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飞宇哥我来陪你过年吧。

  • 华娱之顶流演员
  • 雨化风中
  • 2187字
  • 2022-04-01 14:15:52

1月25日。

鹏城,马上辞旧迎新,天气微寒。

张飞宇穿着件厚厚的棉袄,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走在街道上。

尽管如此,他的两手和脸庞还是都被冻得红彤彤的。

前世今生,张飞宇就是很怕冷的体质,特别是人过中年,体质下降后,就更怕冷了。

每逢过冬,张飞宇就想抛下剧组的拍摄,径直跑回鹏城去。

奈何合同违约金束缚住了他的想法。

重生以后,体质虽然有所增强,但张飞宇前世的习惯还是保留了下来。

通常来说,大晚上的,张飞宇一般没有事是不会走到外面的。

能让他走到外面的事情,一般都是大事。

原因无他,小丫头赵金麦一直记着张飞宇和她的约定,两人在她的电影上映以后,要一起去看电影,然后视频打卡。

张飞宇自然是一千个不依一百个不愿。

我堂堂男子汉,看巴啦啦小魔仙,要脸不要了?

奈何实在磨不过赵金麦,这丫头见张飞宇不答应,竟然开启了骚扰模式。

要么电话轰炸,要么短信轰炸,若是张飞宇开启了屏蔽模式。

她则找到了朋友圈,扒拉上了张飞宇父母的联系方式,开口就是爸妈,我终于找到你们了。

把二老弄的一愣一愣的,险些没大吵一架。

都以为是对方在外面鬼混搞了个私生女。

后来才知道,原来是咱家宝贝儿子在外面惹得风流债。

还记得当时赵金麦自报家门,是张飞宇的老婆的时候。

把杨雨迎吓得啊,拿着菜刀追了张飞宇十八条街,大骂禽兽。

好悬张飞宇生的三寸不烂之舌,这才堪堪劝住了暴跳如雷的老妈。

期间,杨雨迎一把鼻涕一把泪,一个劲的嘟囔。

“啊宇,要不你还是去问问吧,学生谈恋爱会判几年?咦。不对啊,阿宇,你也还没长大吧,那也不一定会判啊,顶多就只能算伱们学校里早恋,早恋不合理,但它不犯法啊。”

杨雨迎自言自语着,拍着胸脯,破涕而笑。

“吓死我了,吓死我了,还以为下半辈子要去牢里看你了。”

张飞宇整个人直接无语了。

老妈你脑洞还能再大点嘛?

怎么是个女的上来自称我老婆你们就信呢?

同时,对赵金麦的古灵精怪认识也更上了个档次。

真不知道这鬼丫头的脑袋是怎么长得,这样的骚扰方式都想得出来。

如果是个男孩子,这肯定是个混世魔王啊。

若是依照张飞宇以前的性格,遇到这样蛮不讲理,无理取闹的小女孩,早就拉黑处理了。

我又不是你爸,凭什么惯着你!

不过,念及这小丫头也曾为他出力不小,况且孩子心性。

张飞宇也不好与她多计较。

当然,其中最主要的还是,这骚扰模式……

还是赵金麦跟张飞宇学来的。

因为那会赵金麦和他聊天的时候,发了他的一个糗照,还说他那么自恋。

张飞宇一时不爽,于是开始找到短信轰炸机轰炸她的。

小丫头关机以后,他又通过贴吧,找到了小丫头父亲所在学校。

又在学校贴吧,顺理成章的冒充成了学生,得到了她爸爸的微讯号。

他伪装的身份很简单,就是一个和赵金麦正在早恋的男学生。

加上她爸爸的微讯号,美名其曰,想要求得她父母的同意,希望叔叔阿姨允许赵金麦与他的校园恋情。

结果嘛,不言而喻,小丫头自然是被好一番教训。

等到小丫头哭着鼻子跟他诉苦。

乐不可支的张飞宇才得意洋洋的说出:

“不错!都是我干的。”

“啊啊啊啊啊!!!”

还记得电话那头,赵金麦的声音那叫一个尖锐啊。

张飞宇眼疾手快的挂机了。

其后,小丫头把他拉黑了一个星期。

这才磨磨唧唧的通过了他的好友邀请。

小丫头三令五申,以后不能再做这样的恶作剧了。

因为张飞宇这突如其来的一出。

她整个房间,手机,电脑,通通都被翻了个底朝天。

甚至是,若非赵金麦强力劝阻,她的爸妈都想打电话去剧组了……

张飞宇也为自己突如其来的孩子心性感觉到不好意思。

都老男人一个了,怎么自己还总是跟长不大一样呢?

作为赔礼和道歉,他也只能把短信轰炸机这样的“独门武器”传授给了赵金麦。

因为赵金麦最近在跟他抱怨,微薄上的无脑喷子太多了,好希望有天上的月亮惩罚他们。

张飞宇的本意是可以把这个轰炸机的使用方法,传给小丫头,让她用这个来制裁喷子们的手机号。

哪曾想,教会徒弟饿死师傅。

他竟然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现在倒好,小丫头把张飞宇曾经对她做过的恶作剧,原封不动的照做过来。

要求张飞宇必须答应她的条件,去看巴啦啦小魔仙打卡。

张飞宇心里叫苦不迭。

迫于无奈,他只好答应下来了小丫头的请求。

决定在1月25日,《巴啦啦小魔仙》电影在鹏城首映的时候,贡献出他重生后的第一张处女电影票。

到了电影院,看着门罗雀可的放映厅大门,以及孤零零挂着的小魔仙海报。

张飞宇叹了口气,说着只打算买一张电影票,但最终他还是把整个电影院包下来了。

其中花费暂且不提,主要是张飞宇不想被人看见。

他堂堂一个男子汉,竟然来看《巴啦啦小魔仙》。

而且还要傻啦吧唧的学着里面的人物,录像打卡。

这也太丢人了。

所以,他必须承包下整个鱼塘,咳咳,电影院。

避免自己被别人看见,使得这段经历成为人生中抹之不去的黑历史。

当然,这是他对小丫头的说辞。

至于说,真正的理由,其实是他不想小丫头知道这部电影票房会很低,然后会很失落这点……

他才不会承认呢!

不过,也得益于此,小丫头到底是个知暖热的。

在得知他破费承包下整个电影院后,对他越来越好了。

仿佛彻底将以前的不快一扫而空。

总是飞宇哥,飞宇哥叫的那叫一个甜啊,那叫一个腻。

还动不动就说飞宇哥要不我来鹏城陪你过年吧。

她要求不高,不用住多好,五星级酒店也不需要,只要再包个电影院就好。

她就喜欢睡在电影院,图个安静!

嘁!

小丫头你叫的是飞宇哥嘛?

你叫的那是财神爷。

我都不好意思点破你!

五星级酒店套房和包一间电影院哪个花钱多。

张飞宇还是晓得的。

不过,到底,在小丫头的叽叽喳喳,吵吵闹闹中,1月也就这么过去了。

31号,春节来临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