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噩梦中的少女。

  • 华娱之顶流演员
  • 雨化风中
  • 2208字
  • 2022-03-02 20:56:40

很快的,到下个场景画面了。

这次没有对手,是独角戏。

这次拍摄的内容是少年郝无趣在睡觉过程中,忽然梦到二女儿也就是赵金麦饰演的郝美丽。

跟他在梦中,笑容凄美的挥手告别。

然后从天台一跳而下,凄红的雪花迸发在那瞬间。

而后郝无趣猛然惊醒的场景。

这里的内容在于,郝无趣由于是在做梦,而且是噩梦。

那么他就会被吓醒。

但问题是,演员们拍戏当然不会真的做到噩梦,也不可能看见噩梦。

这就等同于虚空演戏,没有对手。

当然,这其实也不算什么高难度,甚至可以说是影视学院的基础课程。

毕竟很多剧本身出现的特效,都是现实不可能拥有的。

那就需要演员们自己想象,虚空对戏。

“《再度十七岁》18场13镜,Action!”

在诸多长枪短炮的摄像头注视中。

张飞宇开始演了。

依照剧本的描述,本来他只要演出一副眉头紧皱.

而后,呼吸急促,然后眼睛瞪得极大,猛然坐起身,喊句不要就可以。

只是张飞宇所演的要比大家想的好上太多。

只见他躺在床上,先是表情安详。

而后他开始手不自觉的抓住床单,捏紧又松开,

随后,他的眼皮开始微微颤动,头也不自觉的微摇,呼吸渐渐急促起来。

伴随着胸膛起伏越来越剧烈。

张飞宇鲤鱼打挺般猛然从床上坐起。

他睁开双眼,眼球里面充满血丝,瞳孔剧烈的收缩着。

“哈呼哈呼!!!”

他心痛难忍,手捂在胸口,喘着气平复心痛。

另一只手紧紧的抓住了床单。

一滴豆大的泪从眼角滑落。

而后好似想到什么,他猛地掀开被子,就跑下床。

但是太着急了,不小心摔在了地上。

但是他没管,连鞋都没穿,就往外冲去。

动作非常着急的打开门跑了出去。

“卡!”

监视器前,诸位李东海和演员们津津有味的看着这一幕。

剧组众人震撼非常。

自己这些人何其幸运,能和一位正在成长中的影帝同处一个剧组。

均是点头连连。

看张飞宇演戏简直是种享受。

可以说,光从这一系列的动作。

就可以看出,这少年是做噩梦了。

而不是突然发了神经。

当然,一千个人有一千个理解。

由于没有前后画面。

在不知情的人看来。

也许,这就是个忘记写暑假作业,然后梦里被老师惩罚了吓醒后赶紧去补作业的高中生。

还有可能是刚睡着的少年,忽然想起自己浏览器记录没清空,怕被爸妈发现,赶紧去清浏览器记录的样子。

但是,那自然而然滴落的那滴泪,却将这一场面画龙点睛了。

至少,这说明了少年做的不是普通的噩梦。

最起码不是忘写暑假作业的噩梦。

毕竟,没有哪个高中生会,因为没写暑假作业怕被老师惩罚所以吓到掉眼泪的。

实话实说,现实中人做梦。

特别是噩梦,不会有这么夸大的反应。

只是,这是拍电视剧。

演员反应如果不夸张点,看起来就特别干。

而如何不让自己表演看起来干,也就只有从细节着手了。

脸部表情抽搐,眼球的焦距,肢体语言动作等等。

由此可见,张飞宇的厉害。

他将每个细节都诠释到位了。

除此以外,还得感谢剪辑师。

如果没有厉害的剪辑师,掌握好情节分寸,适时的将画面插入到其中。

否则电视剧呈现的效果将迥然不同。

甚至是,一部电视剧之所以能够成为经典,离不开剧组每个人的努力。

一连七八天的连轴转,饶是铁打的身体也扛不住了。

张飞宇难得的休息了一天。

剧组没有排他的戏份,而是安排了其他演员。

坦白说,袁冰颜挺失落的。

因为一直听张飞宇演技如何如何厉害,但她却没有亲自体验。

旁观总比不过亲身体验来的真实。

无奈,她和张飞宇的戏份,大多集结在校园教室。

在学校场地还没有能使用前,她暂时和张飞宇是没有对手戏机会了。

好在张晓斐作为母亲,同样拥有影后级实力。

倒是让袁冰颜好生的体验了一番。

尽管整个场面基调都是平稳的。

但张晓斐那淡然自若掌控全场的气势,还是让她不由自主的屏住呼吸。

不得不认真对待,否则NG的就是她了。

袁冰颜心中非常吃惊。

连如此水平的张晓斐都被张飞宇掌控,带入戏里缓了好几天。

管中窥豹,张飞宇的演技究竟有多恐怖?

但短时间内,她是无从而知了。

很快的,袁冰颜的戏份演完。

排到了赵金麦。

小丫头非常紧张,咬着贝齿,两只白皙的小手绞来搅去。

今天她的戏份同样是一场高潮戏。

那就是张飞宇噩梦中的那场她要自杀跳楼的戏份。

别看对张飞宇来说,这只是他的一场噩梦,他演的时候可以虚空对戏。

可是真正放在剧组,这样的画面,是要赵金麦亲自演出来的。

小丫头现实中是个机灵鬼,开心果。

可剧里的她,却是个敏感自卑脆弱,沉默寡言的小女孩。

甚至这个小女孩因为连日来的校园欺凌,无人关心。

心里已经到达奔溃边缘,好象个支离破碎的洋娃娃。

可以说,倘若郝无趣不及时拯救郝美丽,那么他的噩梦将会转变为现实。

郝美丽真会自杀死去。

“道具组!”

“OK。”

“灯光!”

“没问题。”

“摄像组!”

“一切就绪。”

“那么,开拍!”

“《再度十七岁》21场31镜,Action!”

天台场景。

赵金麦饰演的郝漂亮,一改往日阴郁披散着头发的形象。

变得鲜艳活泼起来。

她穿着一身明黄色的长裙,打扮的好像精致的洋娃娃。

她坐在天台上,视线直视前方,眼睛眨啊眨。

她的前方,好像真的郝无趣站在此处。

她的眼神中,带有浓浓的眷恋,渴望。

眸子中,又深藏着一种将死之人的解脱,如释重负。

赵金麦脸带笑颜,一字一句的轻声说。

“爸爸,我想见你,我真的好想见你啊,好想好想的说。”

笑颜逐渐收敛,变得黯然迷惑起来。

似乎在迷茫,爸爸去哪里了,怎么还没出现。

“可是,你去那里了呢?”

她的声音渐渐涌上哭腔,一字一顿。

日复一日的被欺负,没人能注意到她。

她要坚持不住了。

她好辛苦。

“我好难受。”

最终,她深深的吸了口气。

“他们赢啦。”

而后,她如释重负的闭上眼,身体往后栽倒。

“对不起……爸爸。”

花骨朵一样年龄的少女。

在父亲的噩梦中,就这样成为了点缀漫天的血花。

“……”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