您的这把剑…”

小王的这个问题,也是众人都好奇的。不过好奇归好奇,距离还得站远一些。

“古时候的削铁如泥,其实指的并不是我们所认知的铁块,而是废铁渣的混合物。至于吹毛断发么,你们谁有长头发?”

李子夜话音刚落,仅见在场的男士、女士们,就纷纷开始找长头发。甚至有多位女士,干脆直接忍痛拔下一根,然后跑来拿给他。

于是李子夜手上,转眼多出好多丝头发。

这时,他随意选了其中一根,而后将长发置于青铜剑刃之上。接着他松开指尖,让长发自然飘落。

由于头发丝很细,周围专家们不由得走近,才能看清过程。

当黑色的发丝,随风飘落在青铜剑刃,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了!只见轻盈的发丝,滑过剑刃,霎时就被分成两半!

吹毛断发,老祖宗诚不欺我!

看见这一幕,周围的专家学者,包括总-台员工们,一个个都惊愕的张开嘴巴,眼睛瞪得老大!

要知道,李子夜手中的这柄青铜剑,可是他用古法锻造出来的。其含金量,可不光是锋利那么简单!对历史研究,文物修复也有极大的参考价值!

“我的天呐,相比我们挖出来的那些青铜剑,腐蚀、残缺……原来这才是老祖宗真正的技法!”

“李老师太流弊啦!刚才斩断纸片,就已经把我震惊到了,现在剑刃断发,把我都看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