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曲水流觞

  • 我真不是山野大家
  • 去买柚子
  • 2018字
  • 2022-02-17 10:40:39

“我…”妹妹感到有些委屈,她昨天晚睡是为了剪视频,不是在玩手机或追剧。

“算了,还是等我哥回来,再告诉他吧。”李子涵在老妈的唠叨下,前去洗漱吃饭。

而此时的李子夜,正在江边悠闲地散着步。

“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

三三两两的野鸭,在江河里嬉戏。每当有船只靠近,它们就会把身子探进水里,一直潜泳到另一端。

江边翠绿的柳树上,有几只黄鹂鸟,声音动听的鸣叫着,欢迎春天的到来。

李子夜十分享受这休闲时光,专注眼前风景,可以让他忘却烦恼,忘却忧愁。从身体到心灵都得到洗涤……

简单地散完步后,李子夜施施然地回到家中,心里想着接下来该获得哪家传承好。

然而,就在他进屋的刹那,仅见等候已久的妹妹,“嗷”的一声冲到他跟前。

“哥!你火了!真的火了!”李子涵一边说着,一边挥动着手中手机。

从她早上睁眼开始,就一直关注着视频动向。播放量加了多少,又有哪位大咖转发,网友评论如何,热搜又上了多少名……

看着妹妹那“傻傻”的模样,李子夜笑着摇了摇头。

经过这两天的体验,他已经找到自己真正想要的生活,心境也变得跟以前不一样了。

至于社会上的那些追名逐利,对于现在的李子夜而言,他不会刻意追求。有就有,没有也没关系。简单来说就是,心态放平稳了。

“子涵,跟你说了多少遍,小姑娘家要文雅一些,不要这么一惊一乍。”李子夜教育道。

“不是的,哥!你听我说!你昨天的视频,现在播放量都已经超过300万啦!比那些明星流量还大!”李子涵兴奋地说道。

作为经常在网上吃瓜的娱乐大众,李子涵非常清楚流量这玩意儿,有多宝贵。

许多名流为了给自己造势,弄虚作假。特意花钱买流量、请水军。反观亲哥这边,全程一个数据没刷,却直接冲上热搜。

“一晚上加一上午时间,有300多万播放量,如果折现成小钱钱的话……是多少来着?等以后粉丝越来越多,广告恰饭神马的都会找来……”

作为持家小能手,李子涵不由得帮亲哥筹划起未来。

李子夜揉了揉妹妹的小脑袋瓜。对于自己火了这件事,他不会表现得太得意。毕竟自己有系统,如果这都起飞不了,那真的完犊子。

螺蛳粉的视频,不断在网上发酵,很快播放量就突破了500万大关!催更人数过万,并且还在不断增加……

而李子夜这边,只见他安静的回到房间,然后拿出手机,进入游戏。

正所谓,“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

学习和实践,需要相辅相成。昨天螺蛳粉的实践李子夜已经做完,今天该学习新内容了。

望着满地图的传承宝藏,这时,李子夜不禁把目光投向了绍兴兰亭。

“曲水流觞…”

他下意识的伸出指尖,点了一下。几乎就在瞬间!周围场景一阵变换,李子夜来到了东晋时期的绍兴兰亭。

“兰亭酒美逢人醉,花坞茶新满市香。”

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绍兴的黄酒、花雕,越陈越香,越久越令人陶醉。兰亭的花坞茶,香气四溢,稍不小心就布满了整片兰亭。

一边是醉人的酒香,另一边是诱人的茶香。这番景象,引得文人墨客们,纷纷上前。哪怕就算摔个东倒西歪,也得品一品这兰亭的美酒与花茶。

兰亭出现的这些文人,来自全国各地。他们是受到“书圣”所邀,齐聚在此。

纵观整个华夏,能被称为“书圣”的人,只有东晋时期的著名书法家,王羲之。

而被他邀请来的人,也绝非泛泛之辈。毕竟能得到书圣认可,肯定有两把刷子。

“道理大家都懂,但我为什么会被列入其中?”李子夜莫名的眨了眨眼睛。

这一次的传承,他不再扮演“天帝”,身体也不再透明。此刻的他,是一位字号“子夜”的东晋诗人。穿着上等的白色丝绸长衫。

周遭的同伴,都尊称他一声“子夜兄”。

“好家伙,这游戏的每次传承,玩法都不一样的吗?”李子夜感到新奇。他的手上,还多了一把古扇,腰间则挂着一块翡翠。

正当李子夜,适应着新玩法的时候。只见这时,一位风度翩翩又达官显贵的男子,从不远处走了过来。

众人见后,纷纷笑着拱手作揖道,“哈哈,逸少兄,多日不见,别来无恙啊?”

“逸少”是王羲之的字号,他满面笑容的欢迎各位来宾,包括混在人群中的李子夜。

“哈哈!子夜兄,我还以为你公务繁忙,来不了了呢!”王羲之像见到老朋友那样,热情招呼。

古代文人之间的情谊,可不是当今社会的那种塑料情,为了一点钱,可以瞬间翻脸。

正所谓,“士为知己者死”,“莫逆之交,生死相随”。

在古人眼里,朋友、知己,那是一辈子的福分。哪怕相隔多年,这份情谊也不会褪色。

李子夜为了不被发现异常,于是也尝试着学习古人的说话方式,“逸少…兄的邀请,我…不来怎行呢?”

一句话,说得王羲之一阵哈哈大笑,包括周围的老朋友们,也都频繁点头。

“哈哈!子夜兄的一片心意,逸少心领了!”王羲之再次双手作揖,并邀请李子夜入席。

所谓的“入席”,指的是兰亭鸢池旁的一座座石墩。

这些石墩,矗立在一条清澈的水渠边。水渠的形状,九曲十八弯,犹如盘龙。活水从鸢池引下,一路流淌至渠尾……

待众人都入座后,身穿丝袍的丫鬟们,端着一只只酒杯来到上游。接着她们举止优雅的将空酒杯,轻轻置入水渠中。

酒杯随着水流,一路顺流而下。

但若途中一不小心沉了,那停在谁面前,谁就要作诗一首,跟酒相关。作不出来的,罚酒三杯。

“这就是曲水流觞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