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再度十七岁》杀青。

  • 华娱之顶流演员
  • 雨化风中
  • 2045字
  • 2022-02-21 17:12:05

不得不说,这龙套真心敬业,几个耳光抽的结结实实。

脸都红肿了。

这是剧组要求的,真打就能多拿100快,1耳光20块。

化妆就正常价。

“你们走吧。”

张飞宇眼角忍不住抽了抽,既有敬佩,也有感慨。

几个混混屁滚尿流的跑了。

程郝缓缓顿下身,看向面前这个惊惧而又颤抖的小女孩。

心中悲痛到无以加复。

原本淡然自若的表情不再,眼眶红肿湿润。

还好自己来的及时,否则他就失去这个女儿了。

如果自己没来,他不敢想象。

郝美丽遇到这几个混混,会遭遇什么。

“美,美丽,你,你还好吧?”

他嘶哑着声音说道。

但不等郝美丽回答。

他又一把将女孩搂进了怀里,脑袋埋入了对方脖颈,眼泪无声的流。

“对不起,是我来晚了。”

他将女孩搂的紧紧的。

而郝美丽一直惊魂未定,面对少年也表情木讷。

直到少年将其搂入怀里,感觉到似曾相识的体温,以及背上突如其来的疼痛。

“呜哇……”

郝美丽小嘴一扁,哭了,反手搂抱住他,伤心欲绝的那种。

顷刻间,女孩的眼泪仿佛决堤的水坝,奔流不返。

此时无声胜有声。

现实中,一个刚刚遭遇危险,又年不过十三的女孩,哪里来的头脑说那些台词。

什么我很好,什么伱是谁。

此时此刻的郝美丽,什么都不用说,面对一个带给她十足安全感的大哥哥。

唯有大哭才是最好也最强有力的解释。

“卡!”

众人的一片沉默中,李东海喊了卡。

这段情节演完了,平心而论,前面张飞宇和赵金麦的情节都不是特别精彩。

反而是那个小混混从一开始的嚣张,到后面的自抽耳光成了笑点。

之所以会这样,自然是为了和谐。

张飞宇的形象是高中生,未成年,赵金麦的形象是初中生。

为了避免审核说剧组宣传校园暴力,未成年打架。

李东海没有拍摄郝无趣三下五除二放倒几个混混的场面。

李东海是想拍的,奈何张飞宇却是知道未来的发展,肯定是往更和谐美好的走向。

就算这部剧的打架画面得以播出,后来也可能因为这些画面被人举报封禁掉。

索性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大家都和谐美好得了。

反正剧情就是那样,能看就行。

反倒是后面,张飞宇和赵金麦的演绎。

算是将这两个人物演活了。

一个遭遇危险,惊魂未定的小姑娘。

一个后怕无穷,悲痛欲绝的少年父亲。

说来搞笑,在张飞宇问出郝美丽没事,并且掉眼泪的时候。

郝美丽之所以没有来得及反应。

实际上是因为剧本上没有这出,这又是张飞宇临时加戏。

赵金麦愣住了而已。

好在张飞宇搂住她时,手不自觉地掐了她一下,很用劲。

这才让赵金麦反应过来配合住了他,大哭不止。

一方面是演绎,一方面是真疼。

如果不是拍戏,赵金麦掐死张飞宇的心都有了。

这飞宇哥真的是个恶魔混蛋无赖臭痞。

让她又爱又恨!

想及于此,已经不是再拍戏,赵金麦当即就拿着鸡毛掸子追着张飞宇打。

“飞宇哥,你给我站住!”

见两个人在剧组闹成了一团,众人乐不可支。

这两个活宝。

“臭飞宇哥!谁让你掐我那么疼的,你就提醒我不行吗?我又不是笨蛋!我眼泪都掉出来了。”

“提醒?怎么提醒?用嘴说?那可特写着呢。”

张飞宇一脸无辜。

“你不是演的很好吗,还计较这么多做什么。”

“我才不管!你捏我那么疼,我也要捏回来!!!”

赵金麦那个咬牙切齿,奈何小短腿,实在跑不过张飞宇这个大长腿。

她心有余而力不足,很快就气喘吁吁,心中暗暗发誓。

臭飞宇哥,跑那么快,总有一天,我要让你不用我追,也乖乖站在我面前被我打。

哼!

……

林林总总的许多戏份拍完,整个剧总算拍摄完成。

因为是小成本,全剧除了部分普通话实在差强人意得演员外。

其他大部分主演都采用了现场收原音。

11月10日,李东海宣告了本剧杀青。

由于拍摄进度远比预期来的顺利的多,制作费还剩不少。

李东海做东,请大家去胡吃海喝了一顿,权当庆祝杀青晚宴了。

经过七嘴八舌的讨论,最终众人还是没有选择那些高大上的品牌餐厅,而是就地包下了一家普通餐厅。

虽然味道没有高大上餐厅好,不过气氛很好,大家你来我往,推杯换盏。

张飞宇和赵金麦几人作为主演,是整个晚上当之无愧的主角。

但由于他两年龄的原因,得以不被灌酒——李东海三令五申。

倒是其他人,袁冰颜,任家伦各个醉倒的东倒西歪。

也不知道是真醉还是假醉。

张飞宇其实是能喝酒的,也挺能喝,更想和他们喝一个。

奈何小丫头跟个童子军似的守在他身边,每当别人要来敬酒的时候。

她就露出个甜甜的笑容。

“哥哥姐姐,我们还不能喝酒呢。”

说着,她便举起了杯里的橙汁。

面对这样一个小丫头,笑的还那么甜,你能怎么样呢?

来敬酒的人能怎样,也只好放弃了。

不然他们还能把这么可爱的丫头打哭吗?

小丫头这么可爱,一拳能哭好久。

一个个来敬酒,兴致勃勃,最后铩羽而归。

不过,赵金麦这么一说,众人才恍然惊觉。

张飞宇的成熟表现,使得他们下意识的忽略了对方的年纪。

这个人青春正茂啊。

当真是英雄出少年。

张飞宇喝橙汁有点撑了,于是选择了尿遁。

刚上完厕所,他就发现不远处一个穿着餐厅制服的小女孩,正眼带羡慕的看着他们一群人。

这女孩看起来很小,比张飞宇还小的样子。

也挺瘦弱的,不知道为什么没有读书,而是就出来上班了。

不过,吸引张飞宇注意的,赫然是女孩面貌。

原来是她。

张飞宇恍然大悟。

几年后人称福运锦鲤的爱豆,杨朝月。

虽然此时的她面黄肌瘦,远比不得后来舞台上聚光灯闪耀的光鲜亮丽,但轮廓却是分外眼熟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