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习以为常的生活
  • 神途鬼行
  • 半生酆都
  • 2273字
  • 2022-02-06 21:37:32

看着雪地上碎成两截的晶体碎片,少年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联邦身份晶片想要补办又要花掉不少新钨,自己辛苦打工的薪水可经不起三番五次的折腾呀。

不过就是回家路上为了捡地上的一个小玩意结果还摔了一跤把自己的身份晶片摔坏,能够这么倒霉也让少年一时无语。

但是,冷意冲进鼻腔的感觉可不会给他多少难过的时间,这冰天雪地的晚上逗留在街道太久绝对不好受,看着街道两旁都已早早关门的店铺,他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雪迹,继续朝着家的方向走去。

就是这刚动脚,一股怪异的感觉突然袭来,少年莫名的感觉冷风吹的又大了些,呼啸着从黑色棉衣的领子里面钻,还有一种,一种太冰凉而只能稍稍感觉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触碰后脖颈一样。

回头瞥了一眼,果然是错觉,后方空荡荡的街道一个人都没有,昏黄的路灯下,洁白的雪层上只有一串自己刚刚留下的脚印,感到脸颊有些发烫的少年不再多想,把衣服后领子紧了紧加快了脚步。

明明只是离家半小时的一段路,却感觉像过了整整一个晚上一样的漫长,带着这种感觉顶着晕乎乎的脑袋终于勉强来到了家门口。少年住的地方是一排清一色的普通一共二层构造的平房,与其说平房,倒不如说是那种用轻薄的建筑材料随意的搭建的能够拥有简单的密封效果的临时居所而已。

快速的走上楼梯来到自己的牌号门,掏出裤兜里的钥匙串,带着些许急促的动作推开门,一进屋,他就好像松了口气,又打开房间门,一头扑倒在床上。

房子内的空间一点也不大,和墙壁一样颜色的洁白地板,外屋的厕所小隔间、做饭的柜台、小餐桌挤在一起,而隔着一道门的卧室内,一张小小的折叠床铺和一个放着电脑的桌子,屋内有着比较老式的供暖但是并没有热水,无论是喝水还是洗澡都需要自己在厨房的灶台用锅烧水,在寒冷的冬夜里,这个拥挤但整齐干净的小窝就是少年唯一的家,是他与外界的唯一一道屏障。

头埋在柔软的垫子里在床上趴了一会,逐渐适应了外面与屋内的温差,感觉到脑袋没有那么烦闷后,少年才翻了个身坐了起来,来到电脑桌前慢腾腾的开始清点东西。

首先是几片长方形的巴掌大的金属片,冷冰冰的又坚硬无比的金属片上刻着各种字符和图案,这几张新钨的面值加起来总共五千元,这是他这两月通过打工而获得的报酬。

将几张新钨小心的放在桌子下侧的抽屉里,少年随后就开始思考什么时候要去补办身份晶片。

桌上碎成两截的透明晶片上印着少年上半身图像,有些苍白又清瘦的面庞,乌黑的稍稍长过眉梢的头发,一双黑而亮的眼睛有点像猫眼,沾点弧度的薄唇配上这一双眉眼给人一种无害的、温和的小动物这般感觉,而在这半身像的一旁,碎裂的另一半,则记录着他的一些重要信息。

姓名:夏凇性别:男

出生日期:新元741年9月11日

晶片识别序列号:UY79039819376

居住地:新元国惊涎域北新总区天寻市酩雨镇27号街道

个人身份认证:新元国居民

这个证明身份的东西重要程度不言而喻,在这颗星球,至少在这个联邦所处的这部分新元国内,没有身份晶片可以说是寸步难行,想要乘坐长途的出行工具也要受到限制。不过夏凇还是安慰了下自己,就自己的条件,也没什么远门需要出的,一年到头也就是餐厅和房子之间两点一线的距离。

收起损坏的身份晶片,夏凇拿出了今天收获的最后一样东西,一片雪花。

没错,并不是那种飘在手里看不清眨眼就化掉的雪花,是一片指头大小的,和放大的雪花纹路一模一样的黑色冰片,是冰没错的,从手上传来的冰凉触感。

这是夏凇走在路上的时候一脚踢的雪堆里发现的,发现它的时候只是觉得这个黑色很不同,好像连光也无法在上面反射的完全纯黑的颜色,本以为只是什么普通的塑料或者金属制品,结果拿在手中把玩了一会后那种冰凉的感觉竟然越来越明显,而且完全不是塑料或金属的质感,就是冰的感觉没错,当时想着估计是天气太冷了,隔着衣服自己的那点体温感觉可能会有差,现在到了房子里,夏凇拿出这片神奇的雪花放在手心,观察了好一会。

没有融化,完全没有任何融化的迹象,更没有丝毫温度上升的迹象,甚至冰到夏凇的手有些受不了放到了桌上。

放下这片黑色的雪花,夏凇还是决定先去做饭的好。

他几乎很少会去餐厅吃或者点外送,原因很简单,省钱,并且没有哪一家的手艺超过他。

这就是夏凇,一个独自生活的少年。

他是有父母的,但是在他八岁的年纪两人就已经离婚,而且因为自小体弱多病的原因被他们视作累赘,或许是迫于律法的原因让这对已经各自成家的父母勉为其难将他带到十二岁,之后终于找到机会把他赶出来自己找活自力更生,一直到现在,都已经再婚的二人几乎都不愿意再过问夏凇的任何事情,当然,夏凇可以以抛弃威胁他们接自己回去,但是那有什么意义,自己不想回那个家,更不想看见他们那副嘴脸,如果不是那个恶心老爹新成家后出现的妹妹一直对自己视若己出的话,自己早就率先与他们断绝关系,还能轮得到他们冷嘲热讽这么多年。

十六岁的夏凇到现在已经习惯了自己一个人生活,对于父母他也不想再多说什么。可能当初的他过的很苦,但是他遇到了愿意收留他在店里打工的大叔让他能够勉强养活自己,比起以前有家却让人胆怯的生活,现在一个人反而更自由无束,靠自己的劳动去生活,可以做自己喜欢的食物,可以一个人静静的躺在床上没有人打扰。

来到厨房,熟练的清洗好不容易买到的生食材,夏松感觉今天异常的疲乏,扭着脖子只觉得后背和肩膀挺不起来,但是累归累,自己做起食物来还是一种享受的。

削好皮切丝的土豆下开水简单的过熟捞出,下小料浅油煸香又倒入两勺自制酱料,在加热后再将土豆丝倒入翻炒,最后在出锅前滴入几滴鲜油,一菜做好立刻辣椒切片随料下油炒香接着拿起旁边盆里腌制的鲜肉薄片倒入,在半熟时滴入白酒,这种几乎没有人会用的,非常古老的烹饪方法做出的两道简单小菜加上还在保温的白饭就是今天的晚餐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