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8.租房争执

老太太竖着眉毛瞪圆了眼睛,和文红玉如出一辙的表情不愧是亲母女。

“月怀德是不是欺负你了?!你别帮他说好话!当年让你回来你非要把他带回来,给他生个女儿是他的福气!男人对你好有什么用,能赚钱才是有本事的!”

文红玉无奈,但愿待会妈妈不要被吓到:“您还真想错了,而且怀德他赚了大钱。”

大嫂饶有兴致地旁听,月怀德不是个卖力气的吗,能赚什么大钱?

老太太目不斜视:“你编吧,我听着呢。”

文红玉一咬牙:“怀德他昨天跟月月出门买了个房子!”

大嫂惊讶道:“可以啊,妹夫这不是挺有出息的吗?”

文红玉犹豫道:“可他们买房子花了两千二百块钱!”

老太太一个趔趄,以为自己耳朵听岔了:“多少钱?”

大嫂颤颤巍巍地伸出手:“两千两百块?”

文红玉纠结着点头:“嗯,怀德前一阵子赚了点小钱,就想买个房子在城里扎根,这事他跟我提过,我没想到父女俩能买这么贵的房子。我昨天一晚都没睡好,到底是啥房子卖这么贵。”

大嫂心想两千两百块钱也叫小钱?她男人不吃不喝五年才能赚到这些。

老太太缓了好一会儿才冷静下来:

“你仔细跟我说说,怀德是干啥赚了这么多钱,不会蹲大牢吧?”

而另一边,月颜和父亲又去看了门面。

月怀德忐忑不安:“你说你妈会不会生气了?”

月颜摊手:“没有啊,我妈看起来像是接受不了我们太败家。”

“月月,你说爸做点什么好?我昨天想了一晚上,爸啥也不会,要不还是不买门面了吧?”

月颜其实也有这个想法,倒不是钱不够,而是现在天热,买门面做餐饮东西存不住,倒不如用三轮车方便。

月颜:“那就暂时不买门面,我发现爸你的三轮车就是个好工具!”

看不到合适的门面是一回事,另外就是开店没有三轮车走街串巷的宣传到位,等口碑打出去了再开店也一样。有了顾客基础,她爸开店才有底气。

那么,趁着现在还有时间,就去买些调料吧!

“啥,月月那孩子想出来的,这可真是有出息!”老太太完全不敢相信赚钱的方法是月颜教给月怀德的。

大嫂羡慕不已:“妹子,你这闺女不愧是读书的料,不到一个月就能带她爸赚钱买个房子,以后要有大出息。”

文红玉却是开心不起来,她是真想不明白什么房子值两千块钱。

老太太安慰地拍了拍她手背:“你要是不放心明天再回去,明天咱们一起去看看房子,要是被人骗了,你几个哥哥可不是好惹的!”

文红玉的大哥二哥都在机械制造厂上班,三哥在邮局,小弟在部队里头当兵。除去文质彬彬的三哥,剩下几个兄弟都是一身腱子肉,光站在一起就路让人望而生畏。

文红玉点头答应,大嫂听完她家的赚钱事业对她更热络了。

她亲热地挽着文红玉手臂:“妹夫这生意怎么不继续做了,咋这么快就买房子?”

文红玉没有隐瞒,如实讲了市面上的盗版太多,赚不了几个钱。

大嫂忍不住唾骂:“这些人忒不要脸,简直是要断人营生!”

文红玉连忙安抚孕妇:“大嫂你别气,我家怀德之后不蹬三轮了,他说要做生意,就是这会子把钱都花了我放心不下。”

大嫂安慰她:“你担心什么,不是还有月月在?都是一家人,你要是不放心就跟她们说呀!”

文红玉留宿在娘家,晚上三个哥哥回家,听闻妹夫买了房子,这下也不连名带姓的喊了,纷纷改口喊妹夫。

文红玉哭笑不得。

当初家里人得知她在乡下悄悄结婚生孩子,她差点以为自己这辈子进不了家门。

后来到了能回来的时候,家里给她写了信,她壮着胆子在回信里问能不能把月怀德也带上。她在乡下无依无靠的那段时间,是月怀德让她有了归宿,两个人相爱是真,日子虽然清贫,好在月怀德尊重她,家里都是她说了算。

家里人给她写了两封信,一看就是大哥的口吻,让她丢下孩子和男人,就算结过婚回来也能找到不错的男人。

文红玉不愿意,她宁愿不回也不想让孩子没有妈妈。于是家里妥协了,只是不怎么待见月怀德和月月。

不过两家还能走动,虽然不热络,但逢年过节表面上功夫做的齐全,没让文红玉为难。

这回听说月怀德赚钱了,几个小舅子一不小心就喝高了。

老大:“还是小妹眼光好,哪怕是没文化的文盲,疼爱小妹不说,现在也能赚钱了。”

老二搭着老三肩膀:“是啊,小妹当初死活要留乡下不回来,她在家里就洗个碗,乡下可要种地啊!”

老三举杯:“这个妹夫我承认了,小妹你有空把他带回来吃顿饭,就当是认他的身份了。”

文红玉无奈地给哥哥们倒茶:“知道了,你们一群马后炮。”

月怀德就算不赚大钱,也依旧是她爱人,即便日子苦,可一家人同甘共苦就是甜。

月颜在家捣鼓调料,她高中寒暑假就会去餐饮行业兼职洗碗工和切菜员,耳濡目染之下听过不少配方。

她这次第二桶金,决定做麻辣烫和凉粉。

原本她是想做冷锅串串的,耐放而且夏天吃着爽快。

可是冷锅串串没有香味,这就意味着必须得一直吆喝才行。

但是麻辣烫不一样,这个味道飘起来简直十里飘香。

还有就是冰粉的制作,市面上暂时没有冰粉籽,但是中医店能买到木莲和假酸浆,这两样二选一,都能搓出来冰粉。

山楂片不贵,葡萄干和红糖价格不低,月颜忍痛买了二两。

她随即又想到一个东西,芋圆。

红糖冰粉加芋圆,夏季解暑良品。

月颜决定先做出来冰粉,麻辣烫的香味太夸张了,如果可以的话还是早点搬进去新房子吧。

新房子那一片儿靠近政府大楼,周边都是干部大院,警察局离得不远,治安是杠杠的。

月颜正在搓芋圆,周博衍来找她。

“月月要是签完合同准备什么时候搬过去?”

月颜擦掉脸上的面粉:“我希望越快越好,看我妈怎么决定,房租什么的还没协商。”

周博衍点头:“我可能需要尽快搬家,我们房子快到期了,而且我爷爷最近身体不好。”

月颜冲他眨眼:“没关系的,要是时间错开了,到时候我们可以互相帮忙搬家!”

周博衍看向她手上的面团:“这是要做什么?”

“好吃的,等我做出来第一个邀请你品尝!”

两个人又聊了几句,周博衍就离开了。

月颜觉得小非哥哥家真奇怪,父母应该是在做生意,奶奶在家照顾小非哥哥,爷爷在上班住宿舍。

这一家子都怪怪的。

不过小非哥不是坏人,而且还不是主线剧情的人物,月颜相信他。

当天晚上文红玉没回来,月怀德心情低落,不过每次妻子回娘家都会住一晚,倒也没有胡思乱想。

月怀德带着两个孩子去签合同,他身上揣了一大笔钱,心里慌的不行。

反观周博衍就淡定多了,他穿着白衬衫和及膝黑色短裤,双手插在兜里别提多潇洒。

卖房的总算等到了他们,小奶狗围着月颜脚底转悠。

卖房大叔笑呵呵:“这狗亲人。”

月怀德不识字,月颜看的合同,周博衍不放心也帮忙看了一遍。

“合同没有问题,可以签字。”

落下名字的一瞬间,月颜心里有了一种感觉,她和这个世界有联系了。

周博衍同样有这样的感觉。

签完合同,这个带院子四百平的大房子彻底属于她。

听着面积大,实则院子占了多半,房子两层带阁楼加起来一百八十平。

屋里是实木地板,墙上刷了白色油漆,一楼是三室一厅两卫,有存储蔬菜的地窖,厨房很大,院子有柴房。室内有水龙头和抽水马桶,院子里还有压水井。

二楼是两间卧室和书房,卧室带阳台,阳台面向院子,能看到对面周博衍家院子,月颜挑了二楼主卧当她房间。

书房她可以用来写作业,书架空荡荡的,书桌和椅子是现成的。

这些家具置办不久,质量还可以。

月颜来到院子,她爸正在送卖房的男人离开,小奶狗舍不得走,男人纠结地站着。

“你家喜欢狗吗,这是我家大狗生的,送你们。”

举家搬迁到另一个城市,不出意外以后就不会回来了。

月颜挺喜欢狗。

“好呀,我要这只。”小狗是两个兄弟,长的一模一样。

“我去问小非哥哥要不要。”她家养一只就够了。

周博衍正在换大门锁。

月颜惊讶道:“你动作好快,这就换锁啦!”

周博衍头也不抬:“不出意外明天晚上我们就住过来了。”

月颜有一瞬间的失落,虽然是重新和小非哥做邻居,可是突然分开几天好不习惯。

“对啦,小非哥哥你要小狗吗,叔叔送我小狗,我养不了两只。”

周博衍想了想:“要吧,正好让我奶奶有点事做。”

两只小狗还在绕来绕去,还不知道从此后兄弟俩要对门相望。

月颜指着家里二楼:“我的房间在二楼,阳台正好对着你家院子。”

周博衍换完锁站起来,看了眼月颜指着的方向:“在院子正中间,小偷应该摸不进来。”

小非哥哥的回答好直男啊。

“你家换锁吗,我买了两个。”

月颜拍手:“好啊,换锁防君子,咱们待会再去买几个,我给你买客厅的锁。”

周博衍点了点头。

月怀德看到周博衍还会换锁,他无比惊讶。

现在的孩子都这么能干吗?

月颜去参观了周家的房子,精装修的二层小洋楼,外墙都刷了涂料。贵有贵的道理,带上院子五百平,一楼客厅有沙发电视,冰箱是上下门,这都是钱呐!

餐厅更是夸张,纯纯的西式风格,月颜不喜欢这种吃饭距离老远的桌子。

整个家里布置就是老人喜欢的复古小洋楼,浴室有浴缸,书房有收音机。

不愧是大户人家。

逛完周家,月颜抱着小狗溜达回自家院子。

她突然觉得周家就像是卖家秀,而她家是买家秀。

不愧是贵了五百块的房子,每一笔钱都花在了刀刃上。

大门被人拍响。

老太太敲完门回头:“是这里吗?没记错吧?”

文红玉隐隐担忧:“就是这里。”

月怀德急匆匆开门,还以为是前房主有事。

“哎,丈母娘,媳妇儿,大嫂,你们怎么来了?”月怀德把人迎进门。

老太太看了眼院子,真大。

大嫂看了眼院子,羡慕了。

文红玉:“还不是你说买房子,我担心的不行,喊我妈过来看看。”

月怀德挠头:“那你们来晚了,合同签完了,现在这是咱家,新锁都换上了。”

文红玉气得拍他手臂:“你急什么,又没人跟你抢!”

月颜小跑出来,小狗跟着她身后跑:“妈,你怎么来了?”

边上的老太太不会是外婆吧?

文红玉嗔她一眼:“买房不跟家里商量,你爸犯傻你也傻!”

月颜替她爸澄清:“是我看中的这房子,和我爸没关系的。”

文红玉语塞:“你外婆和舅妈都过来了,你打个招呼吧。”

“外婆,舅妈。”月颜心情忐忑,不知道外婆会怎么数落她败家,她就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好了。

“好好,月月有出息了。”老太太满意地点头。

大嫂也跟着应和:“小小年纪脑袋瓜这么好使,未来肯定能成大器!”

咦,不骂她吗?

月颜带着妈妈、外婆和舅妈参观房子,月怀德沦为陪衬。

“合同我们都认真看过了,这房子以后永久属于我们,别人抢不走的。”

文红玉怎么也没想到有朝一日能住进这么大的房子,这是她的家。

临走前,老太太安抚女儿:“你家这房子好,怀德算是在安城扎根了,以后好好过日子。。”

大嫂离开前悄悄问文红玉,她能不能做发圈卖钱。

文红玉愣了几秒:“当然可以做,这生意谁都能做,但是月月说这个以后赚不了什么大钱。”

大嫂忙不迭点头:“没事,我就试试看,怀孕总坐着想找点事干。”

得到了老太太的正眼相待,月怀德受宠若惊,承诺搬进新房子一定请两家聚一聚。

老太太和大儿媳满意地离开。

一家人锁好门回家,月颜把小狗临时交给周博衍帮忙照顾,周博衍要去接他爷爷过来住,不跟他们一起回去。

“妈,咱们家房子还有多久房租到期?”

文红玉笑着调侃她:“急什么,房子又不会长腿跑了。”

然而回到家,门口站着一位不速之客,她家门也大开着。

是个中年女人。

房东:“听说你家做生意赚了钱,下个月涨房租涨两块。”

月颜皱眉:“你怎么不去抢劫?”

一个月房租三块五,直接涨两块钱房租,这不就是欺负她家没房子?

如果她家没买房,可能真的就要忍辱负重加钱。因为还有几天就是新的一个月,匆匆搬家不一定能找到好房子。

“抢劫?我倒是想去,你有门路介绍吗?”

房东摆明了不要脸,她就是嫉妒月家做生意赚钱了。

月颜拉住要说话的母亲:“我们明天就搬走,你退明天之后的租金吧。”

房东不可思议,这小姑娘怎么敢这么跟她说话,还想不想在安城租房子!

“退租?门都没有,我没让你们赔钱是我大度,我家厨房被你们用旧了,门被你们用坏了,你们还想要租金?”

早就猜到房东是无赖,只是没想到能这么不要脸。

月怀德想说门本来就是坏的,租的时候就有问题,然而房东耍无奈,非说租的时候是好的。

左右也就七八毛钱的事,月颜让父母回家收拾东西。

月颜故意激怒她:“不退也行,剩下的房租就当是打发要饭的,我家确实赚了点钱,你眼红也赚不到气不气?”

房东嫉妒的眼睛都红了,她往地上一坐,大声嚷嚷:“没天理啊,我好心把房子租给你们一家子,你们说不租就不租,还弄坏我家大门,大家来评评理啊!”

楼里住户纷纷打开门看热闹。

月颜半垂着头,背过手用力掐自己手臂,她抬起头神情悲戚,泪水在眼眶打转:“明明是你突然要涨房租,你也不看看你家的老旧破配不配收六块钱房租。我家赚不赚钱是我们家的事,从没听说过哪家租房子赚钱了还要给房东分红!”

她说到最后声音带着哭腔,不是因为入戏太深,是掐自己太疼了。

文红玉和月怀德慌张跑出来,女儿怎么哭成这样了!

看戏的邻居听完小姑娘泪涟涟的控诉,对房东的行为不太赞同。

“大妹子,你这做的不地道啊!”

“就是,租房子一开始不就是两边都说好的,你这事传出去以后谁敢租你家房子。”

这一片住的都是服装厂职工,还有不少是分到房子就租出去的,所以街坊邻居要么是同事,要么认识房东。

她们当然猜到月家可能赚了钱。月怀德白天拉一车东西出门,回来车上卖空了,谁不羡慕啊,街坊聊天的时候没少酸溜溜议论。

这会子月家被刁难,她们心里畅快不少,同时对月家的那点嫉妒也没了。

赚钱了又怎么样,还不是得受房东的气。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