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放开那个女孩

火之国,木叶村。

宽敞平坦的街道上熙熙攘攘,行人络绎不绝,两侧的旅店与商铺之中传来热情的吆喝之声,一片热闹的景象。

此时,街边的一棵大树下,几个吃饱了没事干的熊孩子正在调息一只紫发小萝莉。

“乖乖听话,木叶的暗夜舞者听说过没有,那是我爸,没人敢管我的闲事,咳咳……”

说着话,带头的熊孩子就是忍不住咳嗽了几声,脸上浮现出几分病态的苍白,小小年纪便虚的不行。

听到这话,小萝莉的神色也是不由暗淡了下来,她很清楚暗夜舞者是怎样的存在,那可是大名鼎鼎的精英上忍啊,是仅次于火影与三忍的上层人物。

对于普通人来说,那绝对是高不可攀的。

而就在其不知所措之时,一道大喝之声却是忽然响起:“汰!放,放开那个女孩!”

话音落下,便见一道醉醺醺的身影正迈着晃晃悠悠的步伐走来。

这是一个十岁左右的少年,一头酷酷的金发,面容十分帅气俊朗,穿着一件黑色外套,腰间别着一把不甚起眼的短刃,手中拎着个空了大半的酒瓶。

看到此人,几个熊孩子的神色瞬间一变,露出了惊恐之色,颤颤巍巍的道:“是,是波风西门,他怎么来了!”

“疾风,咱们还是赶快离开吧,不要惹这家伙了!”

两个狗腿子连忙劝说道,他们都是忍者学院的学生,深知这个小霸王的凶残秉性。

而看到此人,疾风皱起了眉头。

几乎村里所有人都知道,这一代的波风家出了两个名人。

其中最为耀眼的自然是大名鼎鼎波风水门。那是个宛如彗星般崛起的天才忍者,不过二十岁便闯下了黄色闪光的名号,实力极为强大。

甚至还曾在十六岁之时便搏杀了敌国的一名精英上忍,绝对是同辈中的最强者,而现在更是不知达到了何种层次。

最为难得的是,除了强大的力量外,水门为人更是友善大度,无论对待任何人都是谦和有礼,可以说是一个近乎完美的存在了。

而与其相对的,便是他那一母同胞的弟弟波风西门。虽然他也同样有名,但出的却是恶名,那顽劣性情也是同龄之中无人能及的。

在学校里,打架逃课是家常便饭,在喝醉后还时不时的耍酒疯。

偏偏这样的一个家伙,还拥有着极强的天赋,自从旗木卡卡西毕业后,就再也没人是他的对手了。

这也令其成为了,众多学生心中的小魔王,很少有人敢招惹……

虽然月光家族在木叶也是颇有名气,但却也不愿轻易招惹这种棘手的家伙,可自己好不容易威风了一次又怎么能认怂呢,他月光疾风不要面子的吗?

随即咬牙走上前去,开口道:“波风西门,这件事和你没关系,不要……”

“砰!”

一句话还没说完,对方便是一脚将他踹飞了出去。

“哎呦!”

月光疾风痛呼一声倒在地上,一脸愤怒的道:“你,你,咳咳咳……”

名为波风西门的少年微微睁开了醉意惺忪的眼眸,看向前者道:“好狗不挡道,挡道的都是路障,当然要一脚踹开。

还有,把气捋顺了再说话,别呛死了,嗝额……”

说完还打了个酒嗝。

见其如此嚣张,月光疾风也是怒了,紧接着便立刻起身,带着两个小马仔冲了上去,想要找回场子。

“呦呵,还上脾气了!”

波风西门挑了挑眉,一把将手中的酒瓶摔在地上,随后一个箭步踏出。

“砰砰,啪啪!”

两个回合之后,三个熊孩子就被揍得躺在了地上。

西门晕乎乎的瞅了一眼对面几个鼻青脸肿的家伙,满脸不屑的道:“小子,还横不!”

“哼,咱们等着瞧!”

放了一句狠话,月光疾风艰难的起身,便要带两个跟班离开。

这时,西门却是瞥了对方一眼,开口道:“让你们走了吗?”

“你还要怎么样!”

月光疾风愤怒的道。

此时西门的身上还带着些醉意,指了指地上被摔碎的酒瓶道:“想赖账吗,刚刚打了我的酒,当然要赔!”

月光疾风心中已经要骂娘了,大声说道:“又不是我打翻的!”

“不是你还能是谁,难道是我自己摔碎的!”

西门也是一脸不满,转头看向了一旁已经愣住的小萝莉,问道:“你说,是不是他们打翻的?”

“我……”

小女孩有些犹豫,虽然对方像是在耍酒疯,但毕竟救了自己。

“听到了吧,就是你们干的!”

西门说着话便是撸起袖子,要再把他们揍一顿。

小萝莉眨了眨可爱的眼睛,心中有些疑惑:“我说了什么嘛……”

见其又要动手,那两个跟班见此不由一阵将恐,连忙道:“赔,我们赔!”

他们宁愿出点钱,也不想再被打一顿了。

月光疾风见此,也只得咬牙切齿的道:“我认栽了,这瓶酒多少钱,我出了!”

听到这话,西门也是露出了笑容,随即抬手伸出了一根手指。随后却是皱了皱眉,变成了两根,紧接着又是三根。

最后索性张开了一把手,开口道:“五,千两!”

“一瓶酒五千两,你,你这是抢钱!”

月光疾风再也忍不住了,他感觉自己想个傻子一样在被耍。

西门露出了不耐烦的样子,一巴掌将其抽翻在了地上,开口道:“瞎,瞎说,谁说一瓶酒五千两了?我的意思是每人五千两!”

惨遭讹诈的月光疾风想要反抗,但奈何实力差距太大,又挨了好几拳,本就不强的心里防线也是被彻底摧毁。

随即只得惨兮兮的道:“一万五千两也太多了,我们真没有啊!”

西门瞥了对方一眼,不甚在意的道:“要是拿不出钱,咱就把你们扒光衣服绑在树上,弹小**,一次一两。”

听到这话,三人心头齐齐一震,不禁脊背发寒,脑海里浮现出了一副可怕的画面,每人五千两,那就是五千下啊,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