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重量级螺蛳粉

  • 我真不是山野大家
  • 去买柚子
  • 1995字
  • 2022-02-16 12:23:46

这时,李子夜打一口井水,接着用家里的石磨,把大米慢慢研磨成粉液。乳白色的米浆,缓缓从石磨里流出,而后汇聚在水盆里,越聚越多。

潺潺的水声,配合石磨的研磨声。整个过程,如行云流水一般,能让人这么一直看下去。

磨完米浆后,李子夜把它们倒入布袋,接着扎紧袋口,将米浆内的水分挤压出来。留下雪白色的米粉团,在袋中凝结成块状。

然后将它放入深两尺,宽三尺的木桶中,加水搅拌。直到米粉团变得柔韧,逐渐变成一颗硕大的粿粉团。

这时,李子夜用纱布将米团裹住,而后放进蒸笼里蒸至七分……

“原来螺蛳粉,是这么做出来的呀!相比之下,外面那些用机器压出来的粉,好没有灵魂的说……”妹妹李子涵,第一次见这么复杂的制作工序。

更让她惊艳的是,亲哥从米粉开始就纯手工打造。天知道最后做出来的螺蛳粉,会有多么极致。

李子涵一想到这里,不禁开始期待。

而那头的李子夜,已经将蒸好的粿粉团,挤压成丝丝缕缕的条状。然后把它们披在竹架子上,适当晾干。

制做到这一步,米粉已经基本搞定。剩下的也是最关键的,就是熬汤。

关于汤料,李子夜很有信心。因为他物品栏里,有的是极品材料。只不过在取出前,他得想个办法先支开妹妹。

小丫头跟在他后面拍视频,已经拍入迷了。连自己喜欢的剧,都忘记追。

李子夜走到房门口,妹妹也拿着手机一路跟随。

“咳咳,子涵,我回房间换套衣服,这你也要拍吗?”李子夜笑着问道。

“哦,这个不拍。”李子涵放下手机,对哥哥眨了眨眼。兄妹两从小一起长大,在有些方面并不会感到尴尬。

就比如换衣服这事,她小时候见过无数次了。

李子夜关上房门,接着拿出手机,进入游戏。只见他伸出指尖,按下提取按钮。几乎就在瞬间!他眼前出现一只只精美的小木盒。

李子夜将它们挨个检查了一遍,不得不说系统的奖励,还真是给力。香料很极品,比外界所谓的上等货还高出不少。

“咳咳,这酸笋……真叫人上头。”当李子夜检查到最后一只木盒,里面的配料堪称王炸。

他立即关上盒子,而后换了一身布衣,走出房间。

这时,妹妹李子涵好奇的瞧着他怀里的木盒。下意识的以为这些,是亲哥不远万里特意带回来的。

于是她开启镜头,记录家庭的美好时光。

而李子夜那边,则继续做他的传统料理,像名匠人那样充满专注。

要制作螺蛳粉的汤底,必须先用大骨头熬制,整个过程小火慢炖。这一步骤,李子夜早在四小时前就开始了。

所以现在的大骨头汤,已然入味。接下来,他将洗干净的螺肉,起锅烧油,倒入爆炒。同时再放入姜片、蒜片、八角、桂皮等香料……炒至螺肉金黄,整体爆香。

“唔…好香啊,感觉肚子又饿了……”妹妹李子涵,不由得嘴馋起来。

极品香料炒出的螺肉,色泽诱人,香味四溢,光是眼前的底料就能单独成一道菜。

李子夜把烹饪好的配料,倒入骨头汤,让每种食材相互融合。

接着他另起一锅,把切好的酸豆角、木耳丝、香菇丝都过一下油,炒香炒熟。其中最特别的要属腐皮,它在油炸时会嘭一下的膨胀起来。炸到两面金黄,放凉后会变得酥脆可口。

此时的妹妹,已经迫不及待想品尝哥哥做的美食。

但可是,就在这个时候!只见李子夜,不疾不徐的打开最后一只料盒。顿时!一股令人上头,甚至令人犯晕的气味,弥漫在整个厨房。

“yue!”

妹妹李子涵,从未闻过这样的味道,瞬间捂着嘴yue了。连带着手机都差点拿不稳。

“哥,你在干嘛呀?”

“yue!”

妹妹一连退后好几步,她不可思议的望着亲哥,不知道他接下来要干嘛。

酸笋那独特的气味,还把客厅看电视的父母,给熏了过来。

“儿子?这是什么味道啊?你不是做的螺蛳粉吗?”老妈一脸惊讶的瞧着厨房。

知道的知道这是在炒菜,不知道的还以为在研究生化武器。

“马上就好了。”李子夜也没法解释太多。毕竟酸笋这味道就是这样,跟黑色臭豆腐有的一拼。

“yue!”

妹妹那边,已经整个人都不好了。而李子夜的父母,则颇为担心的互相看了一眼。

本来他们在客厅闻到厨房飘来的香气,还很期待。但当李子夜打开最后的魔盒后,父母不由得开始担心。

仅见李子夜不管不顾,直接把酸笋和晾干好的米粉倒入高汤中,让它们跟其他食材完美融合。

在小火闷煮一段时间后,李子夜的黑暗料理,大功告成。

“爸,妈,子涵,开饭了。”他一边说着,一边将螺蛳粉装碗。

细嫩柔白的米粉,在红光油亮的汤底和配菜中,呈现诱人画面。抛开其他不谈,单单这样的品相,足够让人食欲大增。

但当家人们,再次闻到那个味儿,那个螺蛳粉特有的“香”味时。说真的,连家里的猫闻了都摇头。更别说眼前这三位大活人了。

“哥,我忽然觉得晚上吃泡面,貌似也不错哈…”妹妹李子涵,有点犯怂的说道。

为了自己的肠胃,她只好忍痛割爱,拒绝亲哥的这番好意。

至于李子夜的父母,则陷入为难。他们是看着儿子,亲力亲为的又是做粉,又是熬汤,整个过程很不容易。

关键儿子这么做,也是为了让他们好好休息,是一片孝心。

李子夜不怪家人如此抗拒,毕竟如果换作他,第一次吃螺蛳粉,恐怕连桌子都要掀了。

“子涵,你先吃。你刚才不还一直想偷吃吗?”李子夜对妹妹说道。

“yue!”

一听哥哥要自己先吃,妹妹高兴地又开始yue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