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8章 88.存折

……

就在王荷翠发呆的时候,陆盛却看到了她。

他瞳孔紧紧缩起,这个女人是谁?

他把苏玉推开。

苏玉嘴唇红的发亮,破了个口子,她似乎还意犹未尽。

她好奇的跟随盛哥的视线看过去,顿时脸都吓白了。

“她怎么会在这里?”苏玉几乎是尖叫出来的。

陆盛安抚她:“你认识她?”

苏玉吓得快要哭出来:“她是我们班的同学,名字叫王荷翠,总是在班里带头针对我,现在辍学上班了。”

她紧紧拽着盛哥的衣服,王荷翠显然是有备而来。

陆盛眼神危险:“不要怕,你是怕她把这件事说出去是吗?”

苏玉胡乱点着头,眼泪很快蓄满眼眶:“不能让她把这件事说出去,我家里人会打死我的。”王荷翠肯定会第一时间把这件事告诉曹文凯,告诉她的小姐妹们,她们会闹得人尽皆知,到时候自己还能不能在学校上课?!

陆盛拍了拍她的肩膀:“别怕,你现在就回去,不要回头。”

苏玉泪眼朦胧:“你会帮我解决的吗?”

“相信我,就算我带你走,也会让你清清白白的离开。”要是把事情闹的太大,警察很快就会查到他身上。

苏玉完全不问陆盛要用什么办法让王荷翠闭嘴。

或许她心里隐隐已经猜到了,只是想给自己安慰和免责。

她对这事毫不知情,她是无辜的,她没有伤害任何人,就算王荷翠出事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

苏玉抹着眼泪跑开,装作没有看见王荷翠。

王荷翠还没说出口的嘲讽就被苏玉无视。

她本想追上去,犹豫再三还是留下来面对陆盛:“喂,你知不知道她是什么人?她抢了我心上人,上课的时候和对方卿卿我我。这种朝三暮四的女人你也愿意和她在一起?”

陆盛没想到自己会被苏玉当成了备用品。原来她犹豫不决跟自己离开的原因是因为她心里还有一个人。

他算不上有多喜欢苏玉,只是对方救了自己,又恰巧长的合他胃口,和他早逝的初恋有七分像,这才有了带她走的心思。

果然西贝货永远成不了珍品。至少他的初恋到死心里都只有他。

陆盛淡笑:“多谢你提醒,不过我也想告诉你一件事。”

王荷翠下意识走近:“什么事?”

陆盛拍了拍手上的灰尘,兜里揣着几封信。

他离开后的巷子里,王荷翠倒在血泊中,生死未知。

在她不远处,钱包被翻得很乱,里面的东西洒在地上,值钱东西全都被人翻走。

正常人看到这一幕,一定会以为她遭到了抢劫。

陆盛翻完手上的几封信,正是苏玉和曹文凯对彼此有好感时互相来往的几封信。

王荷翠只把最后一封表明心意的信贴在学校,前面几封周博衍给她寄过来后,她一直在身上留着。

陆盛看完信,心情变得烦躁。原本想把这几封信都撕掉,却突然涌起一股恶意。

苏玉在他面前哭得楚楚可怜,自己差点着了她的道,以为她是个无害的小白兔。若是自己把这几封信拿到她面前去,她又会贡献怎样的演技?

陆盛已经开始期待。

……

周博衍来到店里,见到月颜乖乖坐着松了一口气。

“你在店里就好,刚刚看见他的照片我第一时间就帮忙报了警。对方反侦察能力很强,所以更警惕。”

月颜忍不住好奇:“他到底犯了什么罪?”

周博衍坐在她身边:“经济犯罪,你可以理解为让无数人倾家荡产。他叫陆正欢,别的都是假名字,他现在穷凶恶极,逼急了什么事都干的出来。”

月颜蹙眉:“这么严重?他是从沿海城市流窜过来的?”

周博衍解释:“准确的说是逃过来的。原本是要逮捕他的,他花高价找了替死鬼。后来替身被发现,他被逼到绝路跳了江,当时都确定他死亡了,谁知道他竟然还活着。”

这也是个狠人,跳了江都能游到安城,身受重伤也不知道是怎么被苏玉遇到的。

“那现在岂不是人心惶惶?”

周博衍并不在意:“倒不至于,他肯定会在城里出现,不认识他的人自然就安全,认出他的人可能就…”

月颜给他建议:“可以从苏玉那里入手,他肯定会和苏玉再见面的。”

周博衍摊手:“我也是这么和警察说的,但是他们不信。”

谁会相信一个穷凶恶极的罪犯会待在苏厂长家里呢。

其实并不是警察不信,而是他们去搜查过,根本没有找到对方的痕迹,所以一起进电影院可能只是巧合。

毕竟苏玉的身份是个高中生,父亲又是厂长,怎么都不可能窝藏犯人。

周博衍对陆正欢没兴趣:“不提他了。这个人的案子早就结了,要不是今天你拍照片给我,他们都不知道对方已经流窜到咱们安城了。”

说来也怪,原著里因为恶毒女配的掺和,陆正欢被送去医院后应该是医院那边报的警,所以他的结局肯定逃不了铁窗泪。

而这一世没有自己介入,苏玉疑似窝藏罪犯,还蛮有意思的。

“上面已经派人过来修信号基站,最近我可能比较忙,会抽空把手机做出来。”

月颜担心他身体:“你不要把时间卡的这么紧,距离你毕业还有大半年时间呢,手机一时半会儿也用不到那么多功能。”

周博衍抿着唇:“之后我可能会全国各地飞,给上面做的东西实际操作需要我得本人亲自过去演示。”

月颜失落的同时不由得替周博衍高兴。

“虽然分别很难过,但是你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还得到了认可,我也替你高兴。”

周博衍摇头低声道:“其实我并不需要认可,因为我知道自己的天赋。我更想做的是在你身边陪着你长大。”

月颜脸色爆红:“你说话好怪,什么叫陪着我长大,听着语气像是老父亲一样。”

周博衍觉得自己并没有说错,他比月颜年龄大,她不就是小闺女吗?

其实两个人以后要是互相坦白了真实年龄,发现他们也就差三四岁而已。

周博衍似乎想到了什么:“我离开的时候把存折交给你吧。”

月颜大惊:“你把存折交给我干什么?”

这进展有点快吧?!

“钱留在我这里就是死的,在你手上才会变多。虽然我不在你身边,但我希望这些钱能帮到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