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84.双百

……

舅爷不满意月颜对他的态度,一点礼貌都没有,还学他说话,没大没小。

他忍不住训斥:“你这孩子说话怎么这么难听呢!红玉啊,以后你家的家产还是留给肚子里的孩子吧,我觉得你家闺女以后翅膀硬了肯定不听话。”

月颜冷嘲。还真是双标,长辈可以说话难听,晚辈就必须要听着。

母亲冷眼看着这群亲戚:“不劳舅舅费心了,房子和家产全都是留给月月的。我肚子里的孩子就算是儿子,想要钱也得他靠本事自己挣。”

一听说要把家产留给月颜,一桌人顿时都瞪圆了眼睛。

包括姑婆家的表叔表婶和舅婆家里的亲戚,一个个满是不赞同。

文红玉是疯了吧!

把家产留给女儿,以后就是别人家的了!

文红玉正在气头上,加上她又是孕妇,外婆一拍桌子。

“大过年的,爱吃吃,不吃就滚出去!谁要是气到我闺女,以后咱家也不必往来了。”

外婆是两边的大姐,外公也是两边的大哥,她说话还是有一定权威的。

桌上恢复正常,仿佛刚刚的吵架只是开了个玩笑。

旺旺早就趁着大人们吵架的功夫,把一盘炸鸡柳全都吃完了。

姑婆又不消停:“这东西我家孙子还挺喜欢吃的,这是怎么做的?”

月颜不客气道:“这是人家店里卖的,我们怎么知道怎么做的。”

有这些奇葩的亲戚,她肯定不可能说这是她的店。

表婶给儿子抢到一块炸鸡排:

“哟,那可不便宜吧。”

月颜故意把价格提高:“确实不便宜,你儿子一个人就吃到了一块钱的东西。”一盘炸鸡柳确实差不多要将近一块钱。

十岁的熊孩子哪知道这个,反而跟着起哄大叫:“妈妈给我买这个,我还想吃这个!”

表婶一巴掌呼在儿子脑袋上:

“吃,你吃得起吗你想吃!你吃一盘顶我一天工资。”

姑婆心疼地把旺旺拉到怀里:“你打孩子做甚?偶尔吃一顿还不行吗?你打他又能咋办,你肚子里蹦出来的东西你都能这么狠心!”

表婶被自己婆婆气的满肚子气,一家子人开始在桌上内讧。

“我工资用来养家支出,还要给咱家里买米买菜。您二老都不工作,不得我和你儿子养家吗?这可是一块钱,不是一毛钱一分钱,哪有那么就容易掏出来?”

月颜不忘煽风点火:“原来表婶一个月就赚三十块钱啊,我妈之前一个月能赚五十呢,你在什么工厂工作?要不我找人给你打点一下?”

她当然不可能打点,她就是想看热闹。

表婶没好气:“你个小丫头还知道打点,我在路边给人…”话还没说完就被婆婆打断了。

“你表婶哪能只赚三十块钱,她是故意卖惨呢,他们小夫妻加起来一个月能赚一百块呢。”

月颜心里冷笑,一个月赚一百块还能养家?

要是在农村肯定可以,在城里一家六口过的不就很拮据吗?

她还以为姑婆一家多有钱,评头论足别人家的时候还以为是万元户呢。

她的店一天平均营业额有三十多块钱,三天就能赚一百块。

早知道家里来的是这些牛鬼蛇神,就不把自己奶茶店的东西拿出来显摆。

她冷漠地说着客套话:“一百块不少了。”

一直在劝架的月老太太一开始心里还有些忌惮,以为亲家那边的亲戚是什么大户人家。

一个月赚一百块就飘成这样,她家年前用了两天时间都赚一百多块呢。

月老太太顿时心情好了,原来城里人都过这么惨,还不如他们乡下呢。

涮完一盘羊肉的舅爷抬起头:“红玉,你家这料不错,走的时候给我们装点。”

月颜冷哼,还真是不客气,把自己当土匪了。

“这是我家独门手艺,不能传到外边去。”

舅爷理所应当:“咱们都是亲戚,我们就拿回去涮肉吃,又不给别人。”

月颜觉得羊肉给小黑吃了都比给舅爷吃了强,狗嘴里吐不出象牙。

“亲戚也免谈。人家干部同志来我家店里吃饭都没人提这个要求,每次还不是提前订好位置,你们比干部还厉害呢。”

舅爷看向文老太太:“红玉家这丫头越来越不听话了,今年上什么学?是不是已经在给家里赚钱了?”

奶奶扬眉吐气:“我们月月成绩好着呢,回回考试年级第一,老师说她首都大学随便去。”

舅爷尴尬不已,原本还想在成绩上打击月颜,挫挫她的威风。

表婶不客气道:“那给我家旺旺补个课呗,月颜成绩这么好肯定能让我家旺旺考上初中吧?”

月颜淡笑道:“那恐怕有点难度。智商正常的孩子都能考上初中,旺旺弟弟连自己吃饭都不会,想上初中应该很困难。”

表婶脸色青红交加,为什么月颜总是抓着旺旺这一点不放?

她家旺旺脑子好着呢,就是成绩差了点,那智商肯定没问题。

旺旺指着月颜:“女同学上学有啥用,以后还不是要嫁人。”

估计是平时受他奶奶影响,才多大的孩子就能说出这种话。

月颜笑着引导他:“那旺旺期末考试考了多少分?”

还不等姑婆阻止,旺旺心直口快。

“语文数学考了两个零呢,老师说我可以再上一年三年级。”

姑婆连忙笑着补救:“他说的是一百分,语文数学都考了双百。”

月颜似笑非笑:“双百不应该是四个零吗?”

姑婆:“小孩子不会算算数,别跟他一般见识。”

月颜若有其事的点头:“确实不应该一般见识,毕竟不会算算数的孩子数学能考一百分也蛮厉害的。”

这顿饭月怀德吃的满肚子气,好歹看在媳妇的面上忍住了。

他能忍受店里客人挑刺,忍受以前拉车的时候客人硬要砍价,就是忍不了这群亲戚对他闺女评头论足。

虽然闺女没有吃到亏,但他还是很憋屈。

外婆离开的时候不住道歉,月颜表示没什么。

“希望明年过年的时候,我们两家不会再见到。”

外婆愧疚不已:“本该是这样,那是我和你外公那边的亲戚,按理说不来你家也行的。”

本来女婿是想做个好事,她家这些亲戚真是不争气呀!

目光短浅,完全不知道月家现在有多厉害!

要不是大过年的以和为贵,她也受不了这一大家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